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林堇瑜厉司辰免费全本小说 林堇瑜厉司辰章节目录

2020-08-20 18:01

一宠成瘾:厉少追妻攻略

推荐指数:10分

林堇瑜厉司辰是著名作者麦芽糖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文中林堇瑜厉司辰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内容主要讲述新婚之夜父亲去世、丈夫背叛。她经历了人生中最狗血的一天。一时不防被算计,她拿自己换了筹码。本以为从此可以挺起腰杆虐渣男。却没想此从过上腰酸背痛腿发软的奴役生活……

《一宠成瘾:厉少追妻攻略》 第二章 你没资格提他 免费试读

林敬远站在两人前面不远处,身边跟了几个人,冷冷的注视着两人。

他眼底划过一丝阴霾,还算好看的面容上挂着狰狞的表情。

把林堇俞关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竟然都差点被她逃出去,要不是手下及时通报,这女人估计已经逃之夭夭了!

“厉总?您怎么在这里?”

林敬远诧异的停住脚步,狐疑的在两人之间来回扫动。

刚刚赶来的时候太急,他便没有看清带走林堇瑜的人,走近了才发现竟然是厉司辰。

这两人难道有什么关系?

厉司辰的注意力却不在他身上,他饶有兴致的观察着林堇瑜的表情,在看到林敬远的那一刻,林堇瑜几乎是咬碎了一口牙才控制着自己没有冲过去。

原本准备好的说辞到了嘴边突然转了转,被吞了下去,他说道:“这女人说她是处女,用身体交换,让我把她带出去。”

林堇瑜的心头瞬间紧了紧,却面沉如水并没说话,他说的是事实。

林敬远的脸色更加难看,林堇瑜当初都跟自己谈婚论嫁了,却依然连碰都不让他碰,现在却主动送给别的男人!

他怒目切齿的盯着林堇瑜,却对厉司辰道:“厉总,这可是精神病院,精神病人说的话,您也信?何况她刚克死了她爸爸,您也不嫌晦气。”

林堇瑜眼中泛起红血丝,听到他的话便再也忍不住,愤怒的叫了一声便冲林敬远扑了上去:“畜生,你没资格提他!”

林敬远没想到林堇瑜会突然发力,猝不及防的被她将脸抓破了好几道口子,溢出血丝的脸庞泛着火辣辣的痛意。

林敬远摸上伤口处,疼得‘嘶’了一声,气急败坏道:“找死!给我把这个疯女人抓起来!”

几人将她围住,林堇瑜被压住双手,躬身看着林敬远。

她双眼通红,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巴不得再冲上去把林敬远那张骗人的小白脸撕烂。

林敬远阴冷的看了一眼同样愤然瞪着他的林堇瑜,转而看向厉司辰。

“厉总,林堇瑜是我的人,您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厉司辰在易城的实力不容小觑,他根本没有和他相提并论的资格。

林敬远对手下使了个眼色,几人立马给厉司辰让了一条道路出来。

但身材高大的英俊男人只是玩味的看着发生的一切,没有任何表示,气氛再次变得僵硬起来。

见状,林敬远勃然变色。

他绝对不能够让厉司辰把林堇瑜从这里带出去,否则大家都将知道他林敬远是个谋取林家财产的小偷!

“厉总,您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林敬远也是被逼急了,隐隐不满的说出威胁的话语。

“你算什么东西?”林堇瑜血液上涌,情绪明显还没有平复下来,仿佛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随时会暴起伤人。

脸上的伤口还隐隐作痛,林敬远反手便是一耳光重重扇在林堇瑜的脸上:“闭嘴!”

脸部疼得发麻,耳朵嗡嗡作响,她失去理智般,愤恨的叫骂道:“忘恩负义的小人,你这么没本事,也只有靠一张脸骗骗女人了!”

林敬远在和林堇瑜谈恋爱的时候,最痛恨的便是别人说他是个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

他猛地掐上林堇瑜的下巴,阴冷的笑了笑:“还跟我犟是吧?这可是精神病院,待会儿我弄些手段让你好好享受享受。”

“呸!”

林堇瑜猛的一脚踹过去,被林敬远闪开,旁边的人一脚将她踹在地上,久久爬不起来。

林敬远啐了一口,微笑着看向从头到尾都一副事不关己态度的厉司辰,假笑道:“厉总见笑了。”

厉司辰挑了挑眉,和趴在地上的狼狈女人对视一眼:“她似乎很不服气。”

“待会儿有她受的!”林敬远抬起便是一脚,林堇瑜被钳制住动作生生的挨了下去,却连哼都没哼一声,她恨恨的盯着不为所动的厉司辰,眼神几乎是在控诉。

厉司辰的态度却依旧闲闲淡淡的,看闹剧似的。

收拾好了林堇瑜,林敬远显然心情好了不少,他轻松的对厉司辰笑道:“我也是没看出来原来厉总喜欢这种,想要女人您随便说一句,我二话不说就替他找好,保证干干净净,这种女人,厉总您沾了晦气。”

说完他便拎着林堇瑜往里面走,“送客!”

厉司辰一贯面无表情的脸微微动了动,破天荒的勾了抹有弧度的笑容出来。

他站在林敬远面前挡住去路,轻而易举的将林堇瑜拉到自己面前,仔细观察了一番她藏在被弄脏的脸后那双明亮的双眼,低笑道:“怎么这么粗鲁,文明人就该用文明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话落,厉司辰挥了挥手,下一瞬,一大堆人蜂拥而出,以比刚才更凶悍的姿态将林敬远几人围住。

局势在一瞬间被骤然改变。

林敬远吓了一跳,他定了定神,阴冷道:“你不要乱来,再怎么说,我现在也是林氏珠宝的总裁。”

闻言,厉司辰似乎很认真的思考了半晌,顿了顿,语气中是不带掩饰的嘲讽,“你算什么东西,林氏珠宝在你手里,股价跌到我连收购都不用费心思。”

林敬远被当面贬得一文不值,他恨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团团将他们围住的人虎视眈眈,他只好示弱道:“好好,您说得对,那我今天也不为难林堇瑜了,您是不是放我一马?毕竟我们无冤无仇的……”

“你还没资格跟我谈条件。”

厉司辰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后转身,在另外两人的拥护下离开,至于身后是鬼哭还是狼嚎都不在他的思考范围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