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酒虫赘婿

2020-08-01 12:07

第2章附耳过来的惊奇

“你……”

李正豪一时间,脸也僵在那里。

不给面子啊。

不过,在女朋友家里,总不能比出头啊。

李正豪又笑道:“鲁哥,欠债还钱,赌场规矩我懂。你也知道我们李家的实力,这区区100万,不是大数目。这样吧,这钱先算在我头上,等我去赌场的时候,全部还给你,怎么样?”

“不行!”

鲁哥又是一口回绝。

纪家人都傻眼了。

鲁哥根本不给李正豪面子。

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

李正豪的脸色也冷下来,这肥猪,不通人情啊。

老子好歹也是李家大少,你就不能抬抬手?

看出来李正豪的不满,鲁哥开了口。

“李少,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今天这事,是虎爷的意思!谁讲情都不行,今天这钱,我必须拿走!”

虎爷?

众人都呆了。

在苏海,谁不知道虎爷?

那是地下灰色势力数一数二的大佬,他的话,谁敢不听?

李正豪的李氏集团,在纪家人眼里是高不可攀,可是在虎爷眼里,那算个屁啊!

李正豪当场被这个名字,震的干张嘴不能开口了。

鲁哥不再理睬李正豪,又对张亚芳狞声道:“赶紧拿钱!不然我拆了你这破家!”

张亚芳吓得脸色,只能连胜哀求。

纪清琳急忙对李正豪道:“正豪,你快想想办法啊,你不能让妈看着出事吧?”

李正豪呢?

这会儿眉头紧皱,脸上露出难色。

他家里是有钱不错。

可是,因为他在外面花天酒地,不务正业,对家族企业一点贡献都没有,他那董事长老爹对他非常恼火和失望,钱扣的死死地,不敢给他乱花了。

如果说现在,让他拿出个几十万,倒也能拿出来,可是一下子100万,他还真没有。

但是,也不能说没有啊。

面对女朋友的哀求,他只能满脸堆笑对鲁哥道:“鲁哥,这钱我来还吧。”

“拿来。”鲁哥一伸手。

“今天我真没带这么多,明天,明天就给你可以吧?”

“没钱?没钱你说什么废话?一边呆着!”

鲁哥是一点好脸色,都不给李正豪留了。

李正豪又气又羞,脸红的和猴**一样。

“张亚芳!尼玛的快点拿钱!不然老子不客气了!”鲁哥提高了骂声。

张亚芳看到连李正豪,都不能帮自己,一时间也是心如死灰。

“鲁哥,鲁哥,我现在真没钱,求求你,你再给我2天时间,我去操办,我就是卖血,我也还给你们……”

张亚芳满脸哀求,都要哭了。

“尼玛的卖血有几斤?老子不听你瞎忽悠!今天你不还钱,哼哼,我给你2条路。”鲁哥冷笑起来。

“啊?你说你说。”

一听给2条路,张亚芳急忙让鲁哥说。

“一条,把你这房子抵押给赌场还钱。”

“这不行啊,房子没了,我们一家人住哪里?那还怎么生活?鲁哥,你说说第二条吧。”张亚芳一听要抵押房子,真的吓坏了。

“房子不舍得?那好,我给你第二条路。”

鲁哥说到这里,他忽然一指纪清琳:“让她跟我们走!”

啊?!

众人瞬间身上一凉。

要是纪清琳跟着鲁哥走了,落在虎爷手里,

那下场还要再说?还要再想?

她这一辈子,就完全断送啦!

纪清琳顿时吓得花容失色:“不!我不去!我不跟你走!”

旁边的李正豪,也想不到鲁哥,竟然打上自己女朋友的注意,顿时生气了。

“鲁哥,你也太过分了吧?她怎么说也是我女朋友,你怎么能打她的主意?”

啪!

他话刚说完,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妈的,什么你女朋友?今天晚上就是虎爷的玩物!滚!再多嘴老子打断你的胳膊!”

鲁哥摸着自己的巴掌,一脸不善叫道。

李正豪手捂着腮帮子,浑身抖着,却不敢再开口。

张亚芳这时候,真是有死的心了。

要是女儿因为自己的好赌,断送在这些流氓手里,她还怎么活?

可是,眼前的局势,让她实在想不出办法。

她的眼里不由自主地滚落下来。

“不要让我妹妹去,我跟你们走!”

忽然,纪清云开了口。

众人又是一惊。

“姐,不行,你不能去,你不能……”

听到自己的亲姐姐,要替自己,纪清琳顿时跑过去,抱着纪清云满脸是泪哭起来。

鲁哥开始一震,马上又笑起来。

“我说纪大小姐,你要是2年前,我巴不得你跟我走,我们虎爷看到你,一定会万分喜欢,可是现在不行了,你这样子,去了也不能给虎爷赚钱,要你干啥?”

说道这里,他脸猛地一寒:“把小丫头带走!”

手下几个大汉,立马和饿狼一般,朝着纪清琳就要动手。

纪清琳吓得失声尖叫,痛哭流涕。

一时间,纪家的客厅内,悲云笼罩,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要钱可以,想带人是没门!”

一声冷喝,忽然响起来。

“谁?谁他妈在叫?”

鲁哥想不到,这个节骨眼,还有人敢出头。

“我。”

沙发上传来声音。

众人急忙看去,说话的,不正是窝囊废杨墨翰?

一时间,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小废物,是脑子进水了吧?

竟敢在这个时候出头说话?

“你有钱,你个废物哪有钱?”

张亚芳本来就够烦心死了,想不到杨墨翰还胡说话。

“净充能!你要是有钱,我们家业好过了!你是不是看着我们倒霉,你故意说能话?杨墨翰,咋不死你?”纪清琳想不到这个时候,杨墨翰还捣乱,忍不住骂起来。

而李正豪,想不到杨墨翰敢出头,一时间觉得,他压过了自己,心里也是恼火。

“杨墨翰,你一个窝囊废,你还敢档着鲁哥做事?”

他这话好毒。

一下子就把杨墨翰,推到了鲁哥的对立面。

“我是窝囊废,那你李少行,你把事情摆平啊?女朋友都要没了,还好意思!”

杨墨翰这句话,如同刀尖,一下子刺的李正豪心疼发抖。

他咬牙切齿:“杨墨翰,你,你……”

纪嫁人也想不到,这杨墨翰平时不怎么说话,这会儿怎么一开口,就这么锐利?

鲁哥他们还觉得稀奇呢:“他是谁?”

“鲁哥,他是纪清云的老公,纪家的上门女婿。”李正豪急忙道。

“哈哈哈,纪家人都死光了?让一个上门女婿出头,真尼玛的好笑死了。”

“早听说纪家招个废物,想不到就是他?”

“他还敢出头?当鲁哥是善人?”

一时间,那些大汉都哈哈大笑起来。

“杨墨翰,你别丢人现眼,滚出去!”张亚芳大喝道。

就连纪清琳,都忘了自己的险境,对杨墨翰吼道:“废物!你以为你是谁?你除了能让人家嘲笑,你还能是什么东西?”

“呵呵,这会儿还敢在鲁哥面前充能,真是**!看看吧,你惹了鲁哥,怎么收场?”

李正豪这句话,又把所有的错,都压在杨墨翰身上。

“妈的!你一个软饭男,还敢哔哔?一会让你断胳膊少腿!老子现在很生气,先把这破家给砸了!”

鲁哥知道要是一下子带走纪清琳,有些难办,先砸东西,让纪家害怕,那就好办多了。

那些手下早就按耐不住了,一听命令,这就要动手砸东西。

“住手!你们不是要钱吗?我给!”

杨墨翰再次大喝道。

咦?

这小子神经病发作吧?

“你给?小子,你的钱在哪里?拿来!”鲁哥气得眯起来眼睛,一脸愤怒喝道。

“我的钱,在你兜里。”杨墨翰一脸平静道。

“什么?”

所有人都是一脸黑线。

这家伙,真真实实的神经病啊!

“**敢消遣我?”鲁哥吼起来。

他恨不得要把杨墨翰给撕碎。

而纪家人,看到鲁哥对杨墨翰发怒,他们心里反而觉得痛快。

早就该揍!

“踏马的敢耍鲁哥,打断他的腿!”

几个大汉骂骂咧咧的,上去就要对杨墨翰动手。

杨墨翰却笑了。

“鲁哥,你也是一方豪杰,我杨墨翰怎么敢消遣你?不过,我说我的钱在你口袋里,我是有道理的。”

众人都是一怔。

“别忙动手。”鲁哥喝道。

他还真被杨墨翰的气势感到有些吃惊。因为换了别人,早就吓坏了。

可是杨墨翰不但不害怕,还笑着说自己是一方豪杰,倒是让鲁哥有些惊讶。

大汉都停住了手。

“道理?我的钱是我的钱,怎么说是你的?有屁的道理?”鲁哥冷声问道。

“就是,鲁哥的钱,和你有毛的关系?”李正豪在旁边也笑起来。

可是杨墨翰却从沙发那里走向鲁哥。

“鲁哥,我杨墨翰现在说的话,你觉得可笑是吧?不过,你敢不敢跟我出来,我告诉你原因。”

说完这句,杨墨翰直接就走出客厅门,站在门外。

众人傻眼了。

这,这废物玩的哪一出?

鲁哥脸上的肌肉忍不住一抖。

“尼玛的,我还怕你?”他身子一动,真的也跟着来到门外。

手下大汉你看我,我看你,也想跟着过去。

鲁哥一摆手:“你们不要过来,我看看这软饭男,到底想和我说什么?”

那些大汉都不敢再过去。

客厅内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看着门口的杨墨翰和鲁哥。

杨墨翰一笑:“鲁哥,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

鲁哥皱着眉头,还有些犹豫了。

这些家伙,说胆大是胆大,可是,他这会儿,还真怕杨墨翰玩什么阴谋诡计呢。

“鲁哥,你看看你,怎么?怕我对你耍阴招?我敢吗?这是我老婆家,你不要多想。”杨墨翰又笑起来。

鲁哥一咬牙,还真的把耳朵贴上去:“快说吧。”

杨墨翰便在鲁哥的耳朵边上,开始小声嘀咕着。

再看鲁哥,那脸色,从万分震惊,到疑惑,再到露出笑容,再到连连点头。

客厅所有人,都看呆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