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爱你落幕成寂_贫嘴小丫头

2020-08-21 12:03

qq1234小说提供(人气)叶临西楚王小说,爱你落幕成寂在线精彩阅读全文。《爱你落幕成寂》是作者贫嘴小丫头的经典作品之一,是贫嘴小丫头原创的优质小说,近来受到广大书友所喜爱,想看精彩热门好文小伙伴不要错过。

在线阅读地址

《爱你落幕成寂》精选章节

众人哗然。

叶家二小姐是疯了吗?楚王恶毒之心昭然若揭,先是让贵女在兵士面前抛头露面,后让未出阁女子入王府,分明是要坏二小姐的清誉。

楚王要做什么,叶临西自然知晓,她更知道必须得有一个人站出来承受楚王怒火,不是她便有可能整个叶府。

倾巢之下安有完卵?

如果叶府败了,她的官二代梦也就结束了,苦日子她是不愿意过的,所以她自愿去承受楚王怒火。

再者说了,楚王能怎么折腾她?

难不成会让人强bao她?如果她在楚王府出事,即便是罪臣之女,皇上那边怕是也无法交代,何况叶侍郎本就无罪,有嫌疑的是叶侍郎的岳父——永安侯蔺元帅。

最严重的后果便是楚王强占了她,然而……

叶临西嫌弃地瞥了一眼楚王弱不禁风的身材,不是她瞧不起楚王,便是她主动配合,楚王怕也是不行的。

楚王敏锐捕捉到叶临西轻蔑的眼神,先是一怔,紧接着好似看见什么有趣之事狂笑起来,笑着笑着便开始咳,咳得昏天暗地,几乎晕厥过去。

一旁有随行郎中急忙上前,又施银针又喂药,好歹是将楚王又从鬼门关拽了回来。

叶临西依旧跪在地上,双膝已经麻木,加之高烧,能撑住全凭一口气。

被抢救回来的楚王声音虚弱,眼神却更是阴狠,伸出细得不能再细的手指,虚弱地指了下叶临西,“好你个……叶……临西,本王自会告诉你……本王会如何……招待你。”

叶家众人惊恐,齐齐跪地求饶。

叶临西直视楚王双眼,算是接受了挑战,“民女从小用暖秋和尚春两丫鬟用惯了,希望能一齐带走,见不到她们民女情绪不会好,情绪不好身子怕也不会好。民女一介草民身子好坏无所谓,但若被御史们误会了,到时候弹劾王爷虐待民女,民女只怕会愧疚。”

再次威胁。

楚王冷笑,“本王准了。”说着,对身旁太监使了个眼神。

太监立刻明了,快步出去安排软轿。

没一会,软轿被轿夫唐突地抬入了正厅。

楚王对着叶侍郎道,“侍郎放心,本王会好生照顾令嫒,这段时间侍郎只肖积极配合调查便好。”

叶侍郎见大势已定,也只能跪地谢恩,想到二女儿即将的遭遇,心如刀割。

两名太监上前,先是试着架起来楚王,却发现楚王连被架起的力气都没有了,其中一名太监立刻熟练地到楚王面前,屈膝俯身,另外几人将楚王扶到太监的背上,被太监生生背到软轿里。

太监身材不高、不算魁梧,但背起身材颀长的楚王竟毫不费力,可想而知楚王之瘦弱。

正厅鸦雀无声,众人低头不敢再看,因为这一幕足成男子的耻辱,试问哪个青壮年男子愿意被人背到轿子里?正厅只有几尺,却连几尺的距离都无法走。

楚王入了软轿,软轿便被轿夫小心抬起,离开正厅。

之前引路的武官上前,“叶小姐,请吧。”

叶临西依旧跪在地上,努力了几次才勉强站起,虽然狼狈如此,但当抬头看向武官时笑容依旧甜美,“大人请稍等下好吗?我让暖秋等人先去收拾行李,再和父母道声别。我是被王爷请去养病而非囚禁,弄得太仓促生硬了也不太好。”

“……”军官也发现这外表柔弱的二小姐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软糯的话语却夹枪带棒,“好,但只能给叶小姐一刻钟的时间,王爷脾气不好,耽搁得久了,只怕会降罪在下。”

叶临西点头,“大人放心吧,临西不会让大人难办。”

兵士们解除封锁,排着队离开正厅。

前一刻还硝烟弥漫正厅,下一刻便恢复了一片狼藉。

叶侍郎和叶夫人第一时间跑过来,叶夫人将叶临西抱在怀中,“瑶儿,是娘害了你。”

叶临西看见叶夫人手中的血,想到之前看到的刚毅眼神,“母亲莫说错了,女儿是被王爷请去养病的,别误解了王爷的好意。”

虽然兵士离开,但几名官员还在,叶夫人意识到自己失言。

叶侍郎看向叶临西,也是满满的愧疚,“瑶儿到了王府要安心养病,父亲这里无碍,你不用担心。”

叶临西点头。

尚春跑了过来,见夫人抱着小姐,犹豫着不好上前。

叶临西轻轻推开叶夫人,对尚春低声道,“其他东西可以不带,药必须多带,之前大夫给我开了什么方子,照那方子抓上十日的药量。”

尚春吃了一惊,她来确实是想问问小姐还要带什么。

叶临西横了一眼过去,“还不快去准备?”

“是,小姐。”尚春惊慌失措,随后跑开。

叶夫人轻声道,“瑶儿的意思是,楚王会……”

叶临西点了点头,眸色冰凉,也用只有近处人才能听见的小声回答,“原本我也认为楚王会在食宿上苛待我而报复,但刚刚楚王说要把我安置在从前为姐姐准备的院子,想来食宿无忧。众目睽睽之下带我走,也不会给我苦肉之苦,最后想来,也许会再病情上有所拖延,只要我带足了药,应该就能度过难关。”

叶夫人震惊,“瑶……瑶儿,你没事吧?”

是啊,如果是从前的叶临西,这个时候早就哭哭啼啼了,不会这般思路清晰。

叶临西认真道,“除了高烧,别无大碍。从前女儿虽未表现,但身上到底流着蔺家人的血,我蔺氏血脉何时软弱可欺?人可死、腰不弯,我们蔺家一向如此。”

叶夫人双眸大睁,随后面色逐渐沉定,咬牙道,“瑶儿你说得对!我们蔺家满门忠烈,如今蒙冤绝不能认输。”

叶临西暗暗松了口气,暂时算是糊弄住叶氏夫妇了。

叶侍郎看着蒙受大难而性情大变的女儿也是心情复杂,他拍了拍叶临西的肩,“瑶儿,我们叶家对不起你,佩儿也对不起你。”

叶临西对便宜姐姐本来无感,但想到楚王那扭曲的模样,却冷哼道,“父亲说错了,临西支持姐姐所为,若我是姐姐,也不嫁楚王。不是因为其身病,因为其心病!这般心胸狭隘、睚眦必报的阴险小人,不配拥有我们叶家女。”

叶氏夫妻再次震惊——眼前这个刚强的女子真是他们柔弱的女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