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妈咪宝贝,爹地找上门

2020-08-01 06:03

第六章碰瓷儿

郭碧华这才发现舒颜已经到了,就像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黯淡的眼睛突然一亮,随即又哭了起来,脸上没有泪水,但是声音却很是凄惨绝望:“舒颜啊,我可把你给等来了!我的腿被他们给撞了,伤得不轻!你可得好好跟他们讲讲道理,不给咱们钱,咱们不能走......”

“妈,您先起来。”舒颜一手抱着小笼包儿,一边屯出另一只手想要扶郭碧华起来。

可是无论她怎么用力,郭碧华还是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就在这个时候,舒颜突然听到有人说道:“你还是别扶了!如果能扶得动,我们早就把她给扶起来了!”

这声音不高,听起来轻飘飘的,甚至还有些不耐烦。

舒颜弯着腰,缓缓抬起头,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米色香奈儿新款连衣裙的年轻女孩儿站在她的面前,此刻斜睨着她,像是等着在看一场好戏。

舒颜站直了身体,问道:“请问您是.......”

“我就是肇事者!”那女孩儿个子很高,仍旧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语气依旧是轻飘飘的,仿佛在说一件芝麻绿豆般的小事儿似的。

舒颜看着她这副傲慢无礼的样子,立刻没了好感,语气也不太友好:“靓女,您既然是肇事者,现在怎么还这副态度?您伤了我婆婆,难道不应该第一时间送她去医院吗?怎么就任由她在这里哭?”

那女孩儿一听,突然冷笑了一声,索性将双手环抱在胸前,理直气壮地问道:“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现在不是我们不想送她去医院,是她自己不肯去。非要问我们要钱,这分明就是欺诈,是碰瓷儿你知道吗?”

舒颜正准备问点儿什么,郭碧华突然又哭闹了起来:“......你们撞伤了我,还想逃避责任?你们必须现在就给我钱,一万块,一分也不能少!”

那女孩仍旧是一脸的不屑,踩着红色的细高跟鞋踱着小方步走到了郭碧华的面前,问道:“一万块?呵呵......大妈,我们只是擦破您一点儿皮,而且还是您横穿马路在先,现在狮子大开口,要一万块!怎么?您想把我当水鱼宰呢?!”

“谁说只是破了一点儿皮啊?你不拍X光片,怎么知道就没有伤到骨头呢?你们就是仗着自己有钱有势欺负我无儿无女......就是欺负我无权无势.......就是欺负我年老力迈啊......”

郭碧华一下子数落了一大串!

舒颜也不确定郭碧华是不是真的受了伤,而且她很清楚,自己的这个婆婆有点儿什么事儿不闹个天翻地覆都不肯轻易罢休。

郭碧华的威力,她是早就领教过的。

所以,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她还是要问清情况,客观对待。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好生劝道:“妈,要不我们现在去医院看一看,做个诊断,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好不好?”

郭碧华仍然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我不起来!他们不先给我钱我是不会起来的!如果去了医院,他们突然跑了,我找谁去啊?我治病的钱你给我出啊?”

郭碧华强词夺理,却说得“头头是道”。

周围的吃瓜群众看了这么久,也都看出了门道儿来,都纷纷议论开来:

“我看这老太太就是故意的,不去医院怎么知道伤没伤筋骨?”

“八成是看人家是豪车,想着车主有钱,想狠坑人家一笔!”

“对!碰瓷儿自己上就得了,还拖家带口的,这不是闹笑话吗?”

“你们觉得这会不会是团伙儿碰瓷儿的?这孩子到底哪儿来的?谁会带自己亲孙子碰瓷儿呢?不对!还有这穿白裙子的女的,到底是不是她儿媳妇都不一定.......”

舒颜今天穿的就是白裙子!

很明显,他们说的就是她。

她是要脸的人,可不想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这样诋毁和质疑。

现在,舒颜只想尽快搞清楚郭碧华到底伤了没有,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想到这里,她放下了小笼包儿,在郭碧华面前蹲了下来,问道:“妈,您伤到了那条腿?”

郭碧华朝着自己的左腿指了指:“这条!”

舒颜帮郭碧华卷起裤腿看了看,发现她的左腿肚子上却是有一块皮肤蹭破了,有少量血迹渗出。

除此之外,其它并没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妈,您试着活动一下腿脚,看看能走路不?”舒颜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想要帮郭碧华活动活动关节。

谁知,舒颜刚一伸手,就被郭碧华给挡了回去:“舒颜,你是不相信我咋地?我自己的伤自己能不知道?还用你来看?”

舒颜愕然!

过了好几秒,她才说出话来:“妈,我这是帮您检查检查,如果真伤了筋骨,我们也得抓紧时间治啊.......”

舒颜话还没说完,郭碧华就振振有词地反驳道:“伤在我身上,有没有伤筋动骨的,我自己能不知道吗?如果真要检查,那也得去医院拍片,这哪是你肉眼就能检查出来的?”

“那好!”舒颜说着就站了起来,“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好啊!去医院可以!”郭碧华朝着刚才那香奈儿女孩儿指了指,“你问她拿一万块钱,没钱咱去医院干啥?”

好吧!绕来绕去,最后还是绕到了这个点儿上!

舒颜无奈:“妈,您这不是故意.......”

舒颜话还没说完,突然听到背后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到底怎么回事?”

舒颜不由地一怔。

这声音,听着有些耳熟。

她缓缓转过身,才发现身边站了一个男人。

她的目光从下缓缓向上移:黑皮鞋、黑裤子,白衬衫......身姿挺拔,干净利落。

当她的目光移到男人脸上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张已经在她的世界里消失了整整五年的脸孔,竟然再次出现了!

天知道她此刻是有多么惊诧和惊慌!

眼前的这个男人也一样,脸上的惊诧之色无以复加。

他没变!

仍然是剑眉星眸,仍然英姿飒爽。就连着装习惯都还保持着以往惯有的风格,仍然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白衬衫、黑裤子!

仍旧是这样的眼神,这样的注视。

这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肖珃!

时隔五年,他竟然又回来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