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总裁老公坏坏哒

2020-08-21 09:03

苏琪索性摘掉她的黑框眼镜,说:“这么美的衣服,戴什么眼镜呀,难看死了,啊,你怎么又戴这块老土的玉坠了,明天你不能戴,知道吗?”

导购小姐已经在外面有些不耐烦了,早知道不侍候她们,被别的同事抢了贵客。

安夏一走出来,导购小姐顿时惊艳了一下,这件衣裳本来就是店里刚进回来的货,款式很挑气质,好几个名媛看中了试穿,结果都不适合。

没想到刚刚走进去的是一个貌不惊人的普通OL,现在出来的却是一个高贵中透着神秘气质的女人,浑身散发着无尽的女人味。

于是积极地说服安夏买下来:“小姐,你真的很适合这衣服,买了吧。”

“这样的衣服,普通OL哪里买得起,你这位导购真的一点眼光都没有。”一个软软糯糯的嗓音传来,“帝少,我看中这裙子了,不如明天穿着它参加你的珠宝发布会,好不?”

这一句“好不”带着无限的风情和韵味。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声音的主人身上。

一个穿着黑色紧身包臀连衣裙的女人,不是特么的美,但是五官就是散发着一种逆天的风情。

手挽着闫少帝的手臂,无力地靠着他站着,仿佛天生就该依附男人的女人。

苏琪认得她,是风靡全城男人的当红女明星杨玉玉,她什么时候搭上了闫少帝,不,是闫少帝什么时候搭上了她。

闫少帝滞在原地,黑瞳底浮起不易察觉的惊艳光芒,一开始他就知道安夏长得不错,身材也不错,不然那晚也不会顺水推舟上了她。

浅绿色的真丝雪纺及膝礼服,肩上是两朵绿色的大花,同色透明纱连着皱褶松紧花边抹胸,流露出秀(you)人的锁骨和修长的脖子,她刚好侧着身子,他看到她半露如白玉一般白皙光滑的纤背,领口后面是一根带子,系着一个蝴蝶结,两根垂下的带子长至脚踝,走路的时候,它会缠绕着纤细的足膝,牵牵绊绊,看起来高贵奢华,却又蕴藏着无尽的女人味。

“好不好嘛?”杨玉玉撒娇似的再问一次,打断了他灼灼的凝视。

安夏一听见“帝少”两个字,已经本能地侧过身子,希望此帝少不是彼帝少,明明是女人店,他一个男人进来做什么。

心中忍不住嘀咕着。

苏琪却是对闫少帝的美貌惊为天人,黑色的西装,没有打领带的领口微微敞开,有一种致命的狂野气质。

真人的杂志报纸完全不同的,她知道闫少帝是一个俊美无比的男人,但没有想到是这样的英俊。

真是没办法想像这样一个男人的行径却像恶魔一般**。

导购小姐当然认得他们两位,本来就担心做不成生意,连忙说:“当然好当然好,这位小姐只是试试,没有打算要买……”

苏琪皱眉,打断她的话:“喂,谁说我们不买的,你看我朋友穿得多好看,我们决定,买了。”

“这裙子要五万块,你们两个人一个月的工资都买不起吧,不如你们看看那边的特价专柜,比较适合你们的钱包。”软软的嗓音,明明听起来那么动听,但是说的话却非常刺耳。

苏琪的性格一向冲动,哪受得住这样的语气,她冷笑一声:“我们的工资就算买不起,也是自食其力,总比有些人要靠男人的钱包才买得起。”

安夏不阻止她,这个杨玉玉确实说话很难听,不管她们是不是买得起,但是现在衣服在她的身上,她有本事就过来脱呀。

杨玉玉嘲笑说:“哎呀,经理,你这里怎么越来越复杂了,什么狗都放进来,小心咬烂你的衣服,弄得全是骚子,以后都没人来光顾了。”

安夏缓缓地转过身来,淡淡地说:“就是呀,真是什么狗都放进来,放的全是臭气,这位AV小姐,这衣服我很喜欢,偏不让给你,所以不管你怎么吠都没有。”

杨玉玉气结,她被男人宠得很娇,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的语气对她说话,于是再次向闫少帝撒娇:“帝少,你看这个女人把我看上的这件都抢走了,我可是没有衣服陪你出席你的珠宝发布会,怎么办嘛。”

帝少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候用略冷漠的语气吩咐道:“衣服包起来,记在我的账上。”

杨玉玉顿时笑逐颜开,用挑畔的目光望向安夏:“请你脱下来吧,这位OL。”语气满是不屑。

经理颇为难地望着安夏:“小姐,请你换下来挑另外一件吧,帝少看中了它,我们也是没有办法。”

苏琪正要发作,和他们理论,只听闫少帝说:“安夏,你不脱下来,难道穿着它回去?你不嫌丢人?”

什么?

苏琪和安夏讶异,闫少帝竟然没有帮着杨玉玉欺负她们?

两人对视。

苏琪:你不是说闫少帝是一个**,专门欺负你吗?我怎么觉得他是一个好男人呢。

安夏:别给他骗了,他一定是想别的办法整我。

苏琪:你是不是对他成见太大了,毕竟,他是你第一个男人,破了你第一次的男人,将就将就啃了吧。

安夏瞪:我那晚是被狗咬了,第一次而已,我人生太多第一次了,这一个算什么。

苏琪被打败。

闫少帝望着这两个女人暗中眉来眼去,自觉没有任何的存在感,不悦地挑眉:“还要我帮你脱吗?安夏?”

看吧,不改流氓的本性。

安夏连忙躲进了试衣间。

杨玉玉刚刚怔了一下,现在反应过来,不依地抱着他的手臂:“帝少,那我呢?我可是你的女伴,那衣服我就看上了,你怎么可以给了别的女人?”

在刚刚之前,闫少帝还觉得这个女人挺对他胃口,香水也很香,可是现在觉得她真的好丑,牙齿太黄,鼻子太假,撒娇太造作,连香水都那么难闻。

他不耐烦地说:“既然这样,明天你不用来了。”

什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