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异世狂妃 韩曦赵钰在线

2020-08-26 06:00

异世狂妃

推荐指数:10分

高质量小说《异世狂妃》由知名作者夜轻语著作的女生玄幻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韩曦赵钰,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她天生黝黑,筋脉尽塞,脑子蠢笨,心思单纯(蠢),占据韩家继承者的嫡女,惨被谋害致死。她是古武世家的武学医术的天才,冷酷狠辣,却被唯一珍视的妹妹害死。一朝身亡,穿成最蠢之人!又如何?超强灵魂与弱体一朝融合,看她如何修得逆世神功,左手操控水火雷电唤万兽,右手一根银针起死回生。

《异世狂妃》 第9章 两人对话 免费试读

“你究竟还想要做什么?”韩曦怎么也甩不开战阎看似轻柔的手,瞪着他冷声地说道。
“当然是睡觉啊!”战阎顺理成章地说着,边说边拉着韩曦往正南的厢房走去。
“你可不能伤害本皇子哦,不然,本皇子可是会叫出来的!”
韩曦原本手上已经滑出来的绣花针,却因为他这句话硬生生地收了回去。
“无耻!”
视线落在他,那后脑勺,她真的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后面也长了一双眼睛,不然,怎么会知道她此刻想要做什么?
战阎听着她的骂声,传来毫不在意的声音,说道:“这一处的风景不错啊,景美人更美,抬头就能够看到平缓延绵的青山,逶迤而建造的村庄是个好地方。”
穆青嫣在身后,逼迫地跟着上前,冷声地说道:“这样的地形最是易守难攻,一个村庄建在这样的地带,还真是祖辈积福找到。好像你这样的人,估计祖辈的福荫早已经庇护不了你了!”
“这张小嘴巴真毒,骂人都不带个脏字!”战阎一脚踹开了正南厢房的住房子门,优雅地踏进了去。
韩曦跟着走了进去,说道:“我怎么毒舌也比道貌岸然的你好,屋子也进了,你究竟想对我说什么?”
此时,战阎已经放开了她,走到堂内正中的位置上坐下。
“我们两人的悄悄话就不要打开门说了,要关上门,这样才方便畅所欲言啊!”
韩曦听言,嘴角一抽,眼角一挑,心里想道:忍他,忍他,忍他,现在还打不过他,记住他,找准机会就咬他!
抬起细长的腿,走到门口,把两道木门用力地关上。
“可以说了吗?”韩曦傲然地坐在他的旁边,盯着他的脸,说道。
“你不是想要抢回韩家的家主之位?”战阎直视着韩曦的眼睛,用诱惑的声音,说道:“本皇子可以帮你,办到你办不到的。”
“说大话谁不会!”韩曦听言,丝毫不相信,眉头一挑说道:“纵使你是堂堂的七皇子,又如何,也没有能力决定一个世家的家主是谁继承,这是一个崇尚武力的世界。即使,你今日能够帮我取回失去的,那,明天你不在的时候,不是我找回来的东西还是会因为没有能力而被抢走。”
“所以,哄小女孩的话,你还是留在去哄其他的女孩。我不是你能够哄骗到的!”
战阎闻言,温和的眼眸中闪过意外,虽然,知道眼前的她是个很特别的女子,但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是一个如此清醒之人。
如同,站在棋局之外,观看棋盘的高人,看得清楚,想得明白……
“你真的是韩御的女儿?”战阎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她,丝毫都没有动,似乎在审视着什么。
“我是不是与你何干?”
虽然脑袋里没有与战阎见过面的画面,但是听到战阎的话,此刻,韩曦的心中还是有些奇怪的。
再说,她是魂穿了,占据了人家这具尸体的身体,对原主脑袋里的记忆根本就是很是模糊。原主还是个憨儿,记忆多是片段式的,经常很多脑海里的画面都是模糊的。
哪怕,她想要抓住脑袋里那些经常闪现的景象,就是怎么也看不清晰。
这种时候,她越是说的多,越是容易暴露让人怀疑,她可不想被人当成妖怪给烧死!
而且,这身体的原来的亲人,好像只有战阎口中的韩御一个,至于,韩府其他的人,似乎对这具身体的主人都不怎么样。
更重要是,当她第一次进入九幽城看到了韩府走在街道上的马车内,一闪而过的那一张女子的脸的时候,她竟然前所未有的觉得愤怒,充满了恨意……
就像魂穿前,被熊熊的烈火灼烧身体,被最痛爱的妹妹下套活活烧死的恨意……
所以,她觉得这是缺少了某些刺激,刺激这具身体记起那些伤害,那些害人的人。
当然,她更是知道若是要融入这个世界,脑袋里那些记忆是很有必要找回来的。
虽然,从脑袋里那些破碎的片段中,能够推测到这具身体在韩府受到的遭遇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不然,她也不会占据了这具身体之后,这具身体内还有浓浓的恨意左右她的灵魂。
最重要是,她要搞清楚这具身体,为何会从悬崖那么高的地方掉落在崖底……
这些事情都是要弄清的,不然,她会很被动。
战阎看着她,用肯定的语气,说道:“当今武学世家,九幽城内的韩家,上一任家主韩御只有一个女儿,也叫做韩曦。不过,那个韩曦可是个憨儿,俗话说的傻子!而,你一点也不傻反而很精明,武功也很高。”
对上战阎肯定的口气,质疑的眼神,韩曦大致可以猜测到,战阎是清楚九幽城的情况的。
而这身体原来的主儿做过什么事情,想必战阎也是清楚,可,这就奇怪了?
为什么,战阎一个七皇子对一个武学世家如此的知根知底?
怕不是早早就让人监视着韩家吧!
若是,这样,相反,她听到战阎说要帮忙反而不会觉得是好事。
“以前的事情,我记得不太清楚了,我醒来之后就在你的那个破屋子里,只是依稀的记得自己是被人害了从悬崖上掉下来。记得自己是韩曦,也是因为身上有证明身份的玉佩,拿着玉佩慢慢想起来的。至于,你口中说的别的,我还真的没有什么印象。”韩曦语气冷冽中带着淡漠,并没有因为战阎的话而显得慌乱。
静静地坐在那里,反而有种她说的都是真的,丝毫没有给人感觉这是在戒备。
“咚!咚!”
正在战阎眸色沉沉,一言不发的时候,恰合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谁?”战阎淡淡的开口问道。
“主子,是属下!”
此刻,门外立即传来了,陈文的声音。
“何事?”
陈文听着自家主子淡淡的声音,不由得身体一紧,连忙说道:“主子,暴风回来了!”
战阎眸色一闪,开口说道:“进来!”
韩曦眉头微微挑起,看着陈文竟然带着一只鹰走了进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