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招个太子做郡马_何兮

2020-08-24 18:03

《招个太子做郡马》小说完整版在哪看啊?目前正在火热的推广中《招个太子做郡马》小说全集在线阅读由qq1234小说网为大家带来,讲述了萧楚然赵廷安之间的故事,由网络畅销大神“何兮”潜心所创,喜欢这类型小说的可以来了解下!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招个太子做郡马》精选章节

萧楚然不慌不忙地行了一礼:“萧楚然见过太子爷。”

“世子爷请起,不必多礼。”赵廷安清冷的声音响起,“早就听闻世子爷文韬武略,一表人才,父皇都时有夸赞,如今一见,当真是名不虚传。”

晋北王强笑了一下,开口道:“就是胆子大了些。”说着,他意味深长地看了萧楚然一眼。

萧楚然当然明白他在说什么,不过她也没当回事。

“哦?皇上还夸过我呢?”萧楚然露出羞涩的笑容,“没想到皇上日理万机,还记挂着我。”

赵廷安顿了顿,然后说道:“早就听闻王爷膝下一对龙凤双生,世子文武双全,一表人才;郡主也是聪慧过人,娇俏可人。如今见到世子,才知传闻不虚。”

萧楚然腼腆地笑了笑:“这,这不是过奖了么?我哪有传闻说的那么厉害。”顿了顿,她一脸真心实意地说道:“不过我妹妹确实如传闻一样,我妹妹是最聪明的、我妹妹也是最漂亮的!她不止是聪明睿智,还武艺高强,简直是巾帼不让须眉,便是我,对她也是极其钦佩的。她若是生为男儿身,我怕也是比不上她的!”

饶是赵廷安心机深沉,听到这话也不由得愣了愣。不过他并没有多想,只当是做哥哥的抬高自己妹妹的名声。

晋北王一脸尴尬,暗暗地瞪了萧楚然一眼,萧楚然这才意犹未尽地停下了话头。

坐在赵廷安身边的陈公公此时笑着说道:“可不是,早就听问晋北世子爷风采无双,世子爷和奴才来了大半日了,总算是得见了。”

萧楚然倒了一杯酒,拱手道:“太子爷、公公恕罪,实在是我受了重伤,一直未能起身。这是才刚好了一些,心中惶恐不安,才强撑着起身拜见,还请太子爷、公公恕罪!”

俊美的少年不卑不亢地端着酒杯立在那里,让人生不出半点怨怪的心思来。

赵廷安淡淡地说道:“晋北世子也是有伤在身,不算过错。”

“都说晋北世子年纪轻轻,便已是战功赫赫,有乃父之风!皇上可一直念叨着想要见一见呢!”陈公公笑着说道。

晋北王刚要开口,萧楚然便笑着说道:“是么?我也早就听闻皇上英明神武,可惜身为臣子一直无缘得见,也是向往的紧!”顿了顿,她继续说道:“公公,不如我们早些启程,也免得皇上挂念。”

陈公公脸色一喜,刚要开口,赵廷安便道:“晋北世子有伤在身,不易长途跋涉,还是先养好身体再启程也不迟……”

陈公公却是道:“殿下此言有理,只是世子对皇上一片赤诚,也不好让他失望!而且再过几日,便入了九,到时候河面结冰更是难走。”说着,他殷切地望着萧楚然:“既然世子爷也觉得应该尽早启程,不若我们就尽早出发吧!”

晋北王笑了两声,然后说道:“殿下和公公长途跋涉的,才刚到了我燕北,也要给本王一个招待二位的机会才是。出发倒是不着急,殿下和公公不如留下来休整几日,或是干脆等天气暖和些再行启程也不迟啊!”

陈公公心里暗道,你当然是巴不得他们越晚走越好了,只是他却是不能让他如愿的!

“殿下洪福齐天,奴才身子也算是强健,为皇上办差,哪有辛苦一说?”陈公公笑呵呵地说道:“临行前,皇上可是再三叮嘱,一定要让咱家好生辅佐太子殿下,只为将世子接回。咱家皇命在身,那是片刻都不敢耽误啊!”

陈公公开口就把承元帝搬出来,谁让人家上面有人?晋北王也是无奈,他看了一眼赵廷安,赵廷安也不再开口。就算他心里再不情愿,也明白这是大势已去了。

赵廷安是皇上的儿子,晋北王不敢怪;陈公公是皇上身边伺候的太监,他不能怪;看来看去,晋北王怎么都觉得萧楚然最欠揍。想到这,他狠狠地瞪了萧楚然一眼。

偏偏萧楚然还不嫌事大,一脸高兴地说道:“既然如此,公公,我们便收拾东西,明日便启程吧!”

陈公公笑容满面:“世子所言甚是!那边即刻启程!”

筵席匆匆结束,萧楚然和陈公公得偿所愿,满载而归。倒是晋北王阴沉着脸的走了,赵廷安则是看不出喜怒。

陈公公回到房间里,美滋滋地喝了一杯热茶,让小太监为他揉着肩膀。

“公公,您这几日真是辛苦,长途跋涉的,都没有好好休息过。”

陈公公叹了一口气,却是不无得意地说道:“谁让咱家是为圣上效命的呢?皇上信任咱家,将这差事交给了咱家,咱家自然要尽心尽力的为主子办好,这才是当奴才的本分!”

“那是,皇上向来信任公公。在皇上面前,比几位皇子、娘娘都更得脸面,便是奴才,公公也不是一般的奴才呀!”小太监谄媚地讨好道:“这么重要的差事,皇上偏偏派了公公来辅佐太子殿下,就看出公公在皇上心里地位不同!”

陈公公脸上露出了几分得色:“做奴才的,自然是要为主子办好差事!”

“这晋北王世子也是识时务的,倒是太子殿下,今日若不是有公公,事情怕也不会如此顺利。只是可惜,皇上还不知公公如此费心劳力的带回晋北王世子,怕是功劳都要记到太子殿下身上去了。奴才真是为公公不值!”小太监义愤填膺地说道。

说到这,陈公公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他冷哼了一声:“皇上向来不重视中宫皇后,这太子之位怕也没那么稳固。太子殿下还不想着办好差事,还要出这么多的幺蛾子!”顿了顿,他叹息着道:“罢了,到底他也是主子……”

小太监又说了几句抱不平的话,手上的动作却未停。

赵廷安一到了晋北王府,晋北王便将正房让了出来,赵廷安并没有推拒。

此时的正房内,赵廷安皱着眉头听着下属高飞的禀告。

“殿下,属下已经打听过了。晋北王世子战败之后确实身受重伤,按说以他的伤势,应该不会这么恢复才是。”高飞正色地说道:“难道真如皇上猜测的那样,这晋北王世子的伤势是假的,并没有那么严重,只是为了逃避责罚?”

赵廷安道:“晋北王手握五十万大军,在燕北之地权势滔天,如果他想隐瞒一些东西,你根本什么都查不到。”

“可是今日这晋北王世子似乎很着急进京一样。”高飞又道:“他是晋北王的独子,他这一走,晋北王府可就后继无人了。晋北王怎么都不会这么轻易的让萧楚行跟我们去京城,这事分明有诈。偏那个死奴才还美滋滋的以为可以带走萧楚行,简直是愚不可及!”

高飞一想到陈公公对赵廷安并不尊敬的样子,心里就来气。

赵廷安不屑跟一个奴才计较,他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桌面:“这个晋王世子的行为确实反常。”顿了顿,他突然意味深长地说道:“除非他不是晋王世子,所以他的去留对晋北王府并没有影响。”

“可是属下觉得,虽然晋北王并没有表现的太明显,可是晋王世子说是要即日启程进京的时候,晋北王也好像很惊讶的样子。”高飞不解地说道。

赵廷安想了想,突然说道:“我记得晋北王世子是龙凤双生。”

“对,晋北王和王妃伉俪情深,当年皇上还赐过不少的美人要给晋北王,都被拒绝了。王妃只生了这龙凤双生的孩子。”高飞说道。

在来燕北之前,赵廷安已经将晋北王府都调查清楚了,他会这么问,一定是意有所指。

可是高飞没明白。

“男扮女装、李代桃僵。”赵廷安说着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来。

高飞愣了一下,搓着下颌道:“这,还能这样?那这位郡主还挺会玩啊!女扮男装的事都想得出来,也不怕日后露馅了,皇上治她一个欺君之罪!”

两人是双生子,相貌上自然有几分相似。而且就算要冒充晋北王世子,也必须是一个对萧楚行和晋北王府非常熟悉的人,最重要的还要忠心可靠。萧楚然确实是最好的人选。

赵廷安瞥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不然能怎么办?萧楚行是晋北王府的世子,如今他又重伤在身,长途跋涉是死路一条,抗旨不尊也是死路一条。”顿了顿,他继续说道:“这个萧郡主能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要么是她胆大妄为,要么是她勇者无惧。”

高飞问道:“那殿下,这个萧郡主是哪一种?”

“那就看她聪不聪明了。”赵廷安意味深长地说道。

“愚不可及!简直愚不可及!”

萧楚然的潇湘阁里,晋北王大发雷霆,怒不可遏地怒斥萧楚然。

“你以为你这么做是帮了你哥?你当京城的那些人是傻子?他们看不出来你是女儿身?不用别的,只要太医一搭脉,你的身份就暴露了!到时候你就是欺君之罪!”晋北王怒声喝道,“你是猪脑子么?”

萧楚然和晋北王妃两人却很淡定,听到晋北王的话,王妃斜睨了他一眼,冷笑着说道:“王爷慎言,我女儿是猪脑子,敢问王爷又是什么?”

晋北王顿时被怼的一噎。他能怎么说?能说不是他女儿么?看了一眼王妃,他默默地忍下了。

王妃白了他一眼,然后道:“楚然为何要这么做?那都是因为她心疼楚行,不想让他受这奔波劳顿之苦。这是他们兄妹情深,你便是不认同,好好的同她说就罢了,何苦要如此责骂她?”

萧楚然连连点头,可怜兮兮地拽着王妃的衣袖,“就是,娘,我还是个孩子呢!”

“哼,孩子?别人家的孩子可干不出这女扮男装、欺君罔上的事!”晋北王冷冷地说道:“你以为那太子殿下和陈公公是好糊弄的?那都是从宫里出来的人精,你这点小手段,还以为能瞒得过他们?”

萧楚然懒洋洋地靠在了椅子里,即使是一副慵懒的姿态,可是她做出来却带着一股逍遥自在的意味。

“就好像他们心里没有算计似的。这太子殿下看着身份尊贵,可是那陈公公对他可没有几分敬意,可见这太子殿下的处境了。否则堂堂的太子,怎会亲赴燕北来宣旨?看来这皇后和太子不受宠,并非空穴来风。现在太子怕是自身都难保了,还有心思来找我的麻烦?”萧楚然不甚在意地说道,顿了顿,她眼里闪过了一抹精光:“至于那个陈公公,不过是个太监,一门心思想要邀功,我肯与他上京,他怕是求之不得的。”

晋北王瞥了她一眼,然后说道:“太子和陈公公确实各怀鬼胎,那也改变不了你是个丫头片子!欺君罔上治罪的还是你老子我,这件事没的商量。”

萧楚然望入了他的眼中:“父王,若是女儿执意要去呢!”

“在家从父,你爹还没死呢,轮不到你来拯救晋北王府!你要是敢一意孤行,老子就打断你的腿!”晋北王怒声喝道。

萧楚然倏地站了起来,晋北王吓了一跳,居然还本能地后退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之后,冷静了下来,怒视着萧楚然。

萧楚然毫不畏惧地走到他的面前,就在晋北王心惊胆战的时候,萧楚然毫不犹豫地跪了下去,然后就抱住了他的大腿。

“爹!你就让我去吧!爹啊,女儿这么做都是为了大哥啊,您就成全女儿吧!您要是不答应,女儿就不起来啊!爹啊!您可是我亲爹啊!”萧楚然抱着他的大腿就开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晋北王甩了几次都没甩开,“无赖!你好歹也是一个郡主,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快点给我起来!”

萧楚然压根不为所动,抱着就开始嚎:“您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起来啊!要不您就打死我好了!”

看着一边虎视眈眈的王妃,晋北王能打死她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