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总裁夫人总想离婚》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阮白云傅靳沉小说阅读

2020-07-31 15:04

听到阮白云的哭喊,傅靳沉心中涌起一阵挫败。

他抬首,再度堵住了她的嘴唇!

而这一次,阮白云再没有逃避,她喘着气,狠狠一口咬破了傅靳沉的唇。

腥甜的味道瞬间涌入她的口腔!

疼痛令傅靳沉的神智稍微清明,他松开手,缓缓擦拭了一下嘴唇。

得到自由的阮白云慌忙跳下床,赤着脚跌跌撞撞躲到了角落里,一手掩住散开的衣领,一手拿起窗台的花瓶,像只竖起刺的刺猬一样,浑身颤抖地看着傅靳沉。

傅靳沉的声音低沉:“除了离婚,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阮白云死死盯着他,眼神决绝:“我不需要你答应我什么,我想要的,就是你赶紧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傅靳沉的神色骤然惨白,这一次,他听明白了。

她是真的心灰意冷,想要结束这段感情!

傅靳沉从没有那一刻像现在这样,如此害怕阮白云的离去。

“不可能……”他喃喃自语,忽然抬头看她,眼底闪着狠厉又决绝的光:“阮白云,你永远也别想离开我!”

说完,傅靳沉霍然转身,甩上病房的门,扬长而去!

从病房出来,他立刻拨通了一个号码,森然地吩咐对方:“从现在开始,给我好好盯着傅太太的一举一动。一旦有异常迹象,立刻向我汇报。如果她不见了,我要你们拿命来赔!”

对方唯唯诺诺地应承着,不等说话,傅靳沉就挂断了电话。

此时,调查出入阮白云病房的结果也出来了。

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女人的照片和所有个人信息,都被发送到了傅靳沉的邮箱。

“傅总,这个女人是除了医生护士以外,唯一一个出入过傅太太病房的陌生人!根据资料显示,她刚好在酒楼工作,嫌疑很大。”

傅靳沉翻阅着资料,脸色阴沉地几乎要滴出水来:“离开派人,把她给抓过来。”

城郊,某个废弃仓库内。

一个被黑布袋套住头的女人被人从车上拽下来,拖拉着丢进了仓库内。

她惊恐地尖叫着,疯狂大喊:“你们是谁?想干什么?我没有钱,你们快放了我!”

话音未落,一个森冷低沉的声音猛然在她头顶上方响起:“没有钱,所以你就去动我的女人?”

她死命摇头,试图装傻蒙混过去:“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傅靳沉冷冷一笑,转身在椅子上坐下,吩咐几个大汉:“把她的头套摘下来!”

大汉应声,将女人的头套摘下,狠狠一脚,将她踹得往地上一跪。

她惊恐地抬起头,忽地看见了一张精致冷峻的面孔,轮廓分明,比电视里的男明星还要好看。

片刻的忡怔后,她喃喃问:“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可我认识你。”傅靳沉森然一笑,狠狠盯着她,缓缓道:“陈月荷,家住福星小区,以在凤鸣酒楼洗碗谋生。你还有一个十八岁的女儿,她刚上考大学,但是你们连学费也凑不齐……”

“别说了!”听到自己的情况被一五一十地报出,陈月荷吓得浑身发抖:“你们抓我想干什么?”

傅靳沉扯起嘴角,眼神冰冷:“给市府医院802病房送的饭里面,你放了什么?”

陈月荷身体一颤,跌坐在地上,根本不敢隐瞒:“是……是堕胎药!”

果真是她!

傅靳沉抬起一脚,将她踹翻在地上,“谁让你这么干的?!”

陈月荷趴在地上,冷汗直流,她疯狂摇头,吓得结结巴巴:“我也……也不知道!那人只是给我打了钱,让我把药下在里面,我……我不知道她是谁!”

说完,她心虚地撇开脸,不敢去看他的脸。

傅靳沉是什么人,商场纵横多年,他对人心琢磨得太透彻了。

他站起身来,暴躁地扯了扯领带,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话来:“你工作的凤鸣酒楼,你女儿考上的A大,都是我傅氏投资的!我有本事神不知鬼不觉把你抓到这来,你猜我还有什么不能干的?”

这一番话,成功把陈月荷最后一道心理防线打破了。

她虽然很缺钱,但是还不想死!

“我说!”她猛地坐起身,一把抱住了傅靳沉的腿:“我说!是一位小姐,那天她戴了口罩,我没看清她的脸,但是我听到司机喊她江小姐!”

江小姐?江芷林?!

傅靳沉心中一震,他双目阴沉地看着陈月荷:“你确定?!”

“我确定!我可以发誓!”陈月荷赶忙举起手:“我要是说的有一句假话,就天打五雷轰!”

“好。”傅靳沉抬手,示意几个大汉将她带走,转身上了车。

关上车门,他忽然狠狠一拳砸在方向盘上!

江芷林……如果真的是她的话,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陈月荷前脚被抓走,后脚,江芷林就接到了司机的电话。

“江小姐,那个送饭的被傅总带走了!”

“什么?”江芷林脸色一变,赶紧问:“他还查出什么了?”

“目前还不清楚,就是怕那个女人会把你供出来……”

“她不敢!”江芷林恨恨地咬牙,底气不足地安慰自己:“她不敢的,我只给了她定金,她女儿的大学难道不想上了?!”

话虽这么说,挂掉电话,江芷林却越来越恐慌。

傅靳沉是什么人?他想知道的东西,有一万种办法可以套出来!

不行,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她得先下手为强!

小说《总裁夫人总想离婚》 第19章:你永远也别想离开我!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