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医品弃妃拽上天

2020-08-22 09:03

“七表哥,晚舟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好起来的。你也不要太过自责,那一脚,毕竟是她自己鲁莽了些。”

南宫丞虽厌憎白晚舟,但皇后喷了喷雾之后确实好了,他从一开始的不相信,到现在也觉得可能真是错怪了她,楚醉云这么说,无疑是在暗示白晚舟纯属活该,南宫丞听了,不由就觉得有些刺耳。

重重吐一口气,“今晚的事,对不住你了,把你的归宁宴破坏了。”

楚醉云心里一凉,南宫丞这句话回得,倒是把她当外人了,咬了咬唇,眼底雾气愈发沉重,“七表哥快别说这种话,醉云只恨没能替晚舟受伤。等会儿我去厨房亲自做些你最爱吃的鸭油饼和蜜柚茶来,这一晚上也没见你吃什么,晚舟的性命要紧,你的身体也重要啊。”

说罢,就扯裙离开,她从不是死缠烂打之人,温柔解语才是她的杀手锏。

“等等!”身后传来南宫丞的呼声。

楚醉云嘴角牵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转过身来,已又是那副因关心白晚舟而泫然欲泣的表情,她也不开口,只用一双水汪汪雾蒙蒙的大眼睛等南宫丞说话。

“你与六哥新婚,他一定等着你回府,茶点就不用了。”

楚醉云目乱睛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下一刻,南宫丞已经坐到床边,伸手探白晚舟的额头。

楚醉云终于恼羞成怒,匆匆离开了房间。

她一走,白晚舟就睁开了眼睛,南宫丞的手还搭在她额上,被吓了一跳,连忙缩回。

白晚舟用全身力气给了他一个鄙夷的眼神,“你们家人是不是个个有洁癖?你不会跟你大嫂一样,摸我一把就要去洗手吧?”

南宫丞是聪明人,顿时就明白她先前在庆王妃那里受了委屈,但他不想接这话茬,只淡淡道,“醒了?”

白晚舟冷冷道,“早就醒了。”

一丝尴尬爬过南宫丞的心头,刚才与楚醉云的种种,岂不是都叫她听见了……

白晚舟也不揭他短,皇帝施压,今晚他不敢找茬,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只淡淡问道,“皇后娘娘怎么样了?”

南宫丞见她自己都这样了,还关心皇后,冰冷的黑眸稍稍融释了些,“母后被你用那玩意儿喷了以后,立刻就好了。”

白晚舟更笃定了自己的猜测,皇后铁定是碰到过敏原了,哮喘之人最容易对花粉过敏,该不是外头的牡丹花吧?

“娘娘可对花粉过敏?”

南宫丞难得心平气和的回答她,“母后只对艾草过敏。”

“艾草?”

艾草只在端午时节繁茂,现在已是仲秋,不可能有艾草,这就奇了怪了。

胸口传来一阵阵刺痛,白晚舟不欲再做追究,把喷雾给了南宫丞,“你把这个交给娘娘,让她随身携带,再遇到这种情况,对着口鼻喷三下就行了,不要多喷。”

南宫丞接过喷雾,想了想,还是袖进了袖中。

毕竟受了重伤,天芒丹在提起气脉之后,功能也是主打修复,白晚舟很快又陷入了昏睡。

南宫丞站在床边,看着她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庞,眼神不由自主的带了淡淡的疑惑。

她,似乎和从前不一样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