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弃妃之毒医风华 宇文怀卫裳小说

2020-08-21 21:00

弃妃之毒医风华

推荐指数:10分

精选热书《弃妃之毒医风华》是来自作者薄野夏后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宇文怀卫裳,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不知她再世身份之前,“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扔出宁王府!”“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拖出去喂狗!”“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捆起来浸猪笼!”下人小声颤抖,“王妃有剧毒啊……”前世,她是含恨而亡的弃妃,今朝,她是惊摄天下的医毒圣手。带着系统,自诩江湖第一的白绫少女,绝世轻尘,御风而归!“誓死和离!”“你没资格谈条件。”“和离!”卫裳肿着被啃破的嘴巴。“那本王再跪一晚上榴莲。”某人可怜巴巴。京城文武皆知,此女不仅绝世倾城,而且医毒精湛,还有个至尊绝美的帝王整日围着转……

《弃妃之毒医风华》 第19章 生死棋局 免费试读

“不了不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

她快速的抽出了自己的手指,不等到两人反应过来,快速的迈开了脚步。

“goodbye~”

卫裳舒畅的呼吸一口气,快速将这精致的木门给关好,跟两人告别。

在两个人微微的惊愕之中,那一抹清丽的身影快速逃离开。

宇文怀眸下闪过一道阴鸷,他收敛回来了眸光,看着还是那么沉稳的二哥。

“五弟,王妃似乎变了很多。”

一直不说话的凤轻城微微张合了下唇,说出口的话,仍旧是那么的温润如玉一样。

“是啊,”宇文怀笑了,面上舒畅,“越发让人着迷了呢。”

一身白衣的男人脸色微微一变,不过他没说什么,只是匆忙的将自己的情绪全部都给收敛了起来。

屋子里面淡淡的熏香味道,一直充盈着诺大的空间,两人各自怀有心思,低头,继续对弈。

淡淡的烟雾缭绕之间,这一场不分胜负的棋局,显然也是一场生死的博弈。

回到了轻荷院,苏璇儿气的浑身发抖,若不是身边的翡翠来搀扶着她,恐怕她早就已经被气的晕厥过去了!

自然,对于王爷突然的变心,她感到惊愕,还有无比的愤怒!

“这个死狐狸魅子,不知道是耍了什么手段,让宇文怀竟然突然着迷!”

苏璇儿坐在美人榻上,一边气的发抖,脸色苍白的破口大骂起来!

她的脸色无比,眼眸之下,哪里还有半分泪水!

“卫裳!你给我等着!”

望着一屋子的下人已经是吓得瑟瑟发抖,跪在了冰冷的地面上,苏璇儿更是无处发泄自己的火气!

“主子,说不定是王爷故意演戏呢,您就消消气,可是别气坏了身体。”

翡翠眼眸乌溜溜的转了一圈,然后讨好的说着话。

翡翠也是不明白了,这几天还是好好的,王爷对主子的宠爱不断增加,怎么今天就突然变了呢!

“说不定呀,过两天这个王妃就被撵出去了王府呢!”

翡翠拿了一盘主子最爱的樱桃,准备想要上前讨好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刚刚送到了苏璇儿的手中,却被一扬起来的手给打翻了。

“还有你这个不争气的丫鬟!”

苏璇儿恨恨的瞪了一眼她,心中的怒气无数安防,一声清脆的巴掌响声,就这么落在了翡翠的脸上。

只觉得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温度传来,但是翡翠也不敢出声,只是觉得脑袋晕了一会,趔趄了一下,才站稳。

“主子,主子别生气了,气坏了身体可不行。”

苏璇儿望着眼皮底下这一群吃干饭的,红艳的唇角多了几分的狰狞的感觉。

她微微的眯了眯眸子,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王爷府上那个白衣男人,是突然而来的,要不然自己这儿不会没有他的消失。

一想到了这个不速之客到来的……

“难道他,难道就是京城赫赫有名的二皇子,凤轻尘?”

苏璇儿微微眯了眯眸子,提及了这个人,她还是倒吸了一口气。

“嗯,根据眼线来看,正是他。”

翡翠使劲的点着头,不提还想起来了,刚才她回来的时候,差点就撞上了这个男人的影子,若不是他正朝着王爷的院落而去,她差点就准备破口大骂,甚至想着要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礼数的下人的。

不过,幸好幸好,算是她脾气好的。

想到了这儿,翡翠暗暗的为自己捏了一口气。

“可查清楚了,这男人到来的目的?”

一想到了皇宫中的二皇子突然而至,她的心中就有些不好的征兆,这个男人,还是好好提防一点比较好的。

“主子,您不用担心,这个事情交在我身上,不过听说二皇子就是个病秧子而已。”

翡翠捂了捂自己红肿的半边脸,对于主子落在了自己脸上的这一巴掌,明显的,是有些心有余悸之感。

王爷今日对主子的这般做法,翡翠还是第一次见到呢!没想到,对于主子来说,王爷竟然也会因为这个不受宠的王妃生气!

想到这一点,翡翠不禁微微眯了眯眸子,闪过了一丝寒意。

苏释亲自将卫裳护送到凤汀院。

卫裳左拐右拐,都甩不掉这个跟屁虫,好不容易到了院子门口了,却发现身后的苏释仍旧是双手抱臂,手中执着一把银色长剑。

站在院落外面,卫裳顿住了脚步,她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缓缓转身,看着一脸平淡的苏释。

“你是不是觉得我会逃?宇文怀让你跟着我,你就形影不离跟着我。”

若不是他手中执着一把长剑,她早就让他遭受一点苦头了。

苏释面无表情,仿佛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淡淡的看了眼前气急败坏的王妃一样。

“王爷有命令,属下当然要遵从。”

这样的口吻,让卫裳还是忍不住的开始吐槽了。

“真的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随从,从宇文怀到我这儿,不过是一会的时间,你跟着我,我像是被人监视一样……”

“行了行了,我既然到了,就不用再跟着我了。”

卫裳扶了扶腰,她腰上稍微的好些了,起码是贴了一个暖宝贴,起的作用很大。

苏释没说话,望着眼前女人已经推门而入,这才轻微眯了眯眸子,提着轻功飞快消失了。

不过是刚刚踏入了院子里面,就听到一阵低低的抽泣声音。

卫裳眉头微微一皱,走近了,才看到,原来是阿琴穿着一身干净的衣服,坐在了石阶上,在低声的哭泣不已。

“阿琴,你这是做什么,哭什么?”

卫裳心中很是不解,她缓缓蹲下来身子,看着那张爱笑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

听到声音,阿琴这才抬起了头,她用袖口擦了擦自己的眼角,

“王妃,院子里面的丫鬟都忘恩负义,全都投奔去了轻荷院。”

“他们觉得王妃您快要被休了……呜呜,我们凤汀院只有几个小丫鬟了。”

阿琴哭得委屈,她的眼角红红的,脸庞还有些浮肿,红红的,让卫裳眸色一暗。

原来,这些下人都是这些心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