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念念不可说

2020-08-22 06:03

面对这样的萧墨,林念脸色的红色瞬间消失,面色惨如白纸。她对着萧墨就是拳打脚踢,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可萧墨丝毫没有怜惜之情。

他钳制住她不安分的手,在林念的恐惧还有反抗的注视下,萧墨进入了她的身体。

“嗯~”

她控制不住的发出了**声,听到自己的声音,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可她的声音,却在激励着萧墨。萧墨用力的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她,可眼底却流露出对她的厌恶之情。

“你还真的是贱呢,林念。刚才那个野男人没有把你喂饱吗?”

唰!

萧墨的话将房间内的温度,瞬间降到了零点。林念不恼反而冷笑一声,嘲讽的一笑:“我贱?那么你呢?”

萧墨没有接话,用实际行动告诉了着她,他现在很生气。

下shen传来的痛,让林念只觉得萧墨像是要将她撕碎一般。她死死的咬住苍白的唇瓣,双手用力的攥紧床单。眼底布满了绝望还有痛苦!

不知过了多久,萧墨停止了运动,他将头压在她的颈窝,低喘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可搭配着那些话,却是无比犀利而又尖锐的刀刃一刀一刀的扎进她的心窝,痛的她全身颤抖。

“说吧,林小姐,你一晚卖多少钱!”

闻言,她木讷的一笑,眼底的悲伤还有讽刺深深的映入了萧墨的眼眸。

“滚!”

萧墨不恼,退出她的体内。他收拾好自己,丝毫没有留下来的想法,转身离开。

房门被打开,一阵阵寒风吹了进来,透过那厚实的被褥钻入她那残破不堪的心。她双眼空洞的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微微的动了动手指,却引动下shen一阵钻心的痛。

泪,无情的从她眼眶溢出,最后低落在白色的枕头上。很快,枕头被泪水浸湿,似乎都可以拧出水一般。

她不由得自嘲一笑,林念……你什么时候沦落到了这种地步。

她以为,自己的泪水早已干涸。可面对萧墨那冰冷而又残忍的话语,她的泪水还是会止不住的流出。

她动作缓慢迟钝的掀开被子,双.腿间止不住的颤抖着。她垂眸,眼神空洞的望着身上那青紫交加的痕迹。心里的某处的那根弦瞬间崩裂。

她双手费力的撑在床上,颤栗着双腿,忍着下shen传来的痛意走到了浴室。

她将浴缸放满了热水,迈着颤抖的腿坐了进去。

泪水低落混合在洗澡水中,她拿着毛巾用力的搓身上的痕迹。直至身上被搓破了皮,浴缸内然上了一层红色,她才停止了动作。她扔掉帕子,歇斯底里的苦了起来。

就这样,她待在浴缸直到天际泛起鱼肚白。

过来给林念检查的李护士长一进门就看到遍地的狼藉。经历过人事的她,一下子就明白昨晚发生了什么。

“小念?小念?”

她唤了许多声,都没见林念回答她。她的神色开始变得紧张起来,她走到浴室,看着蜷缩在浴缸里的人,瞬间一股心疼感涌了上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