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当心蛮妃撩人无下限戚常惜赫连淳-王爷当心蛮妃撩人无下限小说

2020-02-12 09:05

《王爷当心蛮妃撩人无下限》戚常惜赫连淳剧情严谨,有看点。王爷当心蛮妃撩人无下限戚常惜赫连淳小说精彩节选:戚家祠堂是个独立的院子,烛火全天不断,虽有下人守着,不过,一般都是定时来视察更换的。

王爷当心蛮妃撩人无下限
推荐指数:★★★★★
>>《王爷当心蛮妃撩人无下限》在线阅读>>

《王爷当心蛮妃撩人无下限》精选:

戚家祠堂是个独立的院子,烛火全天不断,虽有下人守着,不过,一般都是定时来视察更换的。

原先四周放置了水瓮,是为了万一走水,也好及时扑救。

但是,在早些年,年幼的戚常恒贪玩,差点摔进水瓮淹死了,于是,水瓮全被撤了。

戚常惜推门进去了,这个时候,打扫时间已经过了,祠堂是没人的。

戚常惜望了一眼地上的蒲团,踢了一脚,前世自己怎么就会那么蠢,又没人看着,居然会老老实实地跪着。

她先是把四周的窗户给锁死了,确定无法从外推开后,她径直走到供桌前,望着上面摆放的两个牌位,一个是她爷爷的,一个是太爷爷,都是身居官位,再往前的祖辈,就没有摆了。

听说,她爹戚启贤的祖上是靠盗墓起家的,这有损阴德和颜面,他自然是不会摆。

“你在这里干什么?”

是戚常悦的声音。

这阵子,她都不在府里,听说是在宫里陪流云郡主玩了几天竹球,今儿才回来。

来得正好,戚常惜转过身,望着戚常悦,笑了笑。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说着,戚常悦扬起了手里的皮鞭朝戚常惜甩去。

戚常惜很无语,自己笑惹到她了吗?

动不动就朝她甩小皮鞭,这辈子,除了吃饭睡觉打她,戚常悦没别的事可干了吗?

见戚常惜躲了,戚常悦气的跳脚:“你胆子肥了,居然敢躲?”

每次戚常悦在宫里受了气,总要在戚常惜身上撒出来才舒坦。

“挨打还不躲开?我又不是傻子。”

说完,戚常惜有点无奈,上辈子,她就是个傻子。

赵淑芬成天虐待她,她还眼巴巴地讨好她,想感动她。

戚常悦三天两头朝她甩小皮鞭,她居然也不躲,想着,等她打够了,看着自己可怜,就会停手了。

正想着,小皮鞭又来了!

戚常惜赶紧往供桌旁退去。

皮鞭没长眼,抽倒了一排烛台。

戚常悦一跺脚,又甩了过去,直接把挂在柱子上的幔帐卷了下来,易燃的幔帐碰到火星,立刻燃了起来。

戚常悦吓得停了手,指着地上着火的幔帐朝戚常惜大叫道:“你瞎呀,还不赶紧灭火!”

戚家祠堂在戚启贤心里的分量戚常悦是知道的,这要是被她父亲知道了,还不抽了她的筋剥了她的皮。

再加上戚启贤是个极其古板又重男轻女的人,毕竟,女儿都是别人的,将来能给他们戚家光宗耀祖的,就只有戚常恒一个人。

“又不是我弄的。”戚常惜耸耸肩。

“你!”戚常悦又扬起了小皮鞭,可是见火势越来越大了,她扔了小皮鞭,赶紧跑过去用脚去踩火苗。

好容易把火苗踩灭了,她正松了一口气呢,一抬头却见戚常惜正不紧不慢地端着一个烛台挨个点燃了从房梁上垂下来的幔帐。

“你疯了吧?!”戚常悦瞪大了眼睛。

戚常惜没理她,端起香油,倒在了供桌上……

前世,戚常悦胡搅蛮缠,打翻了烛台,差点烧了祠堂,而自己为了救火被塌下的房梁砸伤了背。

结果呢,就因为戚常悦一句“是她打翻了烛台”,戚启贤回来后,不分青红皂白,甚至都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就把她从柴房里拖了出来打的半死。

所有人都不信她,所有人都不帮她!

很好,这次,她索性就如他们所说!

这回,她要彻底烧毁戚家祠堂!

“你快住手!”戚常悦正要上前。

戚常惜一转身,把剩下的香油尽数泼到了戚常悦身上,把铜盏扔在了地上,然后阴阴地笑了起来。

“疯子!”戚常悦打了个冷颤,然后转身就往外跑,大喊着,“祠堂走水了,快来人啊!”

戚常悦刚跑出去,火势就顺着从她身上掉落的油点儿烧了过去,再加上房梁上的火也开始往大门口蔓延,整个大门瞬间被火吞噬了。

戚常惜迅速绕过供桌,把两个牌位拿了下来抱在了怀里。

戚启贤把这两块牌位看得比命都重,上辈子,她可是见过戚启贤如何宝贝这两块牌位的。

这可是她的保命符。

戚常惜跑到后门,奋力把两块牌位扔到远处的花圃里。

然后,她退了回来,锁死了后门。

她想烧死自己吗?

不是的,她在等一个人。

前世,房梁把她砸晕了,印象中,她是被人抱出来的。

一开始,她并没有去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回想起来,居然有人肯冒着生命危险跑进去救她,那说明,有人愿意帮她。

只是,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当时她被呛得晕晕乎乎,只能感觉到那个人力气很大,应该是个男人,而且,他的怀抱异常温暖。

丞相府里的人一个个排除掉后,最后,就只剩下戚常恒了!

而且,那个怀抱她印象很深,是不是戚常恒很快就知道了。

祠堂里火势越来越大,戚常惜掏出事先准备好的湿帕子捂住了口鼻。

这次火势比上次大了很多,很快就席卷了整个祠堂。

若是戚常恒来不及救她,她岂不是白白等死?

戚常惜跑到窗口旁,挨着墙角蹲了下来。

若是戚常恒真的没来,她也来得及砸了窗户跳出去。

祠堂外,府里的下人们已经乱作一团,提了水桶匆匆跑来了,可是,等跑到祠堂,水已经撒了大半了。

远水难救近火。

有些下人见火势无法挽救,便也偷了懒,不再跑得那么勤了,见赵淑芬也没指责,特别是从戚常悦那里得知这把火是戚常惜放的,偷懒偷的便更加肆无忌惮了。

反正这锅,轮不到他们来背。

赵淑芬表现得十分镇定。

“母亲,她会不会被烧死?”戚常悦有点焦急,毕竟这火势太吓人了。

“悦儿,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她了?”赵淑芬压低了声音,瞥了她一眼。

“不是,我觉得她突然阴森森的……烧死才好!”戚常悦高兴地说。

“你也觉得她变了?”赵淑芬先是一惊,继而不动声色地笑了,“她这是自己找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