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年少欢喜难以忘记

2020-08-24 21:07

言喻苦笑一声,胸口传来一阵钝痛。

她爱了六年的男人,一直都在思念别的人……

看着窗外树梢上的冰针银霜,言喻想起蒋静成前几天风寒感冒还没好彻底,不能再次受寒。

她叹了口气,从衣柜中翻找出一件黑色大衣,开车朝陵园驶去。

天空灰蒙蒙,整个陵园烟雾缭绕,雾气极重。

言喻将车停好,拢紧身上的呢子衣,随后抱着黑色大衣朝墓地走去。

走了好一截路,她才看清身穿赛车手制服的蒋静成,正站在许兰怡的墓碑前发呆,眸光中满是悲恸。

三年了,他看许兰怡的眼神从未变过,尽管眼前已经是座坟。

但他看自己的眼神,却是愈发的厌恶和憎恨……

“静成。”言喻朝他走了几步。

蒋静成晃了晃神,转眸看向言喻的眸子暗沉了几分:“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这个女人的存在,会惊扰了兰怡的美梦。

言喻心口的窟窿又开始隐隐作疼。

“这里太冷,你感冒还没好,跟我回去吧。”

说完,她便将手中的黑色大衣递给了蒋静成。

她刚来没多久就已经觉得手脚冰凉,更何况这个男人天刚亮就已经站在这里。

“冷?你觉得冷吗?”

蒋静成冷冷扫了她一眼,没有伸手去接她递来的衣裳,反而步步朝她逼近。

他走到言喻跟前,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透着丝丝暖意,但说出的话,却让她彻身寒凉。

“兰怡在这里躺了三年,你觉得她冷不冷?”

听到那个女人的名字从他嘴中亲口道出,言喻的心口猛地一阵抽搐,密密麻麻的绞痛瞬间袭来。

她艰难吸了口气,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三年夫妻,一千多个昼夜的陪伴,你对我就没有一点点感情吗?”

她想,哪怕这个男人骗骗自己也好,她也不妄自己这些年来的付出……

言喻那清瘦又倔强的模样让蒋静成有些精神恍惚。

他心头莫名升起一丝怜惜之情。

但转瞬,他便立即撕裂了那怪异的情绪。

可笑,自己心爱的女人就是被眼前这人害死,他不能被她此刻柔弱的外表欺骗!

想到这里,蒋静成心中的愤怒之火燃得愈发猛烈。

他拽着言喻走下台阶,到了马路边后重重甩开她。

猝不及防,言喻差点趔趄倒地,扶着停在一侧的车子才勉强站稳。

“滚远点,别坏了这里。”蒋静成冷声警告完,便转身朝墓地走去。

言喻狼狈靠在车边,瞬间泪如雨柱,寒心彻骨。

言喻抬手紧紧压着心口的位置,嘴唇由苍言变成乌紫色。

四年前她为了救蒋静成,错过了做治疗的最佳时间。

现在她的身体每况愈下,心口时不时绞痛不已。

再不采取治疗,她真的活不久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