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夫人又艳惊全城了免费试读 陆时岚宋颂小说第二章

2020-08-20 15:01

夫人又艳惊全城了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主人公是陆时岚宋颂的书名叫《夫人又艳惊全城了》,这本书是作者何所冬暖写的一本重生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亲妈嫌弃,后爹家暴,继姐分分钟算计弄死她……当全能影后一朝重生到这位花痴草包身上,宋颂表示:来啊,不服就干!把你干哭!反派捂脸:哎哟怕怕!粉丝捂脸:哇哦,女王威武!角落里,佛系禁欲的某人眸色沉沉:comeonbaby!老婆,求干!……

《夫人又艳惊全城了》 第二章 男人,是谁? 免费试读

“小浅浅,再哭下去,就成小丑猫了哦。”

小豆芽冷不丁被吓了一跳,她迷糊糊地揉了揉眼,小心翼翼叫了一声,“妈妈?”

宋颂头疼地看着她,脑壳有点晕。

她是宋颂,可又不是……之前这个可怜的傻女人已经摔死了,芯子换成了她。

她记得自己正在去颁奖典礼的路上,结果刹车失灵,保姆车直接追尾大货车,出了连环车祸,她坐在副驾驶,当场死亡,连抢救的余地都没有。

死就死了,偏偏又活了,还活成这副鬼样子。

宋颂两眼一翻,想再死一死,可小豆芽的一副可怜样,再加上脑袋瓜里凭空冒出的一些记忆,让她气的肝疼。

社会你宋姐什么时候被人欺负成这样?算计?家暴?还想要弄死她?

很好!

不想活,就都别活了!

楼上宋德海见妻子没有下去的意思,暗骂了一声晦气,此时只好自己下楼……

宋浅浅正想说话,突然见到妈妈又闭上眼睛,惨白的唇悄悄颤了颤,“跑!”

宋浅浅眼巴巴地有点不明白,宋颂对这小豆芽无语了,她懒得再管,而是演起了老本行。

影后宋颂当年拍戏就是靠装死一炮成名,这会儿挺尸更是毫无压力。

眼瞅着宋德海蹲下身来,宋颂眼疾手快对准宋德海的眼睛狠狠戳了过去……宋德海哪里想到会诈尸,刚才那一下,眼珠子都差点被摘出来,痛的他差点死过去。

“***!该死的***!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下来抓住她!”

宋颂还有一口气在,都不会原地认命,她一把捞住傻不愣登的小豆芽就往大门外跑,一瘸一拐地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出了这扇门,你有多远跑多远,别管我!”

小豆芽憋着一泡猫尿,眼眶红红,就在宋颂以为这丫头肯定又得煽情的时候,小豆芽突然甩着小短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

只见她突然冲到马路中间,而一辆疾驰而来的黑色加长宾利并没有减速的趋势,宋颂被吓得魂飞魄散,哪怕她对宋浅浅屁的感情都没有,可是那也是一条人命,她深吸一口气,强忍着腿弯钻心的痛,咬牙冲过去试图护着宋浅浅。

然而小豆芽,突然不按常理出牌的对着加长版豪车‘噗通’一下跪了下来。

宋颂,“……”

“浅浅?”

戏精girl的眼泪像是开了闸门一样,止都止不住。

宾利车司机一脸懵逼,现在碰瓷的都这么能演了?

“老板,要绕过去吗?”

后座的位置上坐着一大一小,模样就仿佛是复制黏贴。男人狭长的丹凤眼微微闭着,似乎是在小憩,他的肌肤异于常人的白,仿佛通透的玉石,给人一种温润如玉的假象。

而旁边盘腿而坐的小男孩儿,大概四五岁的样子,有一头细软微卷的羊毛卷,小脸白净又酷酷的,五官出奇的精致。

他早已注意到外面的动静了,手中玩腻味的平板丢在一边,嗷嗷叫嚣着,“大海叔叔,停车!”

“老板,这……”

“开。”男人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语气一如既往的毫无波澜。

司机先生叹了口气,默默地在内心倒数,三,二,一……

小孩儿唉声叹气,“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有妈的孩子像块宝,宝宝真可怜,活该被恶毒老男人欺负……”

“陆臻!”

“小白菜呀,地里黄啊……”

“停车,闭嘴!”

男人不动声色摘了挂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俊眉微蹙,声冷如冰,却透着几分无可奈何,“下不为例。”

司机先生了然,一物降一物,说的就是小少爷和老板。

他以最快的速度停好车,小少爷已经像蹿天候一样蹿了下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刚才那对碰瓷的母女已经被小少爷接到车上?

什么情况?

“大海叔叔,是这样的,荒天化日朗朗乾坤有人要杀人灭口,你说这事儿小爷该不该管?”

司机先生的内心是懵逼的。

他还没说话,就听一个瓮声瓮气的小奶音吸溜着鼻涕,“该该该!”

“小爷该不该替天行道?”

“该该该!”

“狮子头,你是复读机吗?”

小豆芽指了指他的一头绵羊卷,扁扁嘴,“我不叫狮子头,我叫宋浅浅,还有,小哥哥你的头发比我还卷呢!”

“啊?”陆臻一愣,下意识看向顶着一头毫无美感爆炸头的宋颂,不由摸了摸下巴,“嗷,还真是一家人整整齐齐呢。”

“他爹,宝宝一点都不像你,会不会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男人的脸色面若寒冰,“再多说一个字,滚下去!”

陆臻显然习惯了这种调调,可是宋浅浅还是被吓了一跳,她抓紧宋颂的手,战战兢兢地缩了缩脖子。

“浅浅不怕啊,老男人无理取闹,哥哥保护你!”说着,就往男人身边拱了拱,“宝他爹,旁边坐点,快点儿!”

男人,“……”

“谢谢。”

宋颂厚脸皮地无视男人嫌弃又冷飕飕的眼神,在她的理解下,这真是好一个口是心非,嘴硬心软的汉子,这会儿总算可以放心地晕了。

她自然没注意到男人不经意间递过来的一抹意味深长的眼神。

司机先生这下问也没问,直接猛踩了一脚油门,外头宋家人刚刚跟过来,手还没沾到车窗,宾利已经消失在了视野中。

宋慕瑶在娱乐圈混了几年,对这种顶级豪车还是有几分了解的,能开上的不外乎是那些顶流富豪,此时她刚刚整理了衣着,刚想好怎么搭讪,把宋颂弄出来,顺便吊个联系方式……

就吃了一嘴的尾气。

宋德海阴着脸跑出来,“两个小践人呢!”

宋慕瑶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跟男人跑了,难怪生了小践种,也不知道被几个男人上过了!”

说完,她一扭头,看到陆时岚神色匆匆地扣着衬衫领口的扣子,从台阶上小跑下来。

“时岚,刚刚我……”宋慕瑶在陆时岚面前的形象永远是完美无瑕的,刚刚爆粗口会不会被听到了?

然而陆时岚压根没有在意,他凝眉看着疾驰远去的黑色宾利,“那辆车的车牌号你看清了么?”

宋慕瑶一脸疑惑。

“车牌号?”

“没什么,算了。我还有点事,先走了。”陆时岚觉得一定是自己的疑心病犯了,否则怎么可能联想到那个人回来了。

算算时间,他应该病死在国外,再也不会踏足陆家一步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