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景夏月权琛瑞什么小说 景夏月权琛瑞

2020-08-25 21:00

权少,来追我啊

推荐指数:10分

景夏月权琛瑞是著名作者荷包蛋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的那男主景夏月权琛瑞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下面看精彩试读!一次失误的冒险,她上,他下“滚下去”下去就下去一场心动的游戏,她走,他留“滚回来”滚远了!一个多年的真相,他问,她答“真的是你?”呵男人,就算假的,招惹了本姑娘也休想走!蓄意安排or命运重逢?啧啧。且看她如何步步迎男而上,先霸道破解傲娇冰山脸再看他如何步步为营自保,后缴械投降...

《权少,来追我啊》 第五章 把衣服脱了 免费试读

权琛瑞说这话的语气别提多冷漠。

每个字,简直像是裹着厚厚的冰从他口中吐出。

景夏月都不自觉抖了抖。

没想到,男人好像能在瞬间察觉,落在她腰侧的手轻轻拍了拍。

不知道是安抚还是趁机吃豆腐。

眼下这么都人都在场,景夏月到底还是选择闭嘴。

"你们俩,送沈小姐下楼。"

权琛瑞绝对是要把他刚才话中的意思执行彻底,再次丢下这句,便带着景夏月退回病房中。

病房门,自然是被他不留情地合上!

不知道有没有打到那女人的鼻子。

沈菀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病房门,压在心里的情绪瞬间翻涌,漂亮的眼眸中滚起了浓浓的嫉妒。

"她是谁!"

侧首,她盯着其中一个保镖的眼睛询问道。

从来都没有一个女人能得到权琛瑞这样的保护!

沈菀看着眼前紧闭的房门,双手早拽成了拳头。

哪里来的狐狸精,竟然趁她工作的时候,勾搭上了她的权少!

--

莫名其妙被按上了"狐狸精"称号的景夏月,此时正在病房里和权琛瑞大眼瞪小眼。

"我是不是要谢谢你?"

要不是权琛瑞的突然出现,她现在脸上估计要多一个巴掌印。

即便她绝对不是那种软弱到随便人欺负的小丫头。

权琛瑞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点头算是回应,便漫步到了病房中的小沙发上坐下。

他好像很喜欢看书,病房中到处都放着书籍,随手就能拿起。

男人的目光没有余留地全在书本上。

景夏月一时间却有点不太适应,不过这也不是件坏事,她好歹有点人身自由不是。

外面暂时出不去,病房里电脑电视应有尽有。

可惜下一刻,命运却告诉她,事情绝对不会就这样美好的发生。

景夏月刚拿起遥控器,就听见身侧传来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把衣服脱了。"

"你有病啊!"

景夏月当即就被这句话刺激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权琛瑞。

男人的姿态却悠然宛如度假,也没看她,只是把刚才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

"把衣服脱了。"

这话的语气没有丝毫温度,好像景夏月不过是一个物件,能随着他的指令做任何事。

这简直是最恶毒的侮辱!

景夏月瞬间就炸了,大脑中的理智被挤掉大半,掌心的遥控器差点变成杀人凶器。

偏偏在这个时候,病房门被敲响。

"权少。"

是个女人的声音,还挺温柔。

"进来。"权琛瑞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门外的人接到指令,便推开门进来。

景夏月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她手中拿着的东西。

那是……一套新的睡衣?

这次来的护士显然很有经验,面不改色地把睡衣放在沙发上之后,就迅速退了出去。

"把衣服换了,我有洁癖。"

权琛瑞突然开口,纸张翻过一页。

景夏月有种错觉,即便自己在他面前直接换衣服,他都不会看一眼。

何况……这vip病房,是有独立卫生间的……

景夏月大窘,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

还真是脏,蓝白色的病号服上,此时到处都是食物残渍。

但这也不对啊!

她看了看睡衣,又看了看这个病房,脑袋里顿时蹦出一个念头。

"你不会是想让我晚上睡在这里吧!"

"有问题?"

权琛瑞依旧没有任何动作。

景夏月好不容易才忍住爆粗的冲动。

睡这里?

开什么玩笑,就算是护工陪床,也不能这么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吧!

而且她才二十二!

这事要是传出去,她以后还做不做人了?

而且就刚才那女人对他的态度,景夏月可没那么蠢,能没不清楚他那张脸在女人堆中的地位?

脑补完自己要是答应下来的后果,景夏月飞快退到了病房门口。

"权变态我看你是在想桃子吃!"

权琛瑞没听懂她这句话的意思,终于把目光从书本中抬起,拧眉看她。

"不睡也可以,法庭见吧。"

还真是人狠话不多,一句话,就直接把她打入了地狱!

又是拿那破事威胁她!

景夏月没法,只能悻悻地拿着睡衣去了浴室。

睡衣的款式不错,就是下摆依旧短的离谱,只要一抬手就能到腰侧。

要不是她一开始穿的病号服就是这样,她绝对会冲出去把权琛瑞打一顿。

反正要负责任,也不差那两拳头!

换好衣服,她习惯性向前伸手,衣服的下摆毫无意外地往上拉了一大截,露出白皙的腰部,以及……

那块狰狞的伤疤。

景夏月飞快抓着衣摆往下拉了拉,下一秒,另一只手便将浴室门拉开了一条缝。

"唉,权混蛋,我要我的包。"

大概是听习惯了她对自己的胡乱称谓,权琛瑞也没计较什么,挑眉反问。

"为什么?"

"废话,当然是里面有我要用的东西啊!你给不给!"

她这似乎是要挟的语气。

权琛瑞刚好抬眸,微怔片刻,对门外的人摆了摆手。

"去把景小姐的包拿来。"

没想到他会这么直爽答应,景夏月还愣了愣,这才傲娇地"哼"了一声,又躲回浴室。

镜子中,随意一瞥,就能看到她腰侧的伤疤。

狰狞可怕。

她怕权琛瑞看到,会像其他人一样……取笑她。

甚至,可能更糟糕。

包被送来的速度很快,权琛瑞亲自递给她,身子便倚在了浴室门边。

"还有什么需要?"

"不用了。"

景夏月才不相信他会真的那么好心。

她的包里有她的遮瑕膏,这就够了,至少让这个疤痕看上去不那么吓人。

等处理完这些,景夏月又对着镜子检查了一下,确定不会让权琛瑞挑出什么刺来,这才动身准备出去。

没想到她才把门打开,一只手猛地扣住了她的手腕。

下一秒,景夏月只觉得后背一疼,腰胯处也跟着贴上一只炙热的大手。

"权混蛋你!"

她吓得大声尖叫起来。

此时,权琛瑞的脸完全是贴的她的,还有身子。

距离之近,景夏月几乎能清楚感觉到他的心跳!

权琛瑞没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她,右手的拇指却依旧小心动作。

他想再确定一次景夏月腰胯处的伤疤。

偏偏这个时候,病房门突然被人打开。

景夏月没有半点防备,被吓了一跳,狠狠推开权琛瑞。

视线晃过去,她的表情简直是吃了苍蝇。

"校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