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九爷,您夫人是只喵

2020-08-01 15:05

第10章郁星辰

“是不是显得特厉害?”面对郁老爹的疑惑,郁婉冲他神秘一笑,小脸上眉飞色舞,压低了声音自言自语说:“不枉费我看发病录像练了那么多遍。不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你没事看那玩意儿干什么?”郁老爹不悦,那是一段连他都不敢回顾的日子,他不希望她看那些。

郁婉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有些事既然已经发生了,她与其逃避,不如让它变得更有价值。

她神秘兮兮地凑近了他,小表情灵动无比。“好处多着了!既有利于深入剖析病情,还能随时借病为非作歹,让别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多么实用的技能呀!”

“......”这破理由听着还真有几分理,不得不承认连他都有点心动。

郁老爹最终还是打消了这荒唐的心动。只有他知道这背后付出的代价。

十年前的那场意外,夺走了他的妻子,也让女儿患上了暴躁症。

他花了很多钱为女儿请最好的医生,但他们都表示无能为力。最后是女儿自己战胜了病魔。与其说是战胜,不如说是暂时找到了和病魔和平共处的方式。

尽管这样,他已经很感激了。十年呐,花了整整十年时间,他的女儿,终于又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就冲这点,他这些天每早醒来都想大笑三声。

郁老爹正瞧着自家闺女傻乐,不料儿子一进门看见他俩就来了句冷嘲热讽。

“恶心!”

“臭小子,有本事再说一遍?”郁景柏随手抄起一个东西,就气势汹汹地冲了上去。他是他爹,旁边是他姐!那小子说的是人话?

郁婉忙拉住人,无奈劝阻。“爸,冷静冷静,暴力解决不了问题。”弟弟不待见她,她很早就知道了。她因为病情常年不在家里居住,姐弟感情十分生疏,甚至还没有他和郁知意的关系好。

郁星辰今年十二岁,上初二,正是叛逆的时候。他扫了郁婉一眼,无视郁景柏的怒气,直接上了楼。

“阿婉,你弟他......”郁景柏想开口为郁星辰解释几句,被郁婉轻声打断了。

“我知道,他还需要点时间。”

面对这么善解人意的女儿,郁景柏忍不住有些伤感。他总认为生病的女儿是最需要被照顾的,但实际上他和儿子才是被照顾的那个。

纵使这世界用十分残忍的方式对她,她仍守住了最原始的那颗赤诚。

他仰了仰头,眨去眼角泛起的泪意,背过身。“我累了,先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好。”

郁婉目送郁景柏离开后才上楼,路过郁星辰房间时,顿了顿,敲响了房门。她可以无视别人,但房里这人是她亲弟。郁母去世时,他才两岁,长姐如母,过去的十年里,她从没尽过半点姐姐的责任。

房门没关紧,她推开门就看到少年头带耳机坐在电脑前,一双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上下翻飞。“这里有落单,坐标(101,98),速度点,一波带走。”

郁星辰正在打游戏,他看了郁婉一眼,皱眉,但也没说什么,继续和游戏里的伙伴聊得火热。郁婉看着游戏屏幕,并没有打扰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少年只坚持了三分钟,就一把扯下了耳机,冲郁婉恼火道:“你来我房间做什么,我这里不欢迎你!”这人一声不吭地站在后面,弄得他打游戏的兴致都没了。

“我来和解。”郁婉想了想合适的词汇,其实不止他不接受她这个姐姐,她自己也不太适应姐姐这个身份。过去的十年里,两个人的交集实在太少,为了他的安全,同时也是为了她的安全。现在想来,她和徐思琪的友情能延续下来,简直是奇迹。

郁星辰目光一闪,摆着张臭脸。“没什么好谈的,你过你的,我过我的,互不干涉就是最好。”

“确定?”郁婉拨弄着自己的手指,口气随意。二叔有句话说得倒没错,这家伙确实欠教育了。

郁星辰抬眼看她,这还是她回来后他第一次认真打量她,之前在他眼里她只是一个疯子姐姐的代名词。

这一看,他愕然地发现她长得还挺好看的,特别是两人的眉眼,看起来隐隐有几分相似,但她的比他更好看。

真是疯球了!他居然会觉得她这只爆恐龙好看?郁星辰猛地摆过头,咬牙:“相当!确!定!”

“好,一言为定。”郁婉干净利落地转身,快出门口时,突然回了头,笑嘻嘻地友情提示。“对了,你知道我这个病吧。平时不要试着激怒我,不然我真担心哪天二婶的事情会发生在你身上。”

二婶怎么了?下意识地他想追问,但还是生生给憋住了。等人走后,才悄悄找管家打听,“郁叔,二婶今天来我们家了?”

“是啊,小少爷,你没看到她那脸色......”等郁管家扬眉吐气地讲完,郁星辰的小脸都白了。

他狂骂着跑回自己的房间,狠狠带上了房门。疯子!果然是疯子!

另一边房间里,郁婉手抚着一只小白猫,凉凉叹了口气。“小白,看来我还是不适合当知心姐姐呐。”

“喵~”

她手下的这只猫和她变身后的样子几乎一模一样,连头上的那一小撮灰毛都是一样的。

“你是说我还蛮温柔的?”郁婉浅笑着摸了摸它头顶的毛,目光落在它脖子处若有所思。

她拍了拍小白的头,说:“去,通知哈达邀上它的狐朋狗友明天跟着我去干群架。办好了,给你奖励!”哈达是她养的狗。

“喵喵喵~”小白的小身子飞快地消失在了窗台上。

郁婉动动手指,揉了揉眉心,明亮的眸子里露出几分倦意和烦躁。“才回来几天就想出来蹦达?挑战还在后面呢,你可得给我安分点。”

这话她是对自己说的。空气里静悄悄的,她闭了一会儿眼,再放手时,眸里的烦躁非但没消退,还多了几分。

“行吧,喂喂你。”她缓缓吐了一口气,戴上耳机,拉出电脑椅,打开电脑,这些动作一气呵成,登录的正是郁星辰在玩的那个游戏。

“白神上线了!”随着一条系统公告刷出,世界频道上的玩家彻底躁动了起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