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战王殿下的天才蛊妃》肖遥月龙陌夜完结版免费试读

2020-08-22 18:01

《战王殿下的天才蛊妃》 小说介绍

精品小说《战王殿下的天才蛊妃》由肖小妖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肖遥月龙陌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7章“哇,这女子挺漂亮啊!”肖遥月忍不住赞叹道,眼神瞟了一眼她腰间的蝴蝶玉佩。“听说是蝉联的花魁,如今一见倒是有些姿色,不过见多了也无趣得很。”男子淡淡道。肖遥月看他一眼,觉得这男人眼光真高,而且相...

《战王殿下的天才蛊妃》 第7章 免费试读

第7章

“哇,这女子挺漂亮啊!”肖遥月忍不住赞叹道,眼神瞟了一眼她腰间的蝴蝶玉佩。

“听说是蝉联的花魁,如今一见倒是有些姿色,不过见多了也无趣得很。”男子淡淡道。

肖遥月看他一眼,觉得这男人眼光真高,而且相貌谈吐不俗,穿着考究,看样子,这个男人身份不简单啊,冽哥哥,冽,难不成…是那月莲国王子宇文冽么?!不对,那王子不是还有两日才到么......肖遥月心里琢磨着,楼下的星楼已毫无悬念的通过了第一局。

“不知王子可满意?”太子满意地看了一眼星楼,然后问那鬼面男人。

“太子殿下觉得呢?”那鬼面男人不答反问,表情看不到,声音也听不出喜怒。

龙瑾睿有些不悦,自己堂堂太子这么低姿态的陪他来这聚春阁看美人,他却端起架子来了,若不是他手里有数量可观的可以以一当百的优秀影卫,他才没空陪这个眼光极度挑剔且傲慢自大的王子呢。

老鸨可是察言观色的好手,从将星楼姑娘请出来时就一直留神着楼上的动静,见那侍卫一脸凝重的冲她摇摇头,再看旁边的两间包厢同样没有任何动静,便知这届花魁大选是引来了很多大人物啊,心下有些着急,匆忙思索着还有什么姑娘没上,虽然知道肯定都不如星楼,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万一有能对那几位爷胃口的呢。

“妈妈您忘了么,我们不是还有一个新来的妹妹没上台么。”一直等着看肖遥月出丑的胭脂看出老鸨似乎正从人群中寻人,便故意高声说道。

“还有新人啊?怎么一直没听说?”人群中一个常来的公子哥说道。

“是啊,妈妈,有新人怎的也不告诉我们啊?”“对呀,不是怕我们花不起银子吧。”

“......”

很快,原本被星楼吸引的男人们都吵着闹着要见新人,老鸨瞪了一眼正笑的得意的胭脂。

别人不知道,老鸨可是亲自领教过肖遥月的手段的,哪还敢去招惹,只是肖遥月确实报了名,如今为何不露面了呢?

众人的声音越来越不耐烦,而当事人却没事人似的看热闹。老鸨看着名册上肖遥一名,犹豫着,最终深吸一口气,赔笑着制止了大家的吵闹,然后向人群中问道:“新来的肖遥姑娘,不知可否上台?”

龙陌夜脸色一沉。太子龙瑾睿一愣,只觉得这个名字听上去有些熟悉。而反应最大的莫过于肖遥月对面的男人了。

“阿遥,你......”

肖遥月咧嘴一笑:“以后有机会,我当面跟你解释。”说完便走出包厢,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换衣服。

老鸨问完,楼下的人们喧闹着要见新的姑娘,楼上包厢里的鬼面男子也有些不耐烦了,正当他要起身告辞时,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响起:“如此吵闹,可是在找我?”话音未落,男人们便已被那楼梯上的女子吸引了去。龙陌夜拿着茶杯的手一紧,齐飞觉得周身气温瞬间降到冰点,偷偷撇了一眼那女人,竟也呆住了!

那女子上着红色紧身衣袍,勾勒着傲人的曲线,下罩黑色开叉长裙,走动间一双修长玉腿若隐若现,腰间系一红色长纱,垂下的红纱更衬得那双腿白皙魅惑,长发随意挽起,只斜插一支似能滴出血来的红玉簪,几缕青丝慵懒地垂下,本就白玉般的小脸显得更加晶莹剔透,一双凤眸波光流转,嘴角恰到好处的轻扬,整个人邪魅诱惑。

“这个女人,倒是有点意思。”鬼面男人似乎来了兴致。

龙瑾睿看着那个女人有瞬间的出神,总觉得她很像一个人,聚春阁新来的姑娘,肖遥......难道是肖遥月!想到这里他招招手,侍卫上前,他吩咐了几句那侍卫便去找老鸨了。

被肖遥月唤作阿冽的男人愣了一下后,便玩味地笑了,肖遥,呵,有意思!

龙陌夜周身气息越发冷凝,齐飞一个激灵瞬间回神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

“不好意思,各位,我来晚了,不知我可否通过?”肖遥月站在台子上,见众人还在发呆,连老鸨也没反应过来,便开口问道。

“能能能!”“这样的要是不能,那就没人能了!”“好,好美啊!”“是啊,之前以为星楼姑娘就够美了,如今一看,这世上果真有仙女啊!”

“呵,仙女么,我倒觉得更像小魔女啊。”鬼面男子饶有兴趣地看着肖遥月笑道。

胭脂怨恨地看着肖遥月,这个女人怎么变得如此漂亮了!

老鸨刚反应过来,就见一个侍卫过来,看了一眼肖遥月,然后用疑问的眼神看着自己,于是她冲那侍卫点了点头,接着回过头笑着对台下的人们说道:“那我宣布,肖遥姑娘通过,进入下一局!”

第二轮开始,姑娘们都根据自己擅长的选择了自己要比试的项目,肖遥月选了舞蹈,许多因貌而倾慕于她的男人便都来看舞蹈这一项。巧的是,星楼也选了舞蹈。

“肖遥姑娘为何要争这花魁?”趁着其他姑娘表演之时,星楼上前问肖遥月。

“银子。”肖遥月简单粗暴的回答。

星楼一愣,随即笑道:“你与她们不同。”

“你呢?为何?”

“为了不沦为玩物。”星楼淡淡答到。

肖遥月看到她眼中的愁绪,又瞟了一眼她腰间的蝴蝶玉佩,之前那个默默帮助原主逃跑的人果然是她。“即使你这次赢不下这花魁之名,也不会沦为玩物的。”

星楼一怔,随即苦笑,没说什么,但愿吧。

渐渐的,舞蹈这边还未表演的就只剩她俩个了。

“肖遥,我不会手下留情的,我希望,你也不要。”星楼丢下一句话,便向台上走去。肖遥月笑笑,永远尊重自己,从不放弃对抗命运,赢得堂堂正正,输也要输得光明磊落,她喜欢这样的人。

乐起,星楼长袖一甩,轻盈地落在台子中央,竟从袖子中抽出一把宝剑。

“哇!剑舞么,果然是星楼姑娘啊,没想到星楼姑娘还会舞剑啊。”“星楼姑娘文武双全啊!”“......”

与平时娇弱的形象不同,今日的星楼,白衣飘飘,长剑轻舞,竟有种白衣女侠的风范,巨大的反差很快便将在旁边看其他项目的人也吸引了过来。

小说《战王殿下的天才蛊妃》 第7章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