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纸短情长又一年

2020-07-28 12:05

手心又出汗了,可宁馨雪还是镇定地解释道:“冷先生,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误会是可以解开的,冷老爷子,他真的只是我的病人……”

“噢?”

又是这副不痛不痒的口吻,宁馨雪不由握了握桌下的小手,捏紧成拳,才鼓起勇气继续:“我不知道您是从哪里听了什么不该听的话,但是,我和冷老先生真的就只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

她说了那么多,冷靳寒似乎一句也没听进去,只是笑:“该改口叫爷爷了。”

这人怎么油盐不进呢?

宁馨雪微恼,男人却姿态优雅地燃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后,笑问:“嫁给我,你很委屈?”

这个问题……

轻咬下唇,宁馨雪决定单刀直入:“冷先生,你……我高攀不起!”

酷酷冷冷的男人微勾一下眉头,脸上的表情几乎都没怎么变化,淡笑:“我要听真话!”

与其跟这个男人说一些妄自菲薄的话,倒不如直来直去挑明了讲,于是,宁馨雪握了握拳,说:“冷先生未婚,却育有一女,后宫庞大,还心有所属,嫁给你,不能更委屈,所以……我要离婚!”

“……”

这话,可真够直接的,直到宁馨雪走了很久,冷靳寒才回过味儿来似地‘呵’一声低笑:“我这是,被嫌弃了么?”

“总裁,那接下来……”

耿于怀的话只说了一半,冷靳寒站起身,似不经意地伸指掸了掸西装一角的灰:“给赵主任打个电话,就说,我最近手头紧,钱不捐了……”

“为什么?”

为什么?

腹黑的男人眸宇沉沉,末了,只勾着嘴角笑说一句:“当然是为了让我那不太听话的好太太主动回来……求我!”

***

一个小时后……

正在医院里值班的宁馨雪便接到了赵主任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对方口气很严肃,别的也没有多讲,只让她赶紧到学校去一趟。

她以最快的速度赶去了学校,可才听赵主任说一句句,她当时便急得站了起来:“让我弟弟退学?为什么?”

话一出口,她才意识到自己情急之中口气有些太急了,怕冒犯了人家校主任,她赶紧又压低了嗓门,讨好地问:“赵主任,我们家小灏可以算得上是品学兼忧了吧?为什么这样的孩子你们学校要劝退?”

校主任叹一口气:“宁小姐,我们做出这样的决定,实属无奈啊!”

“可总得有个理由吧?”

理由……

赵主任也不好说多,只伸手推了张字条到她面前:“这个就是……”

一看,是冷靳寒的号码。

他虽只给自己打了一次,但这串数字却莫名地印在了脑子里,她不会记错的。

“宁小姐,你说你谁不好得罪,非要得罪这位爷?赶紧去好好求求他吧!说不定还能让那位爷收回成命。”

宁馨雪:“……”

收回成命什么鬼?

所以,弟弟之所以要莫名其妙地被劝退,都是因为他在从中作梗咯?

渣男!

————

接了弟弟回家后,宁馨雪躲进房间后就自己的好闺蜜打了个电话,本想拜托她帮自己再找找别的学校把弟弟给转过去。

可没想到,几天后对方给她打听来的消息竟是没有最糟只有更糟……

“竹子,你确定吗?”

宫竹那边很夸张地道:“当然了,我哥还问我,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现在别说是小灏原来的华小了,就是整个华都也没有一间学校敢收你弟弟。”

听到这里,宁馨雪气得全身发颤……

见她半天不吭声儿,电话那头宫竹担心地嚷嚷着:“你说话啊?你到底得罪谁了?”

“冷靳寒……”

“噗……”

十几年的好闺蜜,宫竹知道宁馨雪绝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面开玩笑,但还是尖声着她:“你不是开玩笑吧?这位爷那是你能玩得过的吗?你怎么得罪他了啊?”

“他误会我想勾引他家老爷子。”

“谁?哪个老头子。”

“冷老将军……”

一听这话,宫竹气势渐弱:“不会是因为你上回帮我顶了个班,然后人家冷老将军夸了你几句温柔漂亮态度好,最后还要求你做了几天特别‘看护’闹的吧?”

“你说呢?”

宫竹很自责,电话里声音都变了调:“那……那这可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

宁馨雪长长一叹,妥协地开口:“我去求他……”

但凡还有一点其它的办法,宁馨雪都不会来求冷靳寒。只是,她人都压着面子来了,居然被耿于怀挡在了门外:“对不起!我们总裁很忙……”

忙?

这年头,又有谁不忙?

宁馨雪抬眼看向耿于怀,很耿直地问:“他是忙,还是不想见我?”

“都是。”

耿于怀的这个回答也很直接,宁馨雪听懂了,于是不吵也不闹,只问他:“那么,冷先生几点下班?”

“随时,但也可能一直不下班。”

明白了!

宁馨雪点点头,一声不吭地走到一边的会客沙发上坐下来,极为淡定地问了一句:“那么,能给我一杯咖啡么?”

“你……不走?”

“我等得起!”

事实上,不是等得起,而是等不起她也只能等……

耿于怀看着她的,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只吩咐秘书给她送了一杯咖啡……嗯!加大杯的!

明白自己可能要等很久,宁馨雪反倒是淡定了许多,只是,再淡定也不可能在等了五六个小时后还是气定神怡。

工作太忙,她这个月是第一次休假,原本应该好好陪陪弟弟,结果全浪费在这里了。

很郁闷,可还是只能等,等,等……

————

老板虽脾气不好,但做人待事都算是个真爷们。

宁馨雪是第一个被冷靳寒如此例外对待的人,更何况,她还是……老板娘!

总觉得,就算是这样冷待也算是特别,对总裁来说特别的女人,嗯!耿于怀觉得,还是帮一帮的好。

于是,趁着进去汇报工作,他有意无意地提了一句:“总裁,下班时间到了。”

“有事的话,你可以先走,不用等我,我一会自己开车回去。”

“不是我,有事的是您。”

冷靳寒抬头,疑惑地看了耿于怀一眼。

那满脸问号的表情作不了假,这明显就是忘了那件事的意思,耿于怀幽幽一叹,提醒她:“宁小姐还在等您呢!”

闻声,冷靳寒抬腕看了下手:“她没走?”

“宁小姐说,她等得起!”

等得起?

冷靳寒捏在手里的笔轻点着敲了敲桌面:“那就让她继续等着吧!”

反正他三天都等过了,六个小时算什么?

老板没有下班,助理自然也没有下班的理由。

所以冷靳寒加班到了几点,耿于怀就陪着加到了几点,最后忙完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对于冷靳寒来说,十点多根本就算是下了个早班。

只是推门而出之时,他竟一眼就看到了趴伏在会客沙发上的宁馨雪。

没走?一直等到现在?

倒是好耐性!

抬脚,不自觉地走了过去,到了她跟前,才发现她竟在等自己的时候……睡着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