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小妻有毒:三爷,轻点宠!

2020-08-21 09:03

唐以眠赶紧用着仅有的一点力气撑着下床,跟着三爷走出去。

心里仍忐忑不安,“三…三爷…你听我说。”

雁崤走到落地窗下的专属沙发,坐下。

唐以眠蹲在三爷腿边软绵绵的:“三爷,三爷你别生气了。”

雁崤不想理她,俊眉紧锁,唐以眠这招对他并不管用。

察觉到三爷是真的生气了,唐以眠心里暗暗叫糟,早死晚死都得死!还是赶快说出来吧!

她一幅英雄就义的样子,鼓了股腮帮子,继而拖着折了的胳膊站起来,呼,站猛了!

随后听到“啊”的一声,唐以眠只来得及喊出一句:“三爷,我!”双腿就发软已经撑不住身子,倒了下去。

好在三爷反应快,快速伸手揽住差点摔倒在地上的唐以眠。

“没有力气,还要逞强起来?恩?”雁崤冷漠的语气却又带着宠溺,另一只手顺着唐以眠的身子抬起了她的腿,用公主抱的姿势把毫无力气的唐以眠揉在怀里。

唐以眠的脸颊贴在雁崤的胸前,还是能感觉到他的怒气,不过,似乎没有打算狠狠惩罚她的意思!

只见雁崤几步走向床边,将唐以眠放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唐以眠撑着床畔想在说些什么,便被雁崤无情冷硬的打断:“先休息。”

——

唐以眠这一睡,倒是睡得很熟,几乎一直没醒过,雁崤下午终是没了耐心,叫人将闻人羽交了过来。

“是不是受**了,她刚刚醒来可受不了**!感觉像是惊吓过度。”闻人羽一边给唐以眠针灸一边道。

惊吓过度?

他有吓他吗?应该是心虚过度,雁崤视线瞥向闻人羽,“什么时候恢复?”

“应该很快能醒来,就是这段时间要好好静养,胳膊还得一两个月,一时半会可好不了。”

“你等一会再走,等她醒来再检查一下。”雁崤意有所指道。

闻人羽点了点头:“好”

半个小时后,唐以眠醒了,睁着迷离的双眼,面前多了许多人。

指尖下意识的捏紧,轻唤一声:“三爷…”

雁崤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唐以眠用力将嘴角微微上扬,随后面前就多出了一张闻人羽似笑非笑的脸颊,莫名看的唐以眠有些心慌!

丫的,这笑容很诡异的诶!

“来,唐小姐,我就问你几个问题,你会不会时不时的感到焦虑烦躁?”

“焦虑?烦躁?”唐以眠怔住,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闻人羽。

闻人羽又推了推眼镜,“那有没有感觉有时候像想要发疯一样控制不住自己?”

这是在审问精神病人吗?唐以眠语噎,“我不是…神经病。”

“那你睡梦期间一直喊不要过来,我好恨,我要报仇!”闻人羽刻意形象夸张的道,然而这样很有用,唐以眠脸色微变,一副被洞穿心事的感觉。

一经试探,闻人羽心中便有了些数,悄悄凑近唐以眠,诚恳建议道:“我建议你有事不要瞒着三爷,三爷很忌讳这点,你在他身边呆了三年,我想不用提醒过多吧。”

她知道自己不能在瞒!而且也没打算瞒着三爷嘛!之前不说……只是因为三爷事情那么忙,怎么会去管她那些破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对付唐清茹她能解决,不需要三爷出手的啦。

说完闻人羽便收拾东西,和雁崤告别离开。

房间里人慢慢散掉,只剩下唐以眠和雁崤两人,气氛不知何时,冷了下来。

雁崤就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整个人什么都不做,却充满威慑感,“雁家的家规抄了一万遍,还是没长办点记性?下次在把自己弄成这样,就可以不用在雁家呆着了。”

唐以眠受伤,雁崤今晚独自睡在房间里,头又痛了,难以入眠。

路桥在门外急的火急火燎,但却束手无策,唐小姐受伤,三爷虽嘴上不说,但心里却是疼着的,让她好好休息,自己却在房间里闷着。

忽地,房间里便传来一阵凳子猛摔的声音,路桥在门外连抱佛求神:“希望三爷能快点镇定下来,不要在折磨自己了,希望唐小姐快快好起来啊。”

这一夜,大概除了因为受伤而睡着的唐以眠休息好的话,其他人都提心吊胆着。

第二天一大早,唐以眠便准时的醒了过来,心里藏着事,也知道做错了事,就像是心虚的小松鼠,不得到主人的原谅,总觉得过意不去。

身上穿着洁白的小裙子,头发散落在身后,小脸瘦瘦的,因为受伤,有些苍白,小步移着向外走去,快走到三爷的房间时,就看见路桥仍旧保持着双手合十的手势靠在墙上闭目休息着。

唐以眠错愕,“路桥?”

路桥猛地惊醒,偏头看过去,“唐……唐小姐你怎么下床了?快回去休息着。”

“你怎么守在这里,昨晚我不在,三爷怎么样?”

戳到正事,路桥抿了抿唇,有些欲言又止,可昨晚三爷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根本不让人靠近,他哑然开口:“三爷头痛犯得厉害,我看是养成习惯了,唐小姐不在的一晚,三爷便很难控制自己呢。”

唐以眠苍白的唇微张:“我进去看看吧,我担心三爷。”

说完就快步趔趄的向卧室走去,有唐小姐在,总会化险为夷的,便也给唐以眠开了门。

当踏进房间的时候,唐以眠长睫颤了颤,几个凳子摔在地上,房间里似乎还有些酒气,窗帘紧拉着,雁崤靠坐在床头,长腿随意的搭放着。

心里不由升起一抹心疼,却也有丝丝温暖涌上心头,虽然三爷生她的气,但其实真没对她怎么着。

唐以眠小心翼翼的踏过狼藉走过去,声音轻缓温和,带着少女软软糯糯的嗓音,“三爷。”

男人很快睁开眼睛,一眼看见唐以眠,薄唇抿的更紧了,伸手一把将唐以眠拽进怀里。

“啊!”

“下次不准在让自己受伤,”雁崤锐利眸子微眯,低沉清冷的嗓音满是责备。

唐以眠诚恳的点头,像是小猫一样乖巧的回答:“我知道了,三爷,我下次绝对不会再给你丢脸了。”

“恩。”

雁崤眸色深沉,哑然应了一声,随后低头覆在她的脖颈间,“今晚回房间睡。”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