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豪门第一宠:hello,试婚甜妻

2020-07-31 09:04

薄墨琛抱起蜷缩在瓷砖上的童眠,看着她的小脸上写满了难受,心里滋生出一股不舍和心疼,这种感觉很陌生。

童眠难过的蜷缩起小身板,在地上痉挛来缓解痛苦。

薄墨琛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让他头疼的画面。

伸手想抱她去医院,没想到这小东西的手死命的缠住了自己的脖子,还一边可怜兮兮的对着他哭。

“呜——我好难受,好难过啊......呜。”

“听话,别动。马上就到医院了。”薄墨琛无语的看着这个动来动去的傻女人。

“拜托,拜托。我好难受.....”童眠已经支撑不下去了,她马上要死了......

什么东西凉凉的,好舒服。

童眠扭着身子倚靠过去,拼命往薄墨琛怀里钻着。

“别乱动!”薄墨琛身体绷得紧紧的,双手努力支撑着怀里的这个小丫头。

“你干嘛,这块冰又不是你家的,给我抱抱又怎么样,真是小气。”童眠嘟着小嘴,近乎贪婪地抱着怀里这块能让她感到凉快的“大冰块”。

薄墨琛一脸黑线的盯着在他怀里作乱的女人,太阳穴突突直跳。

她可真行,连人都没看清就往人家怀里钻。要是今天来的不是他,或者是他没有察觉到危险及时出现,她是不是也要这样赖在其他男人怀里?

一想到这里,薄墨琛几乎是立刻冷下了脸。

童眠自然是没有察觉到男人的变化,依旧紧抱着“冰块”令自己凉快。

话说,着冰块摸起来很光滑呢。

双手胡乱的抓着,却无意的抓到了男人的脸。

童眠一脸嫌弃,撇了撇嘴,又忍不住锤了一下。

手被重重的打掉,童眠吃痛的收回手。

她的这幅样子,再一次惹怒了薄墨琛。她这一副什么表情,一脸不屑又鄙夷的样子。

“干嘛呀!”童眠有些哀怨的甩开男人的手。

“童眠!”男人声音暗哑,额上的青筋都立了起来。这女人胆子也太大了,试问S市哪个女人敢这样对他上下其手。

“哼,不摸就不摸,反正也没啥好摸的!”童眠鼓着张小脸,状似讥讽。

薄墨琛瞬间眯了眼,用手抬起童眠的下吧,语气有些恶狠狠地说“童眠,你给我想清楚了再说!”

这女人真是有气死他的本事,色·眯眯的对他做小动作就算了,占了便宜还嫌东嫌西,最可恶的,她竟然敢质疑他的身材。

“切,还不让人家说,我又没说错!唔......”童眠一句话还未说完便被男人吻住。

过了大约有两三分钟,男人才放开她,准备先送她去医院,等她清醒了再找她算账。

“真是该死!”薄墨琛闭眼狠狠克制住,一把拉过童眠的手,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用毯子裹住。

可是童眠哪里还等得到去医院,她现在都快难受的爆炸了。

不知童眠哪里来的力气,硬生生地将薄墨琛给压倒在了地板上。

很快,薄墨琛原本整齐的衬衫已经被小女人拽得扣子都掉了好几颗。

“帅哥,你就别挣扎了,姐姐罩着你!”童眠被药折磨的有些口齿不清。

“小薄子,等我长大了,我就娶你”

薄墨琛想到了当年那个小姑娘对着自己脆生生说得话。再看看现在面前这个女人,竟生出些恼意。

“帅哥~你不考虑考虑?”童眠努力装作妩媚的样子,朝薄墨琛眨了眨眼。

薄墨琛的脸简直没法看了,简直比锅底还要黑。这个丫头存心气他是吧!

一把揽住童眠的腰,顺势一翻就把她抱住。

童眠有些呆萌的看着这个男人,抬头蹭了蹭他的胸肌,喟叹了一声。

这声听在薄墨琛耳朵里简直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双眼充血,有些隐忍的看着小女人,闷声开口“眠眠,你看清楚我是谁。一旦开始,这辈子你都跑不了了!”

童眠整个脑子都已经成了浆糊,哪里能听明白他在讲什么,只知道她需要冰冰凉凉的东西来缓解身体的热意。

“嗯......帅哥,你好慢。”童眠皱了皱眉小眉头,嘟着嘴不高兴的说道。

薄墨琛是真的忍不下去了,低头含住了那张小嘴。

“唔......”一瞬间,童眠就像是尝到了一股清泉,舒服极了。

一把抱起地上的女人。

“该死,真是个妖精!”有些压抑的却又带着明显的宠溺,薄墨琛的额头上滑下了一颗汗珠。

一室旖旎......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来,童眠的意识渐渐清醒了过来。

缓缓睁开眼睛,适应了一下刺眼的亮。等所有的记忆全部回笼,童眠倏地一下从床沿坐了起来。

看了看一室的混乱,明眼人都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童眠顿时一颗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她记得最后一刻她看到了那天那个男人,那个叫薄墨琛的男人。

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安静的房间里,这个声音听起来尤其的突兀,连带着让童眠本就紧张的神经再次绷到最紧。

这里面到底是谁?

如果是那个老男人,她的名声现在应该已经毁的差不多了吧,若是薄墨琛......

水声渐渐地停了下来,很快浴室的门边打了开来。

一瞬间,童眠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微微睁大,心也跳到了嗓子眼。

在对上薄墨琛那双如墨般的眸子时,童眠竟感觉自己紧张的神经微微的放松了一些。

薄墨琛看童眠睁着双大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自己,不禁莞尔。穿着浴袍走近了一点,看了眼童眠,眼神暗了下去。

“醒了?”

童眠回过神,一想到自己现在还没穿衣服呢,连忙裹紧了被子,声音有些沙哑的开口。

“昨天的事情,我们都忘了吧。”

相较于被老头子伤害,被赵瑾如算计变得声名狼藉,她现在还是比较满意现在这种结果。

“你不想负责?”薄墨琛眯起了眼,有些危险的说着。

这个女人,吃完了还不想负责任。

这么说童眠就不乐意了,什么叫她不想负责啊。他一个大男人让女人负责任也真是好意思。她还没让他负责呢,薄墨琛倒好,先扮上受害者了。

将被子往上裹了裹,狠狠地拧起了眉,眼里全是鄙夷“薄总,你怕不是逗我玩吧。你占了我便宜,我大发善心不要你负责,你还追究我的责任!”

薄墨琛摸了摸下巴,笑的有些邪魅。伸手勾过一旁的衬衫,展开在童眠面前,语气还有些委屈“你看看,还想的起来昨晚你是怎么扯坏它的吗?”

此话一出,顿时把童眠雷得外焦里嫩。

她扯坏他的衬衫?这是多low才能干出这么没品的事情,她自己什么样她自己最清楚,这绝不可能,以前不可能,现在不可能,以后更没可能。

“不可能,我没做过。谁知道是不是你自己控制不住你自己,脑子一热扯坏了。”童眠扬着脸,有些嘲讽的说着。

薄墨琛挑眉,点了点头。慢条斯理的解开浴袍。

“喂,你想干什么,注意一点!”童眠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撇过了头,手里还紧紧地拽着被子。

薄墨琛倒是不在意,站在童眠面前。

戏虐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童小姐不想看看你的犯罪证据?”

闻言,童眠微微的转过了头,瞥了眼又连忙闭上。没瞥到,又偷偷瞥一眼。这下倒是看到了,可也彻底石化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