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凰冷月君夙寒结局是什么 凰冷月君夙寒全文

2020-08-21 18:00

公主归来,腹黑王爷穷追不舍

推荐指数:10分

凰冷月君夙寒是作者泡芙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下面看精彩试读!上辈子,她爱夜子阑爱的癫狂,可最后那个自己最爱的男人却杀害了自己的父皇母后,更是联合起自己的妹妹屠杀整个国家。这辈子,她阻止悲剧的发生,却意外的将心丢在君夙寒的身上,那个上辈子为了自己舍弃生命的男人,那个为了爱自己不顾一切的人,可是他们真的能在一起吗?

《公主归来,腹黑王爷穷追不舍》 第五章 天生歹毒 免费试读

君夙寒晃了晃手中空了的酒杯。

他对着凰冷月无奈的笑了。

凰冷月脸上笑容逐渐消失。

她走向君夙寒,将酒杯"砰"放在了桌上。

对桌的楚怀霄掩嘴一笑:"君兄,公主殿下似乎不大喜欢你噢!"

这态度,真是天差地别。

"月公主是否对本皇子有何意见?"君夙寒撑着头,看着凰冷月。

凰冷月盯着这一双紫眸,心下一紧。

每每看到他,她心里的愧疚就多一分。

"阿月......"萧后轻轻唤了她一声,不动声色地摇摇头。

凰冷月弯下身,拿起酒壶为他斟酒。

就被快要倒满的时候,君夙寒纤长的手指绕过酒杯碰到了凰冷月的手指。

冰凉的指腹触碰到的一瞬间,凰冷月手下一松。

酒壶掉落在了地上。

"啧,可惜了一壶美酒。"君夙寒惋惜道。

凰冷月神色一慌:"殿下,失礼了......"

她转身连忙对着萧后说道:"母后,儿臣身体不适,先退下了。"

萧后点头,想必是方才的凤舞九天消耗了太多体力罢。

"好生歇着吧,阿月可要抽时间带各位皇子领略我北月风貌才是。"

凰冷月俯身行礼:"阿月明白。"

母后的意思,是让她在皇子中找到自己称心的那位吧。

凰冷月低着头转身离开。

她的脸颊热热的。

方才指尖的触碰,她心中的弦就好似快崩了。

她上一世喜欢的明明是夜子阑,对君夙寒只有恨才对。

难道是愧疚至深的缘故?

她捂着发热的脸快步走了出去。

楚怀霄盯着凰冷月的身影久久回神。

他起身行礼问道:"皇后,本皇子有个问题。"

"七皇子请说。"萧后抿唇一笑。

楚怀霄问道:"月公主可有婚配?"

君夙寒手一顿,这家伙动作倒是快。

萧后爽朗的笑道:"未曾。"

"怀霄有个不情之请。"

楚怀霄眼中笑意渐深:"不知皇后可愿将月公主许配与怀霄?北月与西楚亦可结秦晋之好。"

"七皇子莫急,我与陛下视阿月如珍宝,她的夫婿,我们还是希望是她自己中意的最好。"

萧后心中虽是愿意,可这楚怀霄听闻已有妻室,阿月嫁去岂不成了妾?

若是阿月自己喜欢,她定不会阻拦。

西楚兵强马壮,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君夙寒心中一松,他还真怕这个有趣的公主嫁与他人。

楚怀霄说道:"怀霄也明白强扭的瓜不甜这个理,怀霄愿意等公主的回复。"

他痛快地饮下一杯酒,甚是得意的对君夙寒挑眉。

君夙寒冷笑,并未回应他。

他起身行礼道:"本皇子不喜热闹,想出去一览北月宫之景,望皇后谅解。"

"殿下请自便,可需要领路的宫女?"萧后问道。

君夙寒婉拒:"不牢皇后费心,本皇子独自走走即可。"

他走远后,萧后的目光在他与楚怀霄之间来回打量。

北魏与西楚实力相当,只是这君夙寒给她的感觉不太容易接近......

相比之下,楚怀霄为人淋漓畅快,快人快语。

"你可知月公主的紫月宫如何走?"小路上,君夙寒叫住了一个宫女。

凰冷月走得太快,他追出来之时早就没影了。

宫女回答道:"回殿下,前方走到头右转便是。"

君夙寒勾唇一笑,往前走去。

他几次出手想帮,凰冷月没理由如此讨厌他。

今日他得问个究竟。

君夙寒伸手准备敲门,一个身影跃上宫墙。

他委身于门前,那黑影看上去娇小,似乎是个女子。

莫非......

他悄悄跟了上去。

黑影的轻功甚好,一路到萧将军府才消失踪迹。

君夙寒嘴角一撇:"有趣......"

此时凰冷月穿着黑色斗篷,直入萧府后院。

"咚咚,咚咚咚,咚"她敲响院门。

敲门声两慢三快一咚,是暗号。

"吱呀"一声门开了,凰冷月迅速走了进去。

"公主您来了。"

屋内,她的婢女阿紫和萧大将军之子萧子澈已恭候多时。

"公主突然秘传,所为何事?"萧子澈问道。

他的年纪比凰冷月年长两岁。

虽随着萧大将军南征北战,他脸上还是有几分稚气。

"等墨将军回来,本公主有要事与你们详谈。"凰冷月一脸严肃。

上一世,夜子阑留着凰冷月的原因便是北月两大将。

凰冷月平日里虽娇蛮,墨家和萧家对她忠心耿耿。

"你且记住,夜子阑若是让你帮忙,提升他的军衔,万万不可答应。"凰冷月对萧子澈说道。

萧子澈有些疑惑:"公主,你不是一向对夜子阑......"倾心相待么?

凰冷月拍着他的肩:"照我说的做,日后你便知道我这么做的缘故了。"

她的眼神很是坚定。

萧子澈也不再多问:"遵命。"

"此次墨将军平定蛮夷,你留在这可不能偷闲,加紧训练士兵。"凰冷月提醒道。

她的神色有些慌张。

萧子澈打趣道:"第一次见公主殿下如此慌张,又不是国难当头......"

他还未说完,就看见凰冷月的神色不太对。

他立马改口道:"公主说得对,我们不可以懈怠。"

凰冷月眸色一沉......

三年的时间对她来说实在太急促了。

"子澈,你一定要相信我!"

凰冷月眼眶微红,我一定不会再让你们为我惨死!

"公主放心,日后有何吩咐,我们定当赴汤蹈火!"萧子澈眼神清明。

"本公主每日丑时会来找你练武,你等着便是。"凰冷月说道。

她的武功都是夜子阑教的。

若是日后对上,一定不是他的对手。

萧子澈一愣:"好。"

公主殿下平日里野惯了,今日竟如此严肃。

还要求刻苦练武,倒有些不似她了。

看她一脸紧张的模样,想必会有大事发生吧。

凰冷月出萧府时,天色渐黑。

她从后门偷偷溜了出来。

角落处一个黑影闪现。

"月公主,真是深藏不露。"

凰冷月身子一颤。

她穿着斗篷,对方是怎么认出自己的?

她诧异的回身。

君夙寒摇着手中的折扇,一脸笑眯眯地看着她。

"你跟踪我?"凰冷月皱眉,冲上去欲给他一拳。

君夙寒轻松抓住她的手腕:"本皇子不过是对月公主有些好奇罢了。"

"好奇?"凰冷月冷笑。

她一把抽出手:"本公主天生歹毒,殿下还是离远些好。"

君夙寒收起扇子,朝着手心敲了敲。

他倒是第一次听人承认自己歹毒。

"月公主如此狠心,可舍得毒死本皇子?"君夙寒修长的手指轻抬她的下巴。

凰冷月一愣,竟忘了推开他。

这时,身后一个身影握着匕首抵在君夙寒的脖颈处。

"登徒子,放开公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