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萌宝快递:妈咪快开门

2020-07-27 21:04

“来来来,赌大赌小,赌输了罚酒一杯,慎重下注。”

春末的天气渐渐变得燥热了起来,晚上的京商市江城区比白天还要喧嚣。灯红酒绿的大都市,有着它独特又奢靡的消遣方式。

大学毕业后,首次迎来第一场同学聚会。

纵使很多年不见,大家也都能在短暂的一秒钟内热络的寒暄起来。吃饭的时候乔诗暮一坐下,旁边两个女人立刻熟稔的凑过来跟她说话。

那么多同学中不乏富二代和千金大小姐,吃过晚饭后,一个富二代同学大手挥挥,说请大家去江城最大的夜总会玩。

赌大小这种游戏,玩得就是运气,但很显然乔诗暮的运气并不好。

夜总会的酒水度数都不会太低,对于她这种不太能喝酒的人来说几杯下来就能放到一片。所以喝没几杯,她就已经感觉到微醺。

她预料到再喝下去自己真要醉了,借故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了清醒,然后通知好姐妹自己喝酒了,让她下了班火速赶过来。

再回到卡座时,大家玩得更嗨,她没有注意到游戏规则已经变了,直到惩罚出来时,她差点没傻眼。

惩罚一,任意找一位陌生男士跳一支贴身热舞。

惩罚二,任意跟一位陌生男士索要一件他的贴身物,指定皮带、领带,或者更私密的物件。

两则择其一。

一个游戏而已,要玩这么大吗?乔诗暮端起桌上的罚酒,对众人说:“我自罚三杯。”

“这么玩不起啊?喝罚酒多没劲,大家说对吧。”

嗯?玩不起?

乔诗暮眉头一挑,虽说刚刚说她玩不起的老同学是用开玩笑的口吻,但还是觉得挺刺耳。

她看着像是玩不起的人?

行!

她非但喝了手中酒杯的酒,杯子重重搁在桌上后,更是放下豪言壮志:“不就是一条领带吗,等着,这就给你们要来!”

微醉,乔诗暮可以确定自己的头脑此刻非常清醒,但她的脚步还是有些不稳,踉踉跄跄朝人群中走去。

走了几步有点晕,她扶着旁边的桌子停了下来。

抬头时,恰好看见正前方有几个男人朝这边走来。

虽然都穿着黑色西装,但气质上都不一样,乔诗暮眯着眼睛望着中间最有气场的男人,隐隐觉得有些眼熟。

眼睛有些花,看不太清他们的长相,她抬手拍了拍脑袋,眼前忽的一亮。

啊,对了,国民女神的绯闻对象,盛天假日酒店总裁!

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许是酒喝得有点多了,脑子有点混沌,乔诗暮一时间记不起来他叫什么。

不过无伤大雅,她还是决定将目标锁定在他身上,她觉得像他这种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应该不屑一条领带。

“嗨!”脚步打着飘上前拦住那三人的去路。

乔诗暮原本是想先打个招呼,然后再跟男人说明自身情况索要领带,可她根本就控制不了喝醉后的身体,还没来得及开口,整个人就软若无骨般一头栽在了眼前的男人怀里。

男人伸手扶住倒在怀里的人,眉头也同时皱了起来,低头看着她,幽深的眸底晦暗不明。

“傅总……”同行的男人见状,忙上前一步。

旁边的特助立即上前来,欲要把乔诗暮拉开:“总裁你没事吧?”

男人伸出只手示意他别动,口吻平静的说:“先带裴总上楼,我随后就到。”

特助不疑有他,立刻对旁边的男人做出一个“请”的动作:“裴总我们先上去吧。”

俩人走后,男人身体微往后倾,垂着眸,一只手抬起在乔诗暮脸上轻轻拍了下:“醒醒。”

头突然好晕,而且这个怀抱好舒服啊,不行了,她站不起来,好想一直赖着。

让她赖会儿吧,乔诗暮闭着眼睛想。

男人见她没反应,另一只手掌托起她往自己胸口上蹭的脸,眉头拧得更紧:“喝醉了?”

“我没醉。”乔诗暮忽然想起了自己是有任务在身,她手抵着他胸膛站起来,身子微微晃了两下才堪堪站稳。眯着眼睛盯着他身上的领带,她带着醉意指了指他胸口:“你能把领带送我吗?或者我用钱跟你买。”

男人深邃的眼里掠过一抹光,转瞬即逝,后又恢复往常的沉着冷静。他伸手捏着领带松了松,五官轮廓分明,眼眸里带着几分似笑非笑:“我看起来像是缺钱的人?”

乔诗暮脚步不稳,晃了两下差点跌倒,她扶着旁边的桌子,抬手戳了戳开始发胀的太阳穴,问他:“那你要怎么样才能把领带给我?”

男人挑着唇,眼眸沉沉:“商人讲究的是等价交换,你可以拿一样东西跟我交换,但前提它得和我的领带等价,领带五位数。”

“……”什么领带这么贵,镀金的吗。

乔诗暮低头看了看,别说五位数了,她身上从头到脚的服饰加起来连四位数都不到。

脑子胀的厉害,乔诗暮有点烦躁,要放弃吗?

不行,大家都在等着看她笑话。

不争馒头争口气,这条领带她是要定了!

她上前一步,神使鬼差的手拽着那条被她看中的领带往下拉,朦胧中带着醉意的杏眸直勾勾的看着男人:“可我身上没那么多值钱的东西,不如你就做个顺水人情送我了?你也不差钱不是。”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顺着她的动作微弯着腰,漫不经心的问:“人情卖给你,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俩人靠的近,乔诗暮仿佛能感觉到他的呼吸打在自己脸上,让她觉得自己的脸越发的烫起来。

酒精急速发酵,脑子已经有些不清不楚,握着他领带的手又往下拽了拽,她都没来得及思考,人就已经迎头对准眼前那张唇吻了上去。

浅浅的一下,她后退开,笑着人畜无害:“初吻送你。”

男人眼眸深沉,看不出喜怒,视线落在她醉意十足的脸上,唇角紧抿着。

乔诗暮自顾自的把领带从他身上解下来,往自己脖子上一绕,搬弄了片刻发现自己不会打领带,她抬起求助的目光看向他:“你帮我。”

透着朦胧醉意的双眼,就像是清晨雾气未散尽的山涧小溪,让人想要探究到底。

男人眸色渐深,手臂环住她的腰,将人揽到身前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