(全本阅读)战神

2020-07-27 15:05

于故友王天割袍断义之日,其告知唐墨婵露的死讯时,便说过,婵露,是自杀。

自杀,也是被逼无奈,这和他杀,无异!

之所以被逼自杀,原因为何,无人知晓。

当然,原因,亦有很多,孩子,唐墨,此二者,亦是其自杀之原因,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却不得而知。

"能说的,我都说了,饶了我,求你,放过我,我不想死啊。"

韩玉堂鼻涕眼泪齐齐流淌而出。

唐墨目光冰寒,越发嗜血。

就在他想将韩玉堂,从这西子皇家酒店之巅扔下去时,白云突然在他身后开口。

"至尊,探星,探星传来消息。"

唐墨回眸,静待下文。

白云呼吸急促,看看手机,看看唐墨,颤抖着,吐出两字。

"孩子。"

唐墨瞳孔骤缩,当即松手,大步而去。

"走。"

白云紧随其后。

"至尊,探星约在朗月酒吧和您见面。"

出了西子皇家酒店,白云驾车,直奔朗月酒吧。

车行半小时,抵达。

出乎唐墨预料,此时,朗月酒吧大门紧闭,还有两个彪形大汉看守门户。

正在唐墨打量之时,一人行来。

长发,身材修长,皮肤白净,剑眉星目,面容英俊。

身穿休闲装,外披一件红色衬衫,身上还传出缕缕香味。

那人一来,便勾搭起白云来。

"哥们,妹妹要不要。"

白云面色一寒,"滚!"

"嘿,不要就不要呗,这么凶干嘛。"

转过头来,那人笑嘻嘻道:"至尊,好久不见。"

白云一怔,迟疑不定。

"探星?!"

那人眉欢眼笑。

"正是你哥我。"

探星自头顶一抓,假发摘下,于脸上一抹,一层薄薄的模具被他自面门撕下,接着双脚一跺,身形矮小了五公分都不止。

衬衫脱下,内衣脱下,只着黑色短袖。

前后不过十几秒,却完全变成了另一人。

原本的英俊消瘦长发青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位身高一米七出头,中等身材,板寸短发,目若朗星的青年。

这,便是探星。

唐墨身边有四大近侍,日月星云!

这四人,亦是整个九州战军的四把尖刀。

日月星云,云,白云,生性谨慎,遇事不乱,身手高强,与唐墨形影不离,是其影子侍卫。

星,探星,斥候,易容侦查,渗透跟踪,样样精通,专司情报。

自回杭城之后,唐墨得到的任何情报,都出自于他。

松田太郎,洛鸿博,韩景轩,李家的一切,短短时间之内,只身一人,于这莫大杭城,探查如此之多的隐秘情报,其能力,可见一斑。

"至尊,有大侄女的情报了。"

唐墨言简意赅。

"讲。"

探星错愣,挠挠头,面向白云。

"值此时刻,不应相顾泪眼,感动片晌吗?"

白云,"......"

"至尊,说起大侄女的消息,还要说起一人。"

唐墨疑惑。

探星道:"至尊,您可知云素衣。"

唐墨默声半晌,点头。

云素衣,婵露闺中密友。

婵露大学时期,结识此人。

医药天才,年仅花信,便完成了本硕博八年连读,当婵露入学时,她,已是助教!

两人,交情莫逆,唐墨也曾见过数面,知道她是个温文尔雅的人,至于其他,唐墨不甚了解。

"至尊,嫂子曾将侄女托付于她,只有她知道侄女进一步的消息。"

白云插话打断了探星。

"云素衣,便在这酒吧之内?"

探星斜眼看向白云。

"哥说话时,你能闭嘴吗?"

白云瞪眼,刚要反驳时,探星以接着道:"至尊,云素衣,被绑架了,绑架她的是杭城顶级世家关家,关家有一家制药集团,叫藤木制药,之所以绑架云素衣,似乎,与其正在研究攻克的脊髓灰质症疫苗有关。"

稍顿,探星继续道:"至尊,现在关家的少爷关少飞,就在朗月喝酒,绑架云素衣之事的主谋,便是他!"

唐墨眯起眼睛,迈步上前。

不提云素衣知道孩子的确切消息,单是云素衣被绑架之事,他便不能不管。

"站住,今日本酒吧谢绝来客,请回吧。"

唐墨不理,无视拦路二人,径直走至门侧,推门便要进去。

门旁两人同时竖眉,一人出手,抓住唐墨肩膀。

"阁下听不懂人话?!"

另一人冷冷出言。

"今日本酒吧,谢绝来客,请你,滚!"

唐墨肩膀一震,继续迈步走去。

两人大怒,纷纷抬拳便要打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脚,一拳,同时打在二人身上。

碰,碰!

出脚者,白云,出拳者,探星!

两名保镖,中拳中脚,齐齐倒地,闷哼惨叫不止。

其中一人按住耳麦,闷声道:"郑少,对,对不起,有人强闯,属下没能拦住。"

在唐墨三人进入朗月的同时,朗月豪华包厢内,此时坐有四个无不左拥右抱的男子。

其中坐在主位之人,便是关少飞。

他神情桀骜,"不是我说,我关家,掌握了一种新型疫苗,一旦上市,几百个亿,都挡不住!"

左边之人,是豪门张家的大少张云卿,在关少飞话落时,他殷勤地道:"到时,关少就是杭城第一公子,嘿嘿,这日后,还请关少多多提点啊。"

右边之人,是豪门冯家的大少冯友强,他跟着附和道:"到时,什么四大家族,狗屁,今后杭城所有富贵,都要唯关家马首是瞻,他们在我们头顶作威作福如此多年,也是时候换关少上去坐坐了!"

关少飞得意的哈哈大笑。

朗月,是郑家的地盘,今天这个局,也是郑家大少郑昊天攒起来的。

他自然也要说几句。

"最近李家,韩家,可谓多事之秋,听说他们得罪了一位人榜至尊,李家老少家主被废,返是那病秧子李元修坐了上去。"

"还有那韩家,之前那韩景轩,何其威风,在我们面前,作威作福,结果呢,被至尊枭首示众,依我看,四大家族,已经不配作为杭城门面,关家关少上位,乃是必成之事!"

这话,说的关少飞更加舒心。

"哈哈,好,说得好!"

郑昊天神色一喜,正要接着说,不料耳机内却传出一道话音。

话毕,他面色一变,接着告罪而出。

出了包厢,他面寒似冰,"今日,任何人,都不能砸了本少的局!"

郑家,也是有野心的,在关家即将兴起之前,想乘上关家这波潮浪。

他今日之所以攒起此局,就是为了打探关少飞的口风。

如若郑家把握住了此次机会,那么,关家飞黄腾达之时,郑家,自也跟着水涨船高。

包厢门口两侧,站有十余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壮汉保镖。

"有不长眼的货色进来了,收拾掉!"

十余人纷纷点头,不待散开,便看到酒吧一楼大厅,进来三人。

这三人,正是唐墨白云探星三人。

"至尊,他们就在楼上包厢。"

探星于唐墨耳边说出一句,随后笑嘻嘻的看向楼上众人。

"让关少飞出来听话。"

白云在旁,没多余的废话,直言快语。

人都被绑架了,还耽误什么时间?

原本交代好后便打算回去的郑昊天闻言,冷笑一声,轻蔑的看向唐墨三人。

"呵,几个无名小卒,也想见关少?"

说罢,他冷然挥手。

"封场,本少名言禁令,他们却不听,既然这样,那就不用再出去了。"

"是!"

十余个大汉答应一声,接着齐齐看向走进来的唐墨等三人。

十余个大汉,齐齐自二楼跳下。

郑昊天在二楼随意而站,手中摇晃着高脚杯,摆出一副看戏的样子。

探星看看那十余人,嘻嘻一笑:"温馨提示,不止你们会封场哟。"

白云没那么多的废话,而是低声问唐墨,"至尊?"

唐墨开口,淡淡吐出两个字。

"出动。"

"是!"

白云答应一声,打出电话。

而于楼上,看着淡定的三人,郑昊天心头一阵不快。

"没看到他们这么淡定吗,还不快动手!"

然而,十多个人,齐齐动手,却......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

十余人齐出,唐墨不动,只探星白云两人,一拳一个一脚一个,连十秒钟都不到,十余个皆是一把好手的保镖,以全部躺在了地上,且各个闷哼惨叫不断。

"让关少飞,出来听话!"

白云语气冰冷,再度说道。

郑昊天愣住许久,才回过神来,接着暴怒而起。

"**,敢在我郑家的场子闹事,你们找死!"

话音刚落,突然,包厢之门打开,其内,走出三人,正是关少飞,张云卿,冯友强,三人。

却是因为保镖们的惨叫,他们知道是外面出事了,于是便打算出来看戏。

"呵呵,三个愣头青,敢在郑家的场子闹事,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张云卿哼笑出声,看向唐墨三人的眼神,充满轻蔑。

"郑少,朗月最不缺的,不就是保镖吗,既然这三人能打,那就再叫点呗,十个不是对手,那就二十个,三十个,就算他们浑身是铁,又能碾碎几颗钉子?"

冯友强冷笑开口,看向唐墨三人时,满眼鄙夷。

郑家有两家公司,其一是朗月娱乐公司,另一公司则是朗月保全公司,聘用之人,多数为退伍士兵,就连持枪证,也不是没有,所以冯友强才会出此言。

郑昊天看了看关云飞,见他似乎饶有兴趣的样子,并没什么不悦,这才放下心来,接着走至一旁打起电话。

"爸,我在酒吧请关少吃饭,有人来找茬,嗯,比较棘手......"

他打电话时,楼下,唐墨行至一处卡座前,坐下,抬眼看向关少飞。

"下来。"

关少飞一怔,接着噗嗤一声哼笑出声。

"你算老几,敢命令老子?"

唐墨眸光一寒,不用他说,已有白云箭步上前,于茶几沙发上一蹬,便窜上二楼,接着拎起关少飞的衣服,将他直接扔下了一楼。

"啊,你,你敢如此对本少!"

碰!

砸落在地,关少飞惨叫出声,恶毒的看向唐墨。

"你完了,本少绝对饶不了你!"

打完电话的郑昊天正好看到这一幕,顿时大怒。

"小子,你敢......"

不等说完,白云以拎起他的衣领,把他也给扔了下去。

还有张云卿和冯友强,一个没跑,全部被从楼上扔了下去。

郑昊天最是倒霉,他摔得脸都破了相。

"好,很好,我爸一会就会带人过来,到时,有你们三个好看!"

唐墨蹙眉,吐出两字。

"聒噪。"

探星上前,一巴掌扇在了郑昊天脸上,力道之大,把他两颗槽牙,都扇飞了出去。

唐墨看向关少飞。

"云素衣,可知。"

关少飞面色立时一变。

"你是为那个**来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