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八零暖婚小福妻

2020-08-01 06:03

第10章风波再起

“唉,你根本不知道我家的事到底有多乱。”高美音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我大哥已经不把工资交给我娘,这也就意味着我下个月没了生活费,我正发愁找工作的事呢!”

“你大哥真的为了你嫂子,跟你娘闹翻了?”柳雪兰试探性的问道。

高美音点了下头,“是啊,真不知道那个女人哪来的本事,把大哥哄的是团团转。”

话说到这里,心里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抬头看向柳雪兰,“你放心,只有你才能够配得上我大哥,只要你愿意,我肯定会尽心尽力的撮合你们两个。”

柳雪兰耳根不由得微微泛红,“我看难。”

“不会的,你人长得这么漂亮,而且还有份合适的工作,除非我大哥脑子坏掉才会不选你。”

柳雪兰抿着唇笑了笑,“这种事情也是要看缘分的,正好今天没什么事情,要不然我带你去县城逛一逛,好散散心,顺便看看有没有份合适的工作。”

“雪兰你对我真的是太好了。”

“……”

张奎两口子第二天晚上登门,主要是想细问一下安棉心想法。

“我知道大哥跟大嫂肯定怀疑我的能力,不如这样你们先去给我摘几个桃子过来,看看我做出来的罐头味道怎么样,到时候咱们再决定,好不好?”

安棉心知道他们心里肯定不踏实,就算是后期合作起来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还不如趁着现在没合作,提前把这个信任打好。

“棉心,大哥不是说不相信你,反正这些桃子扔了也是扔了,你要是真的有用的话,随便用。”张奎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那明天早上我就帮你把桃子拿过来。”

“做生意讲究的是公平讲理,我怎么能够白拿东西。”安棉心嘴角勾出一抹浅笑,说道。

说话敞亮,办事让人痛快。张奎两口子刷新对安棉心的原有印象,看来传言不可信。

事情谈的顺利,高随屹下班回来时,安棉心刚把两人送走。

“我还没做饭,想吃什么?”安棉心难得的高兴,勾着唇角,笑意盈盈的看向高随屹。

安棉心的肤色属于那种怎么晒都晒不黑的类型,细碎的刘海凌乱的搭在额前,巴掌大的小脸上五官异常精致。

眉眼弯弯,一双清水似的凤眸内浮现着喜色,淡粉色的唇微抿……高随屹喉结上下滚动一番,眸色暗了暗,“都可以。”

“要不还是吃面条吧!”安棉心利落转身去了厨房,压根就没注意到身后高随屹的眸色变化。

随着外面的天色彻底变得黑下来,安棉心端着瓷盆放在院里的桌上,里面是刚做好的面条,瞧了眼正忙着给鸡鸭扎篱笆的高随屹,“这俩孩子又不知道去哪玩儿了,要不你出去找找?”

先不说明夏年纪还小,可要是在21世纪,也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明尚今年七岁,倒是该上学了。

这样大的年纪又不懂事,成天到晚的就知道在外面瞎跑,要是真认识了什么不三不四的人,跟着学坏,那他这辈子就完了。

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连续两个晚上,安棉心每次都能梦到这两只崽子变成跟书中那样。

“行。”高随屹刚放下手头的活正准备出门,一个慌乱的身影匆忙跑了过来。

“高大哥!高大哥……哎呦。”来不及刹住脚,猛地撞向高随屹,紧接着又反弹回来,倒退两步,一**墩在地上。

“怀男兄弟?”高随屹紧皱着眉心看清来人,赶紧把人从地上搀扶起来。

“嘶——”赵怀男瘦竹竿似的身板被高随屹一下子就拽了起来。

同样都是男人,怎么人家的身材就这么好。

赵怀男暗自嘀咕着,揉着撞得发酸的肩膀,赶紧说正事,“高大哥,你快点去村头,你家明尚打了柳雪兰,这会儿柳家人非说要把孩子送去教育。”

“走!”压根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高随屹撂下句话,扭头直奔村头。

“哎,我还没说完呢!”赵怀男瞧着已经消失在夜色中的高随屹身影,懊恼的拍了下大腿。

安棉心没高随屹反应快,一把抓住赵怀男胳膊,急忙问道:“还有什么?”

“柳家人想要钱,要是不给钱,这事没完!”赵怀男是想嘱咐他们记得带钱过去,尽量不要把这件事情闹大,“大嫂,要不你先”回屋拿点钱再去?

呵呵,恐怕光是钱解决不了吧!

安棉心心中冷笑,她清楚的记得书中有过类似剧情,只不过那会儿安棉心已经跟高随屹离婚,刚娶柳雪兰。

明夏跟明尚两孩子都不喜欢柳雪兰,平日里没少欺负这个继母,为此柳雪兰倒是觉得无所谓,孩子们一时间难以接受很正常,凡事都得慢慢来。

可偏偏这事被柳母知道,她心疼女儿受委屈,怒气冲冲的过来找两个小东西算账,连带着安棉心都被骂进去。

明尚听到柳母骂他娘,当场就朝着柳家母女冲了上去,一顿乱揍乱咬。

柳母就是个喜欢在口头占上风的人,压根不是明尚的对手。

柳雪兰护着柳母被打伤,幸好高随屹及时回来阻止,并且把明尚狠狠的揍了顿,最后还是柳雪兰劝下。

同样是在经历这件事情之后,明夏跟明尚彻底跟高随屹离心,开始长歪之路。

当时看书的时候,安棉心就觉得明尚这孩子虽说行事过激,但心里还知道维护他娘,说明他本性不坏,只是由于年纪太小,遇到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思绪之间,她跟赵怀男已经赶到村口。

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不少人,挤过人群,即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看到眼前这一幕时,还是免不了吃惊。

柳雪兰脸色痛苦的倚在柳母怀里,左手臂上有着明显的两个牙齿的血洞印,甚至还有血迹顺着手臂滑落到地上。

高明尚垂着头,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若是仔细看,不知道是由于害怕还是生气,他的肩膀还轻微发抖。

“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儿子!真是没教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