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一见误终身

2020-08-22 09:03

她以为,在自己说出真相之后他至少会感到一点点诧异、抑或是疑虑。

可是,没有。

这个男人的眼里除了厌恶与痛恨之外,不存在半点叫做‘信任’的东西。

他,不信她。

“不――!”下一刻,她睁大了双眼失声惊叫。

父亲的尸体被人从旗杆上放下来,砸在不远处的地上,随后侍卫手持着马鞭一下下地、朝那尸身上抽着。

鞭子入肉的声音响彻这一方天地,早已僵硬的尸体被人反复鞭挞,原本穿在尸身的衣服逐渐被抽烂,露出了里面溃烂的皮肤!

不、不!

幕卿心双腿一软,猛力推开周临灏扑过去,以身体覆在那尸体上,一声声急促地呼唤:“爹、爹,不要、不要!”

“你们有什么都冲我来!不要打我爹,不要打我爹……”

皇帝一言不发,行使鞭刑的侍卫犹疑了片刻,终究不敢停下。

粗长的鞭子带着千钧之力,狠狠落在她单薄的身躯之上,她闷哼不止,只觉得每一鞭都似要将她一分为二。

不过片刻,身上象征着高贵的凤袍已破败不堪,再也遮不住昨夜欢爱过后的暧昧痕迹。

原本勾唇笑着的楚雪芩脸色一僵,视线扫过幕卿心浑身的青紫,悄然捏住了手心!

“是我错了,爹……是我错。”她的嗓音已哑到不忍听闻,只死死地抱着父亲的尸体,痛哼的间隙中不断喃喃道:

“是女儿不孝……原以为付出一切纵不能得到他的爱,却也能在他心里占有一席之地,却不料,竟因我的执意所为害死了我慕府全家、害得您在死后受这般奇耻大辱。”

几不可闻的声音越发轻微,被掩盖在了鞭子的破空声中,幕卿心虚弱地护着身下的尸体,疼得浑身颤栗。

“皇上,卿心姐姐她只是一时糊涂……您心怀慈悲,就饶了姐姐这一次吧!”楚雪芩忽然屈下双膝,跪着挡在了江凌苑的面前,也挡住了皇帝黏在幕卿心身上的视线。

她讨厌皇上盯着这个衣不蔽体的女人,因为那眼神虽狠,却总是莫名地让她心下不安。

周临灏收回目光,见此转换了轻柔的神色,亲手扶起跪在地上的楚雪芩,“你这几日身子不适,莫要随意下跪了,嗯?”

“多谢皇上,姐姐她……”

男人沉默了片刻,方才冷冷地吩咐道:“将皇后押回坤懿宫,未经朕口谕,不得踏出宫门半步!”

是!”侍卫一拥而上,粗暴地扭住幕卿心的双臂,无人顾忌她的一身高贵凤袍。

当今皇后幕卿心本就不得皇上宠爱,如今既已被皇上亲手灭族,她那一身皇后的行头又还有何意义?

“一时糊涂……呵呵……”幕卿心抬眼,看向在自己面前紧紧相拥着的男女,迟缓地仰起头,咽下已涌上了喉头的鲜血。

八月的凉风格外刺骨,吹得她浑身的血迹一点点凝固起来,可一切感官却早已麻木了。

所有的痛楚,皆不如心口痛意来得汹涌。

回宫不多时,楚雪芩乘着贵妃辇,踏入坤懿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