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宣枝夏商一彧免费全本小说 宣枝夏商一彧章节目录

2020-07-29 09:01

农女直播:领着万兽来寻夫

推荐指数:10分

宣枝夏商一彧是作者宣枝夏小说里面的主人公,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那么宣枝夏商一彧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京城贵女:听说大将军失散多年的女儿找到了,是个养畜生的,嫁的男人没权没势,简直是京城的笑柄。小王爷:我拿王妃之位迎娶!首富东方公子:我拿金山银山做聘!太子:嫁给我做未来的皇后!新丞相:咳咳,我们孩子明天满月酒你们来吗?

《农女直播:领着万兽来寻夫》 第二章:坑爹的系统 免费试读

商一彧正疑惑这小媳妇变了许多,冷不防被这一声夫君唤的心颤。

纵然有千万不解,也得先把眼下事解决,便冷清抬眸:"刘姨,媳妇儿啥样汉子最清楚,夏夏再想不开也不会做那等事。"

话落,愤愤的村民们默然不语。

穷归穷,久了也就习惯,但凡没逼上绝路,谁也不会去做那千人骑万人跨的窑姐儿。

这话摆明了要护短,刘婆子怎会依饶,唾沫横飞:"这我不管,反正卖身契已经签了,烟柳阁那边还急着要人,识相的赶紧去,不然到县老爷面前告你!"

阿彧娘吓得脸都白了,有心护她,却不知怎么辩解:"刘姐,不能啊,夏夏她……"

换做其他婆婆遇到这种事早就气到打人,可阿彧娘却一再替她求情,宣枝夏愧疚不已:"娘,夫君,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阿彧娘使劲摇头,紧攥着宣枝夏的手说不出话。

一旁的商一彧微微叹气,望着刘婆子:"卖身契还在你手里,那烟柳阁也就没给你银子,我把人买回来。"

宣枝夏也赶紧上前一步与他并肩:"对,我要赎身,"不等回应,倏地从地上摸起一块的石头,"否则我就毁容,你也卖不出价!"

只见她拿锐利的石头抵在脸上,大有一言不合就划的架势。

这人生得再美,破了相也会变的不值钱,刘婆子眼珠子咕噜噜转的飞快。

"想赎身也不是不行,二、不!五十两!烟柳阁开的就是这个价。"

"五十两?你还真敢开口。"

众人惊呼声里,血涌了出来,疼痛不妨碍宣枝夏嘴角的冷意。

刘婆子只当她向来视脸如命,哪料真动了手,当即急了:"二十两!不能再少了!"

见身边人儿又要冷笑,商一彧忙伸手阻止,宣枝夏不防备,惊呼一声后被拽到了宽厚的怀里。

指甲盖大小的伤口还在冒血,商一彧心疼地直皱眉:"疼不疼?我给你吹吹。"

我去?还有这么暖的猪蹄子?

莫说是本人,直播间的观众们也惊呆了。

"高冷霸总拿错白月光男二的剧本了?"

"有看头了,我打赌一块钱,这男人绝对不是男主!"

"???这狗粮塞的就挺秃然?"

不管原主夫妻感情多好,对宣某来说,这才是个认识不到十分钟的男人,当即红着脸把人推开。

"咳咳,嘶~"咽口水动作太大扯到了伤口,宣枝夏疼的直抽抽,又惹得男人一阵儿皱眉。

刘婆子斜眼瞅着二人腻腻歪歪,脸一耷拉满是不耐烦。

"赶紧给钱,不然这卖身契到了青楼了就不是二十两银子能够解决的!"

"刘姐,你这是要明抢啊!"

阿彧娘急的眼圈都红了,风一吹,身后漏风的破屋摇摇欲坠。

二十两,够他们一家三人小一年的过活了。

宣枝夏恨恨咬牙,这贪心婆子定是咬住了他们拿不出才这么嚣张。

可是从哪里能弄来二十两银子呢?

对了,系统!

在参加这次穿越活动前她花费"重金"选了个赚钱系统,完成任务就能拿钱……

尼玛!

定睛看清左上角直播间那"宠爱系统"几个大字的时候,宣枝夏气得牙根儿都在痒痒。

这是所有系统中最鸡肋的,没有之一,技能非常之坑爹,不要被名字给蒙蔽了,宠爱是"宠物友爱"的简称,简而言之……这个系统只能让人与动物交流。

"***无情哈哈哈哈哈!主播这金手指简直了!"

"如果没记错,第一次选中这个系统的女主播哭着不干了。"

"别灰心,主播快试试能不能召唤个宠物从别人家里先'借'二十两救急?"

宣枝夏这才想起来,当时抽到这个鸡肋系统的是主播公司老总侄女,得,自己倒霉被顶了名。

默默把相关人员挨个问候一遍,宣枝夏意念操纵着打开了主菜单界面。

"[lv.1技能]可以阅读宠物们的心思,时限一分钟。"

除此之外,空空如也。

Imfine,f*ckyou.

忽略掉屏幕上观众们刷屏的哈哈哈,宣枝夏努力深吸一口气,将目光对准了那只刚落枝和旁边伙伴叽叽喳喳的麻雀。

"哦哟可真气死鸟,我跟你讲,刚才遇到一群两脚兽,打头儿那个真搞笑,居然说这小山村是我不拉屎的地儿,下次我非拉她头上,还有那只猫,老的都没几根毛了还呲牙……"

宣枝夏:心里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观众:心疼主播一秒哈哈哈哈嗝。

"媳妇儿,你怎么了?"眼瞅着身边小女人脸色越来越难看,商一彧赶紧询问。

"夫君,要不还是把我卖了吧,不干家务也不赚钱,一个吃白饭的呜呜呜。"

屋漏偏逢连天雨,越说越委屈,眼泪又决了堤。

阿彧娘看了看一旁的儿子儿媳,忽然从手上脱下个镯子:"刘姐,这个你看能抵点儿不?"

"娘,不行啊!"宣枝夏忙出声阻拦,自打有记忆她就带着这个镯子,日日不离身,定然是心爱之物。

"夏夏,这镯子其实……"

阿彧娘苦笑一声,欲言又止:"身外之物,哪有你重要。"

刘婆子眼尖手快一把夺了过去,放在手里摩挲着,半晌哼唧:"这种货色,最多值个二两银子。"

宣枝夏皱眉,忽而瞥见一句弹幕。

"主播,这不是玉,是冰种翡翠!值老鼻子钱了!"

一听这话,宣枝夏立马火就上来了:"半只脚进棺材的人了还这么不积点阴德,我给你二两,有本事你去给我买个这样的镯子来!"

刘婆子急着去夺,被商一彧拦了下来,顿时气的浑身发抖。

阿彧娘凑过来还没开口,宣枝夏赶紧抢话:"娘,这镯子不止二两,不能给她。"

"夏夏,镯子卖了可以再买,你要是被卖到那种地方去,我一辈子都不能心安。"

这话说的有道理,可宣枝夏明白,卖出去就不可能赎回来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刘婆子依旧不依不饶,就在这时,门外看热闹的人忽然间自动让出了一条道路。

一个男人没好气地喊道--

"刘婆子人呢!死哪里去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