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腹黑首席被反撩

2020-08-01 09:03

男人行为很凶,她的脸都快要被自己的眼泪给浸湿了,嗓子也在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求饶声中渐渐的嘶哑,却是不见他有丝毫的仁慈……

——立言,真的是你吗?

可是为什么她会觉得这样陌生?哪怕两个人如此亲密,她却还是觉得陌生、可怕……

“女人,不是很想我么?还是有了新欢,就盼着旧爱去死?”

子苏猛地瞪大了眼睛,撞进了一双深邃如同黑曜石一样的眼眸里面,那里面倒影着自己面色潮红的样子,是这样的狼狈不堪,她的心一阵一阵抽搐着疼。

“……没有,立言,我没有……”

——没有盼着他死,在过去的五年里,每一天每一份每一秒,她都是在愧疚之中度过的。他不会知道,再次见到他的出现,她是有多么的感激上苍。

她颓然地闭上了眼睛,终于放弃了挣扎,因为知道大势已去,她像是明白了,这一刻的聂立言会这样失去理智,是因为自己。

她的错,都是她的错,他的怨恨都是正常的。

眼前的画面忽然一转,她像是看到了这五年自己从未敢去触碰的一块记忆。

——“立言,帮我去把照片捡回来!快点!”

“子苏,现在潮水太大了,而且还下雨了,我们先回去吧,照片回头再拍一张……”

“我不!我就要那张,你去给我捡回来!”

“子苏,现在过去太危险了……”

“聂立言,你不是会游泳吗?怕什么啊,我就要那张照片,我们搭的小房子都被海水冲掉了,只有照片上有,我要给姐姐们看的!你快去给我捡回来……”

“好好好,我去给你捡回来,你不会游泳,你先回去……”

…………

“立言……立言,立言……”

………………

这一定是一个梦。

子苏在彻底沉入黑暗之前的一瞬间,默默地告诉自己,这一定是一个梦……

而身侧的男人,在云收雨歇过后,慢慢地平复着自己的呼吸,一声一声的粗喘,扑在了身下这个女人的耳中。

她侧身躺着,闭着眼睛的样子像是在承受着某一种极大的痛楚,像是一只小小米一样弓着身体,惊心动魄的黑发散乱地遮着她半湿的脸,眼角还挂着泪珠,在热气中慢慢地风干,仿佛是一朵纯洁高贵的百合,流露出被摧折之后的凋零……

而男人不过只是用一双清冷的眸子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瞳眸伸出丝毫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他高大的身子极快地从她的身上翻身下来,没有多做任何的停留,下了床,直接走进了浴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