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闪婚甜妻亿万宠

2020-07-31 15:06

什么不用?怎么又不用了?

邵一城搞不懂他的想法,想到自己调查的那些资料,迟疑道:“你确定你没搞错?她真是你要找的那个人?别弄错了。”

说完,他忍不住又道:“而且,你们俩小时候不是见过,她应该记得你啊,她既然记得你,干嘛不早点来找你?”

邵一城嘴欠道:“她是不是被你吓跑了?”

谢寂不耐烦的扫他一眼:“你很闲?”

顶着一头腥风血雨,邵一城蔫蔫的闭上嘴,他这不是好奇嘛……

盛千歌陪着盛建国应酬了足足四十多分钟,有些不胜酒力,经过盛建国同意后,去洗手间简单补了补妆,找了个人不多的地方休息。

林灿和几个小姐妹跟在盛千歌身后。

她们见盛千歌坐下休息,朝着她走了过去,本来安静惬意的休息区,一下子变得火药味十足。

盛千歌蹙了蹙眉头,起身想要离开。

这几个人直接挡在她面前,冷笑道:“急着走什么啊,留下来陪我们聊会儿呗。”

盛千歌静淡的看她们一眼:“我认识你们?”

“你认不认识我们无所谓,我们认识你就行了。”林灿把手里的包扔在桌子上,质问出口:“你和谢寂什么关系?”

谢寂?

盛千歌不冷不热看向林灿:“没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你哄小孩呢!”

没什么关系,谢寂会站在窗户边看她吗?

没什么关系,谢寂会用这种态度对自己?

林灿想到自己在大庭广众下被谢寂赶出来,恼羞成怒地直接拿起桌子上的一杯酒,冲着盛千歌的脸泼了过去。

“不要脸的贱人。”

冰凉的红酒泼在脸上,顺着脸颊滴到礼服上。

湿黏的触感,让盛千歌眼底的温度彻底消失。

她径直看向林灿,话语中给人一股无形的压迫感:“我说过,我和谢寂没有关系,你的耳朵如果不用,请把它捐给有用的人,别当摆设。”

说着,同样把酒杯的酒泼在她脸上,拿出纸巾擦拭着脸上的酒渍,抬腿准备离开。

“两清了。”

林灿气的尖叫一声,看着她的背影咬牙切齿道:“别以为九哥多看你两眼就是看上你了,我告诉你,你就是一个替身,靠着脸上位的替身!”

替身?

什么意思?

盛千歌怔了一瞬,听着身后愤恨的语气,情绪转瞬便恢复正常,继续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

邵一城从楼上看着林灿泼了盛千歌一身水,心里咯噔了一声,这林灿脑子是不是有点毛病?她去找盛千歌干啥,

他也顾不得其他的,赶紧道:“九哥,盛千歌被林灿泼了一身酒……”

他话还没说完,只见刚刚还面无表情的谢寂,神色瞬间神情阴沉下去,眸底泄露出森冷的寒意,迅速起身朝外走。

盛千歌用湿巾轻轻擦拭着脸上黏腻的酒渍,刚走没两步,身前便再次被人挡住。

盛千歌以为是林灿找来的帮手,不耐的抬眸,却不想对上一双暗沉的黑眸。

谢寂仍是那副冷漠的表情,指尖夹着一根未点燃的烟,视线在她脸上身上扫过,嗓音沙哑道:“她们泼的?”

林灿和她的好姐们没料到谢寂会突然出现,纷纷怔住。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林灿的好姐妹,她见谢寂问‘泼酒’的事,抢先开口道:“谢先生,这位盛小姐真的是太过分了,小灿心情不好,我们陪她到这里散散心,没想到这个盛小姐不分青红皂白的上来就泼了小灿一身酒。”

“小灿好歹喜欢你这么多年,你就这么纵容这位盛小姐打着你的名号在小灿面前耀武扬威?”

盛千歌还没从谢寂突然出现的错愕中回过神,就听到身后的几个女人恶人先告状。

这个地方是监控死角,监控器拍不到什么,所以她们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泼脏水。

“和她们说的一样?”谢寂眼眸漆黑,没有一丝波澜。

盛千歌站在他身边,如实回答:“不是。”

“盛千歌,你什么时候这么老实了,她们泼了你一身酒,你就这么走了?”谢寂微侧过头,语调低沉不满:“之前你威胁我要报警的时候,可不是这种态度。”

盛千歌错愕的企图解释:“不是,我……”

还没说完,就被他冷漠的语气打断,不过这次不是对她说的,而是对身旁的服务生说的:“拿二十瓶红酒过来。”

谢寂不急不缓的摸出打火机,点燃指尖的烟,他眼神很深的看向林灿,深的令人毛骨悚然:“既然你们这么喜欢泼红酒,那就让你们被泼个够。”

林灿的好姐妹慌了:“九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谢寂吸着烟,懒散地坐在身侧的椅子上,看向盛千歌:“坐下。”

服务生推了一车的红酒,摆放在桌子上。

这场宴会是私宴,来的都是商界名流,给他们喝的自然不是几百块钱一瓶的红酒,这二十瓶红酒放在桌子上,怎么说也得有个几十万。

想到这几个女人拿着几十万的红酒互泼的画面,盛千歌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不高兴?”刻意压低的声音在身侧响起。

“不是,就觉得有些浪费。”盛千歌下意识说出了真心话,侧眸才发现谢寂和她的距离特别近,呼吸间都是他身上的味道。

两人对视,他眸底深处仿佛涌动着什么,克制又隐忍。

男人没想到她是这种回答,见她认真的表情,唇角轻勾,极浅的一声笑,低低地落在她耳旁:“不用想着替我省钱,这点钱我还是拿得出来的。”

盛千歌先是一愣,然后感觉到一股子热意从耳边攀爬而上,她镇定地移开视线:“谢先生,您误会了。”

谢寂看着她微红的耳尖,没说话。

随后,他敛下眸底情绪望向林灿几人:“需要我亲自动手?”

谢寂没有情绪的声音响起,林灿眼底的记恨更浓,她企图说什么,被身旁的姐妹一把拉住。

这几个女人隐讳的看了眼盛千歌,暗暗在心里记了她一笔。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