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赘婿的绝美老婆

2020-08-01 15:05

里面还是一样的,无数的小年轻在纸醉金迷,推杯换盏,还有几个人在空地上不停地摇头晃脑,做着什么‘社会摇’之类的**东西。

“王公子。”

我叫了一句。

当我走进来的一刹那,所有人的目光就全都投了过来,音乐声也停止了。

“你来干啥?”

王公子一看我,都乐了。

我没拖沓,直接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去,蹲在了地上,小心翼翼的把里面的五十万摊在桌子上,旋即说:“王公子,南郊金牙旭那笔钱我要回来了,您能不能大人有大量,把我兄弟放出来?”

当五十万全部洒在桌子上的时候,所有人都惊愕的不行。

五十万。

对于这群人来说,应该只是算小钱。

但他们惊讶的事情是,这笔钱是从金牙旭手里拿的,整个冰城谁不知道金牙旭认钱不认人,嗜钱如命?

“这小子,有点本事啊。”

那些人有点对我刮目相看了。

“挺厉害的。”

“把这酒喝了,你兄弟三天以后就能出来了。”

王公子拿起来了桌子上的一瓶洋酒,直接放在了我的面前。

我不认识那酒的牌子。

但看酒瓶的样子,就知道一定不便宜,反正我酒量还不错,直接就起开了盖子,冲着这帮人笑道:“王公子,大恩不言谢,**了!”

“你真要喝光了?”

那些人都惊讶的看着我。

“这是高酒精度的洋酒。”

“你这么喝,都容易死人的。”

有个人还好心的提醒了我一句。

我就当没听见了,直接开始大口的喝了起来。

烈酒入喉,一股子炽热的感觉直冲我脑袋,我硬撑着竭力往下狠咽。

这玩意儿可比白酒劲儿大多了,喝到了最后,我都不知道是怎么灌进嘴里的,一瓶酒喝罢,我的眼神已经开始迷离。

如果不是死死扶着桌角,恐怕我现在已经摔了个狗吃屎。

我强忍着放下了酒瓶子,完全喝多了,当时也不知道脑子怎么一抽,双腿一弯‘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朝就开始磕头,满眼都是泪珠:“王公子,求求您放了我兄弟......”

“三天以后。”

“看守所门口接人。”

王公子整理了一下衣服,收起来了桌子上的钱,似乎也没有了玩下去的心情,就要带着人离开。

看着他站起来了。

我彻底的趴在了地上,哭的泣不成声。

“下次记住了,我的人......你别动,因为你根本惹不起,在我面前,你弱小的可怜。”

王公子临走的时候,踩了我一脚。

我根本没有躲开的力气,就直接晕了过去。

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出的酒吧大门,只知道是每走几步就吐一下,到最后更是两眼一闭,直接昏迷了过去。

睡梦中。

我梦到了高中时候的女神,苏筱筱。

在高中时代,那可是我们全校男生的女神,她的身上聚拢了所有可以想象到的光环。

五官极其漂亮、身材高挑出众、气质也是出尘脱俗,成绩上一直稳坐全年级第一名的头把交椅,而且据说家境也颇为殷实,在寻常人看来,上天对苏筱筱的恩赐,多过寻常人太多。

我把被子当做了苏筱筱,紧紧地拥在怀中。

只是这个梦太真实了,怀里好像真有个人,温温的、暖暖的,还香香的、软软的,让我情不自禁就越抱越紧。

可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怀中却真的有一个人。

竟然是......

乔婉?!

四下看看,我应该是在医院的病房里面。

我还在好奇呢,这梦为啥这么真实,感觉都闻到香味了,原来是怀里真的有个女人,而且是相比较苏筱筱更有韵味,更有气场的乔婉。

只是我不知道自己啥时候住院的,更不知道乔婉啥时候,跑到了自己的怀里面。

但我清楚......

这应该不是乔婉自愿的。

估计是晚上在照顾我,不小心睡着了,梦游进来的吧......不知不觉间,就有了这样的姿势。

这实在是太尴尬了,关键我还把她抱得很紧,一条胳膊枕在她的头下,一条胳膊搭在她的腰上,就连身体都贴在了一起。

乔婉在睡梦中,根本就没了平时的气场,反而乖巧的可爱,像只恋家的小猫咪,睡得那叫一个香甜,气息都喷在我胸膛上,撩得我心里直发痒痒。

“呼......”

我有点激动了。

这病床不太大,导致我俩的身体之间毫无缝隙。

我可以清楚的看见乔婉的脸,从眉毛到鼻子、眼睛到下巴,每一处都完美无瑕,还有白皙的脖颈,微露的锁骨,以及芬芳的秀发,足以令任何男人疯狂。

身为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没有碰过女人的男人,这个状态确实没法叫我淡定。

当时就觉得血气上涌。

恨不得现在就翻过身去,把这个女人狠狠的拿下,但我马上就平息了这个想法,我几乎是可以肯定的,如果真的那么做了,那自己的下场会很惨。

最后我决定,还是先和她分开吧。

否则以乔婉的性格,醒过来以后容易倒打一耙,说是我趁她睡着了占便宜。

这么想着。

我先把放在乔婉腰上的胳膊收了回来。

虽然她的腰肢又纤细又柔软,让人一碰就舍不得放开,但也不得不这么做,然后才松了口气,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

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脑袋胀的几乎要炸开,手脚麻的根本不听使唤。

“你可终于醒了。”

“知道自己昏迷了多长时间么?”

乔婉正坐在床边,对于昨天的事情应该是毫不知情。

我摇了摇头。

接过了乔婉递过来的苹果。

结婚这么长时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乔婉伺候我。

“两天两夜。”

“今天晚上你朋友就出来了。”

乔婉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旋即道:“看你现在的状态也不行,我安排人和车去接一下?”

“算了。”

“我自己去吧。”

我摇了摇头。

尧子是因为我进去的,虽然才一个礼拜的时间,但我的确是对不住他,所以必须得亲自去接,这么想着,我还给大磊子发了个短信,让他跟我一起去。

“真能逞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