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相思满堂醉君颜_洛微雨

2020-07-29 18:04

欧阳清白景瑄是小说《相思满堂醉君颜》的主角,由站为大家带来提供欧阳清白景瑄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围绕欧阳清白景瑄两人的一系列爱情故事来展开描述,《相思满堂醉君颜》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相思满堂醉君颜》精选章节

“不必了,侯爷,我来保护表弟表妹即可。”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身浅蓝色装扮的林秋出现在众人视线中,三千青丝随意的披在两旁,平添几分潇洒不羁。

欧阳清朝着林秋微微一福,“表哥。霖儿,快叫表哥。”

此情此景,她这表哥出现的真是刚刚好,有他陪着也好,好歹算是半个武林高手,省的被一群侍卫跟着要烦死,欧阳清俏皮的偷偷吐吐舌,乌黑明亮的眸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

“表……哥。”欧阳霖叫的有些不情愿,但为了能出去玩,他此刻也是豁出去了。

“也好,有秋儿陪伴你们为父也就不用担心了。”欧阳平眉目柔和的看着林秋,终是放行。

……

京城有名的四方客栈内。

林秋看着眼前的表妹丝毫没有淑女形象的大吃大喝,眼底闪过一抹心疼之色,这孩子在庄子上必定是吃了不少苦头的,瞧她今日这般的狼吞虎咽便知分晓了。

欧阳清眼角余光瞥见林秋还未动筷子,稍微收敛了一下动作,“表哥,你怎么不吃呢?”

她差点忘了,古人吃东西都是比较慢吞吞的,她这个吃相估计吓到她这表哥了。

“你们吃,表哥还不饿。”林秋疼爱的望着正吃的津津有味的姐弟俩,“清清,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欧阳清闻言神情微微一顿,知道她这个表哥又在开始内疚了, “表哥,清清不苦,再说此事是侯府的决定,表哥与舅舅舅母不必过分自责,你们待清清与霖儿已经够尽心了。”

她努力的搜索着脑中零零碎碎的记忆,庄子上的日子虽说清苦,日日清茶淡饭,但没有侯府的你争我斗,对原身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再说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林家再怎么有钱也不能过多的干预侯府的家务事吧?

“当年若是早些知晓此事,爹娘他们定是不会允许他们如此行事的。”

“表哥,此事无需再提了,此刻我安然无恙的站着你面前就够了。”欧阳清对着林秋感激一笑,转头看到小蝶还站在身后不言不语。

“小蝶,快坐下吃吧,这么多东西,我们也吃不完啊!”欧阳清转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丫鬟说道。

“小姐,尊卑有别,奴婢可不敢逾越。”小蝶面带微笑的拒绝了,小姐的心是好的,虽然旁边的表少爷也是好人,但她还是不敢造次的。

见小蝶固执己见,欧阳清好一个懊恼,却也奈何不了她,只能随手拿起一个鸡腿,强制性的往小蝶嘴里塞去,小蝶没有任何防备,鸡腿已经入口,她满是感激的用手接住,啃了起来。

欧阳清不禁感慨,在她那个世界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尊卑有别,人人都是平等的,更何况小蝶是她的贴身丫鬟,从小一块长大的,虽然中间有分开了几年,但她可以感觉的到小蝶对原身的感情是很深的,以后她们就是一个战线上的战友,如此的拘谨又是何必呢?

欧阳霖没有理会主仆俩的你推我让,他趴在窗户上,左手拿着大鸡腿,右手拿着冰糖葫芦,目不转睛的盯着楼下的人来人往,兴高采烈的说道:“姐姐,表哥,我们什么时候下去玩?下面好多人啊,你看那边,一圈人围着的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那边?估计是杂耍团吧。等表哥办完正事我们便带你下去看。”欧阳清闻言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果然看到客栈的东南方向地段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围得水泄不通,忽然她灵机一动,转头对着林秋俏皮的说道:“表哥,你等的人得多久才能到?要不我先带霖儿下去瞅瞅?”

林秋眉目温和的看着他这个可爱的表妹,语气却是很坚决:“表妹不可,越是人多的地方,就越不安全,别说我对你父亲保证过你们姐弟俩的安全,单说我是你表哥这层关系,我就不会贸贸然让你去涉险。”

刚才从侯府来客栈的一路上,他这个表妹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摸摸这个,碰碰那个,他跟在后面看着这姐弟俩是又好气又好笑。

欧阳清不置可否的撇撇嘴,“可是表哥,我们都在这里吃喝了半天了,你那个所谓的故人还没来。”

“在下来迟,让秋弟和这位佳人久等了,还请莫要见怪。”伴随着清润的男声,一位手持折扇,丰神俊朗的男子来到林秋身旁坐下。

欧阳清不禁扶额,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她还是个孩纸好么?谁是他口中的佳人了!再说了,等他的人是她表哥林秋,跟自己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秦兄,你可算是来了,让我一个好等。清清,这位是表哥的故友,京城有名的贵公子秦放,咱们所在的这家‘四方客栈’便是他家的产业之一,日后我们在京城有他罩着,行事自会方便许多。”林秋热络的介绍完,又转头对着秦放说道:“这是我表妹欧阳清,表弟欧阳霖,日后还请秦兄多加提携。”

“秋弟此言差矣,如若我没猜错的话,你这表妹和表弟是安阳侯府的长女和幼弟,何须我来提携?当然了,若是有什么需要秦某的地方,我定当不会推辞。”

原来这就是京城大名鼎鼎的秦放秦公子,传言他能文能武,多才善辩,是当世难得的才子之一,这些都是欧阳清刚才在原身的记忆里搜索到的信息。

“秦公子有礼了。”欧阳清起身微微一福,此人日后对自己应该是有所帮助的。

“欧阳小姐客气了。秋弟,你的表妹表弟就是我的表妹表弟,我自当尽心尽力,不必多言。”说完举起桌上的酒杯,“方才因事耽搁,在下自罚三杯。”

两人又是一阵寒暄,欧阳霖与欧阳清都有些坐不住了。

“姐姐,表哥,霖儿想要出去玩。”一阵稚嫩的童声传来,欧阳霖打了个饱嗝,放下手中的鸡腿和冰糖葫芦,嘟着嘴说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