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落魄王爷来种田 楚晟睿萧晴在线

2020-07-30 18:00

落魄王爷来种田

推荐指数:10分

穿越重生小说落魄王爷来种田讲述了楚晟睿萧晴之间一系列的故事,大神作者似云通过对主角经历的细致化描写,让读者对小说欲罢不能。空间在手,天下我有!惊喜之余,忽然有声音将她叫醒,入眼的是个不折不扣的病美人……她惊愕:“你是谁?”“你的夫君!”肌肤接触,她脱口而出,“装病?”他步步逼近,将她笼罩,“秘密被你发现,你说为夫是该宠你入骨,还是杀人灭口?”

《落魄王爷来种田》 第9章 泼辣的大伯母 免费试读

楚母一惊,连忙眼疾手快地拉住她,“小晴,你别去闹事,你奶奶和你大伯母的性格你还不知道?楚源是他们的命根子,你动那家伙一下,她们还能善罢甘休?”
萧晴脸色更沉,“那就这么算了?孩子这么匪,都是大人教的,我去找他们算帐!否则有一有二就有三,咱们家以后就别想安生。”
楚母拉着她的胳膊,忙看向无动于衷的楚晟睿,“阿睿,你快劝劝小晴,一家子和乐最重要,整日里吵吵闹闹的,何时才能安生?”
他们如今分了家,更是要低调做人,否则很容易引起人注意,萧晴这样的暴脾气实在是很危险,根本不适合留在楚晟睿身边。
否则,迟早会给他招惹麻烦。
楚晟睿没动,“这药田是我们的心血,楚源做错了事情,教训一下也是应该。”
刚说完,身后忽然有什么东西砸了过来,动手的人力气不够,所以石头没等砸到楚晟睿身上,半途就掉落下来,直接落在他脚边。
萧晴和楚母同时回头,只见楚源穿着精致的小褂子,胖乎乎的小手里捏着一个弹弓,另一手腕上还挂着一袋子小石头,此时一击未中,他正打算打第二发石头,目光瞄准了楚晟睿的额头。
楚母脸色不太好看,“源源乖,不要跟哥哥闹,把弹弓放下。”
她试图走过去,楚源转眼将弹弓对准了楚母,“他才不是我哥哥,奶奶说了,他是野种,你是狐狸精坏女人。我打死你们!”
说着,他弹弓一松,石头朝着楚母身上袭来。
萧晴眼疾手快地拉着楚母躲过,楚晟睿眼底微暖,转身看着气势汹汹地楚源,眼底闪过一抹寒意,面上依旧淡然处之。
萧晴却没那么好打发,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上前,一把夺过楚源的弹弓丢在地上,顺手扯掉了他装石子的袋子,一松手,石头落了一地。
楚源没了攻击的武器,在萧晴手中拼命挣扎,“丑八怪,死傻子,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告诉奶奶,你们欺负我!”
萧晴弯腰把人扣在自己腿上,抬手朝着他屁股狠狠打了一巴掌,“熊孩子不受管教是吧?分了家我们跟你们楚家就没有任何关系,你奶奶也管不到我身上,倒是你,毁了我的药园,还想伤人,我不好好教你做人的道理,你以后还不要去杀人放火了?”
啪啪几下,萧晴没有手下留情,几下子打红了他的屁股,疼得楚源哇哇大叫。
楚母看得心惊肉跳,扭头见自家儿子一副完全放任她胡闹的宠溺模样,一时竟然愣住了!
楚晟睿没有注意到楚母的异样,眼角余光看见大伯母从堂屋奔出来,朝着萧晴冲了过去,他面色微沉,抬脚走过去,站在萧晴身后,一语不发,可守护的姿态却分明。
楚源又气又疼,怒声哇哇大叫:“娘,这个傻子打我,我屁股好疼啊!”
“源源,我的孩子,娘看看。”刘氏平日里把这个儿子疼得跟眼珠子似的,闻言顿时抱起来一顿哄,她越哄,楚源哭的越起劲。
刘氏只当萧晴下手太重,打得孩子疼了,顿时抱着楚源,冲萧晴大骂:“你这个狠毒的女人,黑心鬼,狼心狗肺的东西。源源还是个孩子,你竟然对他下次毒手,以大欺小,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楚母连忙走过来,劝慰道:“大嫂,都是孩子们不懂事闹着玩的,你别跟小晴计较,她本身也是孩子心性。”
“什么孩子心性?这傻子脾气多大你没看见吗?还有你们母子,竟然眼睁睁看着她虐待我儿子,你们还是不是人?”刘氏泼辣不已,冲着楚母一阵教训唾骂,直教楚母低了头不敢说话为止。
楚晟睿蹙眉,“大伯母,楚源有错在先……”
“他一个孩子,能有什么天大的错,让这毒妇下此狠手?”刘氏一副“得理不饶人”的嚣张模样,“你打了源源多少下,我要一下下还回来。”
萧晴冷笑将楚晟睿和楚母都护在身后,冷声道:“可以啊,我打了他的我还,那他毁坏了我一院子的药材,大伯母,你也要全部赔偿我的药材损失。”
大伯母哼了一声,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狼藉的药园子,说:“什么破药材?不就是一些野草而已,你当我不识货吗?你个该死的傻子,难道还想敲诈我不成?”
楚源顿时收了眼泪,跟着嚷嚷,“就是,几根破烂草,你还敢动手打我,你才找打!”
萧晴眼角狠狠一抽,她心中自然不愿让老宅那边知道药材的珍贵,若是让她们知道了这药材的赚钱价值,以后怕是会多生事端。
想到这里,她只好忍气吞声,选择了暂时隐忍,但也不会白白吃亏,“就算是值不了多少钱,可毕竟是草药,总归是有用的,昨日我和相公上山采了大半日,回头又忙活到晚上才把药园子整顿好,就因为楚源调皮捣蛋,毁了这刚刚建成的药园子,大伯母觉得他不该教训?”
“他还是孩子……”刘氏狡辩。
萧晴毫不客气地反驳:“村里比他小的孩子比比皆是,之前陈家小子才六岁,不小心踩了大伯母家的麦苗,大伯母就泼辣上门跟陈家讨要赔偿,生生讹诈了一斤大米才肯善罢甘休,易地而处,楚源比陈家小子还大了好几岁,早就到了该懂事明理的年纪,大伯母难道不该赔偿我们的损失吗?”
刘氏找不到辩驳的理由,顿时恼羞成怒,“这地和房都是楚家的,我儿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还想要赔偿?你休想!”
萧晴勾唇一笑,说了一堆,就怕她不急眼。
“大伯母记性怕是不太好,这两间茅草屋虽然寒酸,可却是分家契约上说的清清楚楚的,归我们三房所有,既然分了家,此楚非彼楚,自然不算是一家人,亲兄弟还要明算帐,更何况是我们?”
刘氏气得哆嗦,险些抱不住自己的儿子,“你个小***!”
“大伯母,讲道理就好好讲,动不动骂人泼皮无赖似的,只会给楚家丢人现眼,奶奶最爱面子,以后你在外头说话还是要注意一点。”不等刘氏发作,萧晴笑眯眯地看着楚源,“如果大伯母还是要给楚源讨回公道,认为我教训地不对,咱们便去里长那里理论一番,到时候该赔偿的赔偿,该挨打的挨打,我绝对没有怨言。”
刘氏愣了一下,“这么点小事,你要闹到里长那里去?你脑子没事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