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程月璃卫宸_安绵绵

2020-08-25 12:03

  程月璃卫宸是《凰歌》这本原创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是由网络作家安绵绵最新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卫凝没想到月璃的琴那么好,好到她无可挑剔,还能把蝶引来,不知是琴声太美,还是情人有灵。但无论哪一种,在这消息四通八达的长安城,程月璃很快就会名动四方。

免费阅读

  又下雪了。

  漫山遍野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行走在天地间,才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为了安全,本来快马五日的行程,月璃一行人走了快半个月。

  对于月璃来说,她记事起就在长安,比起京城,长安更像是她的家。

  前世没有这一趟出行,月璃有些涣然。

  走过这些高山河流,她觉得,这才是第一次踏入这个世界。

  原来山那么高,水那么清,雪那么白。

  “原来我曾经,瞎了眼,聋了耳。为这一国尊贵,却不知大好山河。”月璃自言自语着。

  “小姐,马上就要到长安城了。”紫音靠近马车低声说道,生怕勾起小姐悲伤的情绪。

  小姐刚出生不久,侯爷便带着小姐出了外任,第二年,就来了长安,一直到现在。

  她也是从这里便跟着小姐,和小姐一起长大。她对长安的感情,不亚于小姐。

  如今侯爷不在了,小姐来到旧地,不免伤心感怀。

  “嗯,直接进城就好。”

  听自家小姐语气正常,紫音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青崖跟在一旁,一路都规规矩矩的,虽然她想不明白小姐为什么只带着她和紫音两个人来长安,但是小姐的信任让她欣喜。

  只是,她接触到的小姐,和之前打听到的样子,大相庭径。

  还没到城门口,远远的就看到一行人往她们走来。

  “是雪小姐。”

  月璃撩开车帘,冷风扑面而来,抬眼就看见一个身穿素裙的小姑娘向她奔过来。

  程沁雪看着从马车中微微探出的脸,极力忍住心头的激动和想念,眼底噙着泪不让它落下来。

  鼻子被冻得红扑扑的,不知道在寒风中站了多久。

  在看到月璃的一刹那,她停下了脚步,两手不自然地相互搓了搓,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姐姐。”

  想象中不耐烦的呵斥没有出现,月璃对她招了招手,“上来。”

  沁雪满眼的不可置信,鬼使神差地上了马车。

  侯爷对自己唯一的女儿宝贝得很,什么都是最好的,就是比之宫里的公主,也不为过。

  马车从外面看,除了木料好些,和其他的府邸马车并无不同。

  马车里头却另有乾坤,五脏俱全,四周铺着厚厚的珍贵皮毛,车壁上挂着蚕丝薄毯,冬暖夏凉,小架子上放着女孩子们喜欢的小玩意,中间放着三个小暖炉,温暖如春。

  她坐在一个小垫上,一动不敢动。

  月璃握住她的手,暖意从手指传入心窝,她不敢抬头。

  顺着手臂,月璃抱了抱她的肩,一身的寒气,手到之处都是冰冰的,“天那么冷,你不用出来接的,就算出来,也应该坐在马车里,冻坏了怎么办,要爱惜自己知不知道。”

  温暖柔和的声音飘荡在马车里,沁雪再忍不住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心中百感交集,只回道,“坐在马车里,我怕看不到姐姐”。

  月璃一下一下的轻拍她的背,她却越哭越凶。

  月璃叹了口气,前世,约摸六七岁开始,她觉得沁雪分走了父亲的爱,对这个妹妹,可是从来都没有好脸色。

  但是她死之前被困长秋宫的时候,妹妹是唯一一个,想要排除万难来看她的人。

  程府,在长安城中最繁华的地段,府中连接着城中最大的湖,程府大门前,只隔一条巷,就是繁华闹市,进了府,往里走一小截,就是幽静的宅院。

  当初这个宅子,是前朝皇帝送给外嫁长公主的行宫,地段环境都是顶好的。

  有钱的人没身份住,有身份的人不会来这里买,刚好程谦来了,有身份有钱,便买了下来。

  府中人丁不多,如今程谦一走,只剩两个小姑娘,更显府里冷清。

  一双大眼睛哭的红肿的沁雪,还没有从姐姐的温柔里反应过来,就又被紫音拿出来的大包小包的礼物给砸晕了。

  紫音说,这是姐姐从京城给她带的礼物。

  她都忘记上一次姐姐这样对她是几岁了,这样直白的好,眼前的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

  大伯父去世的时候,她因为重病没有随送灵回京城,这些日子心中一直忐忑不安。

  怕姐姐怪她,不要她。

  想到这里,泪水又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现在姐姐不但没有怪她,还给她带了礼物。

  月璃走到她跟前,伸手替她拭泪,“对不起,之前是姐姐想左了,以为你分走了父亲的关爱,所以处处刁难你,还对你恶言相向,往后不会了。”

  她说了对她不好的缘由,一字一句认真地道歉,说得极温柔,对自己往常的小性子,没有半点避讳。

  死过一次,对真心待自己的人,格外包容。

  “没有没有,姐姐对我很好的,去年那孔家小姐欺负我,是姐姐为我出头,每次去城西,姐姐都会给我带最喜欢的梨花糕……,我都知道的……。”

  沁雪不停地摇头,一边说一边哭,泪水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

  月璃红了眼眶,“姐姐庆幸做过这些。”

  说着说着,两人竟抱着哭起来,两个主子哭成一团,一屋子的下人慌了神,忙把管家纪伯请了来,相劝了许久才分开各自回屋歇息。

  沁雪毕竟只有十二岁,一直都是满心满眼的姐姐,如今两人没了心防自然再忍不住,情绪一下就失了控。

  但是月璃不是,她嫁过人,当过一国之母,被信任的人算计,五马分尸而死,她什么都经历过了。

  她在一夜之间长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