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林子衿白斯寒免费小说 林子衿白斯寒完结版

2020-07-30 06:00

一级宠爱

推荐指数:10分

林子衿白斯寒是著名作者梦猫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啪”,一张离婚协议甩在男人俊美的脸上。林子衿:“我抱上别的粗大腿了,比你暖比你帅,比你财大气粗。”白斯寒冷冷一笑,拿出一张怀孕报告单。“你敢走我就敢给你儿子找后妈,比你温柔比你美。”……几个月后,女人瞥了一眼抱大腿的男人,“说好的找后妈呢?”

《一级宠爱》 第12章 谁才是主人 免费试读

两天后,陈瑶的情况稳定下来,林子衿请了一名护工,她回了白家。

这是这段日子林子衿最轻松的一天,她泡了个澡,精心护肤。

全身镜中的女人依然温柔纤细,但眼神已经不同了。

一个人的变化最先从眼神开始,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柔弱可欺林子衿。

林子衿望着自己失神。

不知过了多久,镜中突然多出了白斯寒的身影,林子衿惊惶转身,“你,你怎么回来了?”

白斯寒脸发红,浑身酒味,领带松垮,颓唐却是说不出的性感。

三根修长的手指落在灰色暗花领结上,随手一扯,朝她走了过来。

“欣赏自己的身体入迷了?你怎么这么自恋?还是你在幻想凭你这副被我玩烂的身体还能勾-引多少野男人?”

林子衿不想和一个思想龌龊的人争执,他根本不懂尊重女人,尤其是她。

“你喝醉了,我让佣人给你准备解酒茶。”

白斯寒一把将她抓回跟前。他的个子很高,半低着头冲她冷笑,“是关心我还是躲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林子衿讨厌被他看透。他就是只老狐狸,聪明狡猾。

“放手。”

“白斯寒,你先放开我。”林子衿没有发怒,尽量以平静的语气说。

“放开?呵,你搞清楚,这栋房子里的一切,包括你都是我的。我要你下跪你就不能站着,要你***你就不能穿衣,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玩死你你也得给我受着。懂?”

林子衿并不生气,相反,这样的白斯寒相当可笑。

他以为把女人当成物品一般羞辱能凸显他的强势,却恰恰相反,暴露了他的狂妄自大。

真正优秀的男人懂得尊重女性,绝非他这般自以为是。

林子衿冷淡地望着他,“三个月后我们就离婚了,现在只是一对挂名夫妻,请你放尊重。”

“尊重?啊哈……”白斯寒大笑,“你林子衿从头到脚哪里值得我尊重?在我眼里,陪酒小姐都比你强。”

“既然她们比我强那就去找她们,嗯……”林子衿疼得闷哼,脸色一白。

白斯寒眼里闪烁着不悦,“轮得到你教我怎么做?搞不清自己几斤几两重?”

他的手劲更大了,在她手腕上留下了红印,林子衿被他掐得很疼。她咬紧了唇,不肯呼痛,更不肯求饶。

她发过誓今后绝不向这个男人求饶,也不会在他面前掉一滴眼泪。

软弱和哀求换不来魔鬼的仁慈,他只会变本加厉地折磨她。

白斯寒无法不盯着那双被咬得变形的红唇,薄薄的,粉粉的,唇形特别好看,像饱满的蜜桃。

每次勾动他渴望的不是她的身子,而是她这一双柔唇,尤其是她咬唇的时候,无辜又性感。

此刻还多了一分倔强。

白斯寒发现这更让自己兴奋,口干舌燥。

这个女人漂亮得叫他难耐,他讨厌这一点。

他的眸子越来越深,林子衿意识到那是什么,她慌了。

她不想他碰她。

“白斯寒,你快放开我。”

白斯寒看穿她在恐惧什么。

这令他不快。

这个女人难道在嫌弃他?

装模作样!

他不允许她拒绝。

“都不知睡了多少次,装贞洁烈女有意思?”

“是你强迫我!”

“强迫你?”好笑。

“前几天半夜饥渴地爬上我床的女人是谁?”

林子衿耳根一红,愠恼,“我是为了我妈的医药费。”

白斯寒笑容薄凉,故意拉长嗓子,“哦……又是为了医药费。那随便一个男人的床你都能爬?”

“现在不需要了。”

“两百万够吗?你妈那个病可是个无底洞,等钱花光了再爬一次,我可未必肯要你。不如趁现在我对你还有点xing趣乖乖取悦我……”

一把掐紧她的下颚,林子衿呼吸一窒。

慌乱地看着他单手解领带。

她的目光跳得厉害,“白,白斯寒,你干什么……”

“你!”白斯寒薄唇一扬,眼神凶猛。

“放开我。”

林子衿再无法装淡定,挣扎起来,“放手!”

她反抗的模样就像一只惊恐的小鹿,比刚才的死人样活色生香多了。拒绝的声音也是娇滴滴的,像在勾-引他。

“白斯寒!”林子衿手忙脚乱地反抗,但那只是徒劳。

“喜欢这样玩,是吧?”

“嘭!”林子衿被摔到床上,头发凌乱,美得妩媚,就像一个妖精。

“白斯寒!”她尖叫。

“刺激么?嗯?”白斯寒帝王一般居高临下欣赏她狼狈挣扎的模样。

“放开我!”

“白斯寒快你下去!”

“张嫂!”

“张嫂!”

白斯寒俯身压住她的手腕,墙上映出修长的身材线条,就像一张拉开的弓,张力勃发,野性十足。

灯光暧昧,空气变得燥热。粗重的呼吸交织着,一触即燃,随时可能变成一场大火。

林子衿喊了半天,嗓子都喊哑了,被领带绑住的双手动弹不得,只剩下一双眼睛仍死死瞪着白斯寒。

她的力量在他面前是那么的薄弱,不堪一击。

可她不甘再像从前那样流泪忍受他在她身上发xie。

她的眼神冷得像针。

白斯寒看着她从疯狂挣扎到精疲力竭、无可奈何,一种变-tai的快乐在他体内游走。

叫她知道谁才是主人。

凉凉一笑。

“林子衿,在这儿谁敢救你?”

“你的叫声倒是十分动听。省点力气,一会儿还有的你叫。”

说着目光一沉,吻了下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