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夫人调皮:三爷,请赐教!

2020-07-29 06:03

“唔…好痛。”唐以眠眉头紧锁,颤声道。

唐以眠突然又腹痛的厉害,弯腰捂住腹部,一只手撑在墙壁上,整个人都晕乎乎的,被汗水湿润的头发挡住了视线,微微余光仿佛看见一抹恍惚的人影手里提着棍子,好像嘴里还说着什么。

唐以眠微微把头发捋到耳朵后面,转头看向了女人。

而此时,女人看清楚了唐以眠的容貌,啊地一声,像是受了刺激一样,张牙舞爪的冲着她跑了过来。

“就是你,你这个贱女人,我要让你偿命!”这个女人一边跑一边嘀咕着。

可唐以眠腹痛的越来越厉害,听到这话,她的眉头好像又紧了几分。

她吗?

她们根本不相识!

“我的女儿,就是因为你拆散了我们母女,呜呜呜!”女人咬着牙,声音凄厉。

天色渐晚,巷子里更加阴暗,女人的脚步慢了下来,转为凶狠的眼神直直地盯着唐以眠,女人拖着棍子在地上发出“次啦次啦”的声音,只听见女人的嘴里反复嘀咕着,“我可怜的女儿啊!”

唐以眠摇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她用余光看着冲过来头发乱糟糟脸上还脏兮兮的女人。

“吖…”唐以眠低着头艰难的发出声音,想要用尽全身力气,撑起身子离开。

可突然“啪”的一声,趁唐以眠不注意猛的打在了唐以眠的脑袋上,唐以眠眼前一黑,缓缓倒在了地上。

女人看着满头大汗,痛不欲生的唐以眠,眼神更加凶狠,嘴角上扬,露出狡黠似乎又报仇得意的笑。

只见天色又昏暗了几分,黑暗的角落里,只能听见女人反复嘀咕着:“我要给我的女儿报仇。”的声音和阴风四起的沙沙声。

疯女人看着昏倒在地上的唐以眠,用手戳了戳,突然猛笑,“哈哈哈哈!女儿你等着妈妈,我会杀了她让她去陪你的!”

随后,女人收起了笑声,眼神一怔,拿起身后的麻袋,把唐以眠塞了进去。

唐以眠已经完全昏倒过去,但似乎她的脑子里一遍遍回荡着女人的声音。

女人眼神狠厉,左手攥紧在地上的棍子,右手用力抓住麻袋向学校后山的破屋拖过去。

好像整个巷子甚至整个学校和后山都只有阴风沙沙的声音女人嘀咕的声音和她手里拖拉着的棍子在地上摩擦出“次啦次啦”的声音。

原本阴暗的天空到了山上似乎更加阴森,只能听见风沙沙的声音,而神情恍惚的女人竟很熟练的走向一个荒凉破旧的长满荒草,低着臭水的屋子,风里还嗅着些血腥气。

女人把棍子一扔,一点一点地撕开麻袋,麻袋也发出“次啦次啦”的声音,让人背后一凉,看着唐以眠精致又苍白的脸,抬起手慢慢的摸着,嘴里阴阳怪气地念叨着:“该怎么惩罚你好呢?”

女人猛的坐在地上,忽然抬眼,眼神锁定在唐以眠的书包上,女人向前爬了爬,一把抓住唐以眠的书包,瘦的只剩骨头的手用力撑住地面,猛的站了起来,向屋外走去。

今晚的天格外的阴暗,黑漆漆的一片只听见扑通一声,女人把唐以眠的书包扔进了臭水沟,女人随神经恍惚,却不忘扔掉书包毁尸灭迹。

忽然屋外下起了雨,漆黑的夜只看得见一道闪电,女人的眼神一变看向屋子,冲着唐以眠走了过去。

把怒火更加发泄在唐以眠身上,狠狠的扇着唐以眠的脸颊,咬牙厉喝道:“是你杀了我的女儿,害的我们母女分离!”

忽然女人坐在地上,神情恍惚,一阵寂静,只能听见“滴答滴答”的声音和女人哭着大叫的声音,她像疯了一样捶打着唐以眠。

女人掰掉旁边撬起的尖头木棍想要一下戳在唐以眠的身上。

霎时间,山上传来隆隆的雷声,“咔嚓”一道白光从屋顶闪过,顿时倾盆大雨。

女人啊的一声,发出瘆人的尖叫,身子猛的向后一退,棍子摔在地上,用手捂住耳朵。

此时,唐以眠眉头一紧,身上剧烈的疼痛让她缓缓的醒了过来,脸上火辣辣的痛,似乎,已经肿了起来。

唐以眠身子微微一动,慢慢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周围满是荒草,屋顶破漏,身边的棺材,整个屋子还散发着腐臭味的破屋子,外面电闪雷鸣。

“这是在哪里。”唐以眠抬起手搭在额头上,轻轻开口。

女人一听她醒了过来,立马站了起来,一把拽过墙上的鞭子,二话不说就往唐以眠身上抽,

唐以眠还未清醒,感觉到鞭子抽到身上的疼痛,本能的抱住了头。

“啊!啊!”

“你为什么要绑我!”唐以眠忍着疼痛,颤声道。

“因为你这个贱人杀了我的女儿!我要为我女儿报仇!”女人的背影单薄到瘦骨嶙峋,却在狠狠的抽着唐以眠,胳膊上用力的青筋清晰可见。

“我?我没有杀你的女儿。”唐以眠的毫无血色的脸上满是疑惑。

“你还敢狡辩,当年就是我把我的女儿放在滑滑梯边我去买东西,是你把她抱起来就跑,我追了那么久,呜呜,却怎么也追不到!”女人像是陷入痛苦不堪的回忆,声音让人不寒而颤,手中继续用力的鞭打唐以眠。

唐以眠娇嫩的身体被打的露出一道一道的鞭痕,精致的脸庞也流出鲜血,看状,她觉得这个女人彻底疯了,情急之下,她只好回应是她杀了女人的女儿给自己寻缓和逃离的时机。

可女人并没有停手,凶狠的瞪着唐以眠,竟打的更加用力,“那你就去天堂陪着我女儿吧!”

整个电闪雷鸣的后山夹杂着女人恶狠的叫唤和唐以眠隐忍的痛呼声。

唐以眠想起身上随身携带的防身小刀,在女人的鞭打下,挣扎着掏出来,却怎么也掏不出来。她已经没有了反抗的能力。

与此同时,傍晚保镖没有接到唐以眠,有了前车之鉴的经验,赶紧找到校长调出监控。

“校长,立刻调监控,查唐小姐在哪!”保镖面色冷硬的对校长喝了一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