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萌宝来袭:总裁爸比靠边站

2020-07-29 06:03

紫金市怡泉国际酒店内,宋瑾瑜身穿一字肩蓝色小礼裙,褐色的秀发卷起好看的幅度随性地搭在光洁白皙的肩膀上,有些紧张地站在台下等待主持人介绍自己。

今天是紫金市紫金山疗养院成立十周年,也是她博士毕业后被舅舅邀请加入医院的第一天。

“……下面有请精神学博士宋瑾瑜!”伴随着舅舅的声音落下时,热烈的掌声响起。

宋瑾瑜面对童静齐充满鼓励的眼神,不紧不慢走上去接过话筒,眼睛扫了台下满座的嘉宾一眼,意外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前几天在商场中碰见名为楚翎的男人。

楚翎穿着一身优雅得体的黑色西装,英俊的五官多了一丝柔和,只是气质清冷,反倒带着些许神秘感让人想要探究更多。

发言结束后,宋瑾瑜坐在角落中好奇地猜测楚翎的身份,毕竟能参加今天医院的庆典都是医院关系较为密切的社会人士,不知道楚翎在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宴会进入后半场时,童静齐带着宋瑾瑜认识了几个重要合作伙伴后,直到停在楚翎面前说道:“瑾瑜,这是医院私人股东,零一集团的总裁楚翎楚先生。”

宋瑾瑜一怔,马上说道:“楚先生你好,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楚翎眉头一挑,说道:“你好,宋小姐,又见面了。”

童静齐见状,说道:“既然你们二人认识,那我就不过多介绍了,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话题,我就不掺和了。”

宋瑾瑜有些紧张,不想楚翎已经率先开口,“既然童叔这样说了,我会好好照顾宋小姐的。”

有些疑惑舅舅和这人熟稔的态度,其实她并不知道该怎么和眼前的冰山男相处,尤其是二人只是见过面,连认识都算不上。

“宋小姐,冒昧的问一下,华思集团童静思女士是你亲生母亲吗?”

“是的。”宋瑾瑜看着楚翎意味不明的表情,面露不解,“你认识我母亲?”

“认识。”楚翎眼底闪过一抹柔和,“她是个非常让人尊敬的人。”

“哦。”宋瑾瑜略显尴尬,回国已经一周了,可到现在她还没和母亲联系过。

“我听说宋小姐出国五年对家人不闻不问,不知道的还以为宋家养了个白眼狼,你说呢?”

宋瑾瑜猛然想起了前几天在商场时对方说的话,原来对方那时候讽刺的竟然就是她,心情立刻恶劣起来,仿佛吃了一半的美味突然出现一只死苍蝇。

她不满地说道:“我家的事情似乎和楚先生没关系吧?”

“是和我没关系。”楚翎看着她变得难看的脸色,恶趣味地说道:“只是没想到我救命恩人的女儿如此不孝,稍微有些惊讶。”

“这是我和我妈之前的事情,轮不到你一个路人来多嘴!”宋瑾瑜冷声说完,手机正好响起,她看也不看楚翎一眼,转身往安静的地方走去。

楚翎看着她怒气冲冲离开的模样,嘴角微微上扬,莫名的觉得惹这女人生气让他心情变得很好,就是想要欺负一下的感觉。

宋瑾瑜走到酒店安排的休息间,见空无一人后才拿出手机,看着上面写着‘爸爸’的联系人,顿觉五味杂陈。

宋瑾瑜接通电话后轻声叫道:“爸。”

……

宋瑾瑜怅然若失地挂断电话,本以为的陌生和紧张原来不过是自己臆想的,只是有些难受,母亲竟然让一向与她不亲的父亲打电话来叫她回家吃饭,怕是真的和她生气了吧?

五年没和家里有联系刚开始的确有赌气的成分,可生下宋杰睿后,她的生活每天都是上课、打工、带孩子,三点一线的日子让她根本根本没想过要和家里联系,有时间了后却发现已经过了很长时间,早已经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只是一想到她被逼出国而宋明希高枕无忧,她心底的那口气就咽不下去!

五年前的宋明希才18岁,18她哪来如此狠辣的心机?宋瑾瑜不敢想,想得越多,过去的一切越是让她觉得触目惊心。

宋瑾瑜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离开宴会有一会儿了,担心舅舅一会儿找不到她,于是起身前往会场,会场的热闹让她那点小郁闷抛之脑后。

她来到用餐区,拿了杯饮料边喝边打量全场,不多时就瞧见刚才讽刺她的楚翎正和舅舅以及两个陌生人说着什么,感到她的视线后,还将手中的杯子朝她的方向举了举,清冷的脸上好似多了一丝笑容。

“神经病!”宋瑾瑜不满地收回视线低声骂道,仗着和她母亲有点交情就对她们母女的关系指指点点,他以为自己是谁?有什么资格来评判她的家事?!

宋瑾瑜还没有对哪个陌生人这么不爽过!

十周年庆典结束后宋瑾瑜并没有在疗养院里面碰见楚翎,得知这位股东不常来疗养院后她才松了口气,毕竟她真不想见到这个时刻讽刺她的冰山。

周五下班后,宋瑾瑜带着宋杰睿打车来到宋家,站在门外看着熟悉而陌生的房子,恍如隔世。

管家仲叔不在,迎接她们的是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佣,才走进去后就看到一个五十出头,大腹便便的宋正华正在和一个穿着得体合身休闲式西装男人在说话。

宋瑾瑜进屋第一眼就瞧见那冤魂不散的人正看着她,微微上扬的嘴角欠揍的很。

宋瑾瑜故意忽略掉刚刚漏了半拍的心跳,神态自若地对宋正华说道:“爸,我们来了。”

宋正华盯着宋瑾瑜牵着的小男孩,笑道:“这就是你说的那孩子啊,长得可真不错,可惜不像你。”

宋瑾瑜不可置否,电话里她和宋正华撒谎自己在国外已经结婚生子又离婚,反正她在宋杰睿这件事上只要保护孩子不受伤,她自己完全不在乎多个莫须有的前夫。

“小楚,这是我大女儿瑾瑜,刚从国外回来。”宋正华说着面露无奈地感慨道:“孩子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人生大事都不用父母了。”

宋瑾瑜朝楚翎笑了笑算是打招呼,朝宋正华问道:“爸,我妈在厨房吗?这种事情让佣人来做就行……”

“你妈失踪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