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帝少追妻,萌宝挡路

2020-08-19 21:05

苏润摔的这跤不轻,夏天穿的衣服薄,膝盖和手臂都破皮了,血流了不少。

码头的售票小姐看不过去,劝她去清洗下伤口,她却不肯,儿子和女儿被带走,她哪里有心思在乎自己这点伤?

她哭着求船长开船去追游艇,可船长说着客轮是按照班次开的,不能随意开船,上头知道了会罚款。

她没有办法,去南城只有坐客轮。

尽管心急如焚,却无计可施,也只能先买了票,等着下次船开。

等开船的时间,她哭个不停,身上的伤也没去管。

售票小姐好心给她买了药水,简单帮她清洗擦洗一下,又买了瓶矿泉水,塞到她手里,和声劝慰:“小白,其实你也不用太紧张,那个男人和团团长得一个模板刻出来似的,肯定是孩子的父亲,你失忆了不记得他,回头找到人,做个亲子鉴定,确定是孩子的父亲,你就跟他回去,好赖比自己带着两个孩子生活来得强。”

苏润哭得浑浑噩噩的,却还知道摇头反驳:“他不讲理,仗势欺人,孩子我自己生的自己养的,他就算是孩子的父亲,可没经过我同意就抢走算什么男人?我讨厌他,恨死他了!”

售票小姐无奈,知道她现在心里紧张着孩子,劝什么都听不进去。

......

南城,金铭国际大酒店,总统套房。

房门被人敲响,房间内,举着红酒杯身形高挑的女人,站在落地窗前微微侧身,目光淡淡瞥向适时开门走进来的女秘书。

女秘书走到她身后,汇报道:“小楚总,查到温先生的行踪了。”

闻言,落地窗前的女人彻底转过身来,面容精致,朱唇凤眼,化着淡淡的妆容,黑色西裤白色衬衫,简约干练,文雅中带点高贵,又不过分冷艳。

她盯着女秘的脸看了一会儿,才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杯,敛下眼皮,深褐色的瞳孔印着红酒杯的样子。

朱唇轻启,嗓音清澈动听,“他去哪了?”

女秘书似是为难的看了她一眼,到底还是如实相报:“温先生去了双鱼岛,四年前失踪的那个女人找到了,只是,情况有些复杂......”

女人凤眸一眯,危险从眸底深处渐渐渗出,“说清楚。”

“苏润失忆了,不记得从前的所有事情,只是,她身边还有一对龙凤胎,按照年纪还有男孩子和温先生的相似度,孩子多是温先生亲生的。”

女人漂亮的面容一瞬僵硬,盯着女秘书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不信,“你确定?”

女秘书盯着巨大压力,倾身恭敬道:“私家侦探那边给来的消息确实是如此,小楚总,现在棘手的是温先生已经从苏润手上带走两个孩子,这怕是要认孩子。”

捏着红酒杯的漂亮手指,指节渐渐泛青,她不言,视线从女秘书脸上转落到手指的红酒杯,盯着那红艳艳的红酒,一双漂亮的眼被彻底染红了。

压抑的沉默,女秘书不敢多问,静待她指示。

大约几分钟过去,女人朱唇轻启,清澈动听的声音却说出了狠绝的话:“他要认孩子我阻止不了,可苏润,一定不能再回到他身边。”

女秘书抬眼,看见她面色平静如常,还未回答,又听见她说:“不管用什么方式,我要苏润再次从温沉的世界消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