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缔结阴缘

2020-08-23 12:04

    我爸愣了愣,:“他?谁啊?”

    我看着父亲那智障的样子?无语....

“你说谁啊,出来你跟哥哥·1,还有谁跟我有关。”

    我掏出脖子上挂着的那颗血玉戒指,这两天越来越明亮温润,似乎汲取了营养变得“活”起来。

    “唉,小繁,这是我们曲家的命,也是你的命,如果他再来,你跟他谈谈……看看他到底想要什么。”父亲收敛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想要什么?

    他在底下孤独寂寞冷了,所以想让我下去陪他,还能想要什么。

    夜里果不其然,他又来了,大爷的,这天天,天天....是个人也撑不住啊,舒坦是舒坦完了,可这色鬼跟几百年没碰过女人一样,我实在扛不住了,咬牙推着他的肩,颤巍巍的说道:“那啥,老兄,我们、我们能谈谈吗?”

    “谈?”他冷笑了一声:“呵,你想跟我谈什么?”

    说话间,他并没有停下身下的动作,他热情的动作把我出口的话撞击的零零散散。

    “你、你到底想怎样……嗯……我们家、是不是、啊....轻点,我们家,是不是得罪过你?”

    他轻笑了一声,暂时停下了动作,得到一丝缓解的我,长舒一口气。

    “那啥,其实冥婚是两只魂魄之间的事,你看看……我,我们……不适合,咳咳,其实,你应该找个适合你的对象。”

    摆脱你了大哥,世界上女鬼多的事,我们不适合阴阳恋,别再缠着我了。

我在心里哀嚎!

    “这么一说,你倒是提醒我了。”他轻笑着吐出凉薄的话语。

他眼神冰冷的看着我,我一愣,瞬间,全身汗毛全部炸起,他这眼神啥意思?

我有种不太妙的感觉,还记得太爷爷说过,

    像我这样的情况结局只能是死亡。

    真的只能死了达成冥婚,才能结束吗?

我还没恋爱过,天下帅哥我还没看多少,王一博肖战,我还没粉够。

老娘不想死啊啊啊啊!

    “我……”一想到自己人世白来这么一遭,我眼泪一下就滚了出来。

    他笑了笑,伸手捏了捏我的下巴,那手指很凉。说道:“很委屈是吧?你没做错什么,却成为还债的筹码……你的出生就注定是为我而存在,你也别伤心,谁叫你生在曲家。”他的语气陡然变冷,没有同情、反而带着一丝嘲讽。

    除了哭,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父亲叫我跟他谈谈,可这怎么谈?

    出生就是原罪,我无法改变。

“我大概,呜呜,我还有多久会死啊,虽,虽然我没啥遗产,但是,我,呜呜,我藏在墙缝里的两百块钱,还是要交代一下,啊啊啊啊。”

一想到我那两百块钱,我又是一把辛酸泪,从小到大我爸没给我多少零花钱,美其名曰:女人有钱就变坏。

真拿我当**哄呢,好不容易存了些零花钱,被老哥坑了几百块后,我就这两百了。

想想我都觉得自己命好苦,现在还招惹上这么个玩意,什么时候没命都不知道。

    “别哭了!”他不耐烦的低吼道:“我若是想要你死,你几年前就死了,何必等到现在!”

????

    什么意思?

    “你不杀我?”

“不杀。”

“那你到底要怎样?”我忍受不了的捶打他的肩膀,然而那点力气,就像挠痒痒。

    我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

    “你不杀我?!”我吼道:“你大爷的,你这天天把我折腾的死去活来的,你这跟杀了我有啥区别,语气被你这样折磨,我还不如早点结果了自己。”

    我伸手掏出枕头下藏着的剪刀,据说在枕头下压剪刀是辟邪的,这个变态,咋啥都对他没一点用。

以后我再也不相信那些臭道士的话了。

“啊噙。”正在商量遇上邪祟的父子俩齐齐打了个喷嚏。

    我用剪刀扎自己的举动激怒了他,他在我手肘一弹,剪刀脱手、掉落床下。

    “曲繁,别说我没警告你,我要是发现你有一点自残、自杀行为,我会让你和你们曲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伸手捏着我的脖颈,那力道不轻不重,却让我有一种窒息的错觉。

    “你这样折磨我……跟让我已经没有....区别....”我试着求饶。

    “折磨?”他冷笑了一声,说道:“呵,你是我的妻子,到死也不会变,被我碰,是你莫大的荣幸!七日期满之后,你就是求我、我也不会碰你!你这僵硬的身体真让人扫兴!”

    七日?

    虽说不懂他说的七日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有四天……

还有四天就解脱了吗?我忍不住心头有点欢喜。

不给我欢喜的时间,他恼怒的扣紧了我的腰,将怒气体现在行动上。

狂烈夹杂怒气的律动,我绝望的瘫在床上,我想,我会死在他身下吧?

    意识脱离身体,我感觉自己在混混沌沌的欲浪里沉浮。

    几近溺亡。

  

    肾虚是什么感觉?

早上我拖着颤悠悠的双腿下床,老腰一阵阵酸疼,精神极度疲乏,这肾虚的小样。

得,我觉得我要认真考虑补补肾了,否则我觉得我熬不到第七天。

见过累死的牛,没见过耕坏的田,咋到自己这完全不一样咩。

    整个腰部酸胀难忍,双腿像个筛糠一样抖,小腹里面也涨涨的,全身每一个骨节都在抗议。

    这几天,他都留下不少东西在我身体里,人跟鬼?能有啥?要不买点药以防万一?

    思绪纷乱,瞥了眼墙上钟表的时间,我擦,上学快要迟到了,胡乱洗漱一下立马夺门而出。

    我今年二十岁,大一。今天是开学的日子,如果我第一天就迟到的话,班导会肯定会趁机为难我。

    我们班导是个在职研究生,似乎是某个校领导的侄子,在大学里,在职研究生来当新生辅导员是常事。

    迎新晚会那天我参加了班里的走秀表演,之后他总是借机找我的茬、有事没事就叫我去教师办公室。

    为了避免麻烦,我一直很小心的跟他拉开距离。

拖着自己半残的身体,匆匆忙忙赶到课室,好吧,我还是迟到了。

    班导冲我笑了笑,对一届的同学说道:“我很开明的呀,大学开学第一天就迟到,放心,我不会扣你们学分,凡是早退旷课挂科的,都给**苦力……曲繁,等下到我办公室来。”

    “哦,好。”我低着头坐到了齐双旁边。

    齐双白了班导一眼,悄声说道:“这人就是个变态,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让你长长这一副勾人的样子!你自己小心点吧!”

    班会结束后,齐双打算陪我去办公室,可是临时被学生会的人叫走,结果还是我自己去。

    我有点纳闷,这办公室有多少苦力是非要人帮他做?就算有苦力不喊男生喊老子干嘛。

    他让我坐在他电脑前整理学生通讯录,你说整理这玩意有多难?还用你在我旁边指点?察觉到后边的人开始慢慢紧贴着我,时不时的弯腰靠近。

......

    我不是无知少女了,老娘16岁就被一个流氓变态的色鬼给上了。

    我立马站起来怒目看向他:“老师你这样的话,我建议你还是找别人弄吧,我就不奉陪了。”

    看我要走,他一把扯着我的胳膊,坏笑道:“曲繁,你别不识好歹,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圣女了不成,看看,你这一身的痕迹,你昨晚是得有多浪啊?”

    他伸手猛地一扯,我的T恤被扯到肩头。

    身上青紫的痕迹有些刺眼。

    肩上都是他用力捏我留下的淡淡红印和淤青。

    “……你看看你!身材长成这个样子,就他妈是个浪货!你们昨晚玩的很激烈啊!”

看到我身上的痕迹后,他的呼吸明显有些急促,整个人开始朝我贴了上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