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一世倾城:王妃绝宠

2020-07-28 06:03

“你疯了,还真咬!”

无双吃痛的收回手,沐思思扭头向外跑去,然而还没出门,就轻而易举的被护院拦下。

之后的几天,因公公尚在府上,恐沐思思闯祸,沐青云便以她身子不适为由,变相的将其软禁。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绝食两天了,沐思思叫喊的声音越来越弱。她无力的趴在桌子上,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用了个遍。可沐青云是铁了心要把她嫁出去了,全然不理,连看一眼都不曾。

沐思思越想越委屈,烦闷的将脚边的凳子一一踢倒,凳子倒地的砰砰声响作一团。

如意端着饭菜站在门外,小心翼翼的劝道:“小姐,前几日公公在,老爷才不方便来见你。你就别怄气了,吃点东西吧,可别饿怀了自个儿的身子。”

“我不吃不吃,饿死最好。反正他们都把我往火坑里推,都希望我死!”

沐思思赌气的话刚说完,门竟“吱呀”一声开了,只见无双站在门口,阳光从她身后射过来,晃得人睁不开眼。

无双走进房,看着屋内满地狼藉,深感沐青云交代的任务太艰巨。沐思思现在恐怕杀人的心都有了,怎么劝她乖乖出嫁?

“你来干嘛,我现在不想看到你!”沐思思语气不善。

“这可由不得你,干爹让我来监督你吃饭!”无双说着,将饭菜往桌上一摆,“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绝食啊!”

“你!”沐思思气结,起身就往外跑。

无双脱口而出:“你去哪?”

“天大地大,哪里不由我去?”

“去找连晟?”

无双一语中的,沐思思也不避讳,“就是去找他,不行吗?要你管!”

“我没有管你,只是提醒你罢了,找他也没用。”无双毫不留情的泼了盆冷水。

虽然沐无双说得对,沐思思却不甘心,“你算老几,你说没用就没用?哼,一切要等我找过才知道!”

“你这是何必呢?既然懿旨到了,你就是恒王妃,不想给连晟惹麻烦就别去找他。”

沐思思恼了:“你还好意思说我?给他惹麻烦的一直是你!要不是你出身青楼,他怎么会那么为难?你知不知道,他外公很讨厌你,甚至都不肯教你。若非他求情,你早就被勒令不许去学堂了。无双,你到现在还搞不清状况吗?最大的麻烦,一直都是你,是你!”

无双哑口无言,两年了,她几乎忘记了过去的种种。可是,有些人却永远忘不了。是的,她出身青楼,但,那又怎样?

沐思思扬长而去,无双并没有阻止。若当真能逃脱的话,她很乐意帮沐思思。彼此心底都清楚,这不过是场无谓的挣扎。

沐思思冲入李府找到连晟的时候,他正在亲手绘制花灯,一笔一笔勾勒的是朵朵妖娆的马蹄莲。

花灯节将近,前些日子,她还邀连晟一起玩来着,却被他婉拒了,说是另外有约。她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约的谁,如今见这花灯,更是验证了心中的猜想。

马蹄莲……那个人最爱的花。

连晟专心致志的描绘着手中的花朵,连她来了,都浑然不知。

没来由的,沐思思心底的怨气疯长起来。怒急攻心,失了理智,冲过去就将花灯打落在地,狠狠踩了个稀巴烂。

“沐思思,你干什么?”连晟大惊失色,想抢回花灯,为时已晚。

“没干什么,就是讨厌她!讨厌她!”

沐思思恼羞成怒,一切都是无双的错,如果世上没有她,该有多好!多好!

“踩死你!踩死你!”

沐思思还在那里发疯,连晟无语极了,他都不知道沐思思是从哪里窜出来的,眨眼的功夫,将他熬夜几天的杰作给毁了。

真要命!

连晟气恼不已,一把拽过沐思思,“你发什么疯呢?”

“是啊,我是疯了,都是你们逼的!”沐思思又气又委屈,突然扑到连晟怀里,大哭起来,“连晟,爹让我嫁给恒王,你救救我……救救我……”

救救我

她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死死抱着连晟不放。尽管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已经有下人开始指指点点,但她也顾不得了,“连晟,我不想去京城,我不喜欢恒王,我……我……”

本来花灯被踩烂该生气,这会儿看见哭成这样的沐思思,什么怒气都消了,只剩下无奈,对懿旨的无奈,对皇权的无奈。

他硬起心肠,冷漠道,“喜不喜欢又有什么关系?懿旨是不可违抗的!”

沐思思没想到连晟会这么心狠,勃然大怒道:“要是无双呢,如果嫁给恒王的人是她,你也这么说吗?”

连晟的心猛地一颤,竟一时回答不上来。

“不会,是不是?你不会!”沐思思突然推开连晟,“为什么!为什么!我哪一点比不上她?我才是真真的沐家大小姐,她算什么,不过是个连亲爹是谁都不知道的野种!她凭什么和我争,凭什么?”

以前沐思思骂无双,连晟比谁都急,可这一次,他无动于衷,用一种近乎陌生的眼光看着她,竟连一句话都不屑说。

在他眼中,沐思思看见了狼狈不堪的自己,就像个傻瓜小丑,哗众却取不到半丝的宠。

最后的最后,她只得落荒而逃。

沐府。

做礼服的裁缝来了,沐思思出走,便由身型差不多的无双代量尺寸。

房内噤若寒蝉,无双像木偶一般任由裁缝支配,就像自己要出嫁一般,心下茫然又慌乱。

她终于可以理解沐思思了,嫁给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确实是太可怕了。而且还是那高高在上的王爷,真让人无所适从。

如今宣旨公公已经回京,整个沐府笼罩在惆怅的气息里,丝毫不见办喜事的喧闹和生气。

仅仅几天,沐青云就像老了十岁,整日愁眉紧锁。一入侯门深似海,相隔千山万水,恐怕此生不得再见。

作为父亲,他是舍不得女儿远嫁的。可作为臣子,他有他的责任,有他的无可奈何……

“砰”房门突然被人大力推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