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湘陈解鞍小说阅读-财妻当家抢红包拼相公阅读

2020-02-13 06:01

为您提供情感类题材小说《财妻当家抢红包拼相公》,该小说男女主是季湘陈解鞍。财妻当家抢红包拼相公小说季湘陈解鞍精彩节选:倒是她没有想清楚,以前看小说,女主上药店直接就可以代卖东西,还以为自己嘴上说说就可以。

财妻当家抢红包拼相公
推荐指数:★★★★★
>>《财妻当家抢红包拼相公》在线阅读>>

《财妻当家抢红包拼相公》精选:

“小姑娘,帐可不是这么算得。”

一个浑厚的声音突然炸在耳边,季湘去看,是一个高高壮壮的小胡子男人。

伙计看见他叫了声掌柜,季湘也行了个礼,反问为何。

掌柜沉声,“你这丹药来历不明,药材未知,功效也不说明。即便是在我济世堂寄卖,怎么有卖出去的道理?再说,如若吃死了人,到时要找谁?”

倒是她没有想清楚,以前看小说,女主上药店直接就可以代卖东西,还以为自己嘴上说说就可以。

季湘对着掌柜表达了歉意,又从怀里拿出一颗麦丽素。

她思索着要怎么说。

小小的木盒子一打开看见一颗棕色的麦丽素。外表光滑,十分讨喜。

“您可以先看下。”

掌柜凑近闻了闻,没有药味,反倒是甜丝丝的。他很快就否定了这被称为丹丸的麦丽素,还不如小孩的零嘴。看了眼季湘,她脸色带着期待,不忍心恶言相对,还是好言相劝她离开好了。

“可以称它为麦丽素,药材我无可奉告,我家相公吃过,现如今活蹦乱跳,自可放心。至于来历,这是家师相传,如今身上也剩不了多少,寄卖也不过是希望能帮到人。”

她的理由勉勉强强,看掌柜皱眉,也就知道说辞大约是过不了那一关的。

第一条赚钱法子失败。

季湘准备告辞离开,外边便围起来一大群人。她也走不出去,只好站在一边。

“快,把少爷抬进去。”

一个奴仆样子的人在指挥着,随后四五个人抬着一个男子进来。

掌柜这边一看,连忙让坐堂大夫上前医治。

这边,奴仆上前冲着掌柜跪了下来。

“二爷,是我护主不力。小少爷非要进山,我们当时觉得没有蛇便都放了心,谁知道,少爷玩耍踩到了蛇窟,正巧一条毒蛇苏醒了过来……”

后边的话不用说,在场的人都听见了。

这小少爷也是倒霉,好巧不巧碰见冬眠的蛇。

掌柜的一听,一脚踢在奴仆胸口,飞出好几米远。

在这时代,没有血清,那这小少爷必死无疑。

“栋儿,快别睡,看看二叔。”掌柜的圆睁着眼睛,眼泪死死掉不下来,大夫摇头,药石无医。

季湘皱着眉头,连忙过去拉住掌柜。

“不要再摇了,加快血液循环,就真的没救了。”

“什么,你……你能救!”

她觉得自己有点没道德,人家都这么伤心了,而且她抽空看了下那个小少爷,七八岁样子,脸青紫青紫,嘴唇乌黑乌黑的。

在他的腿上系着一条布带,虽然肿的厉害,但其实小少爷体内的毒性并没有很强。

嗯,暂时死不了。她用神医系统看过了,麦丽素完全可以救活。

掌柜这才想起这小神棍还没走,看着自己的侄子,“好,只要我家栋儿没事,姑娘开价多少,我都给。”

豪爽。

季湘掏出麦丽素交给掌柜的,看出他的犹豫。

“掌柜的,死马当做活马医,这是小少爷的最后一丝生机。”

一刻钟后,小少爷脸猛的一红,从昏睡中醒来,吐了一口污血继而睡过去。

大夫把脉后,告知毒血清了。

下人带少爷去后堂清理调养,掌柜拱手对季湘施礼。他幸好没有直接赶走人,不然栋儿真的就没了。

“栋儿是我孟家独子,若真的出事,我万死莫辞。多亏姑娘,以后若有事情都可找我。还有,姑娘手中这……麦丽素也可放在此处代卖。”

这算是结了善缘?

“掌柜,我夫家姓陈。至于麦丽素,我会送些过来,顺带给出它的说明。”

季湘说完后,孟掌柜叫人取了银票。季湘看了下,大约是二十两的方家银庄票据。

季湘点了点头,只拿了三张银票和一锭碎银子。

她家便宜相公被毒钻空了身体,到时候解了毒还得用药养着,少不了用钱的地方。

季湘想了想,又去早市买了几匹布,本来想买几斤棉花,又怕回去的路途过于招摇。又买了一些人参片,这才到城外集合。

王氏也没问季湘买了什么,既然钱给她了,自然就不会多问一句惹嫌隙。

但车上的人看见季湘拿出几个包子给王氏,眼睛红了不少。东一句西一句给王氏打眼药,季湘一听,心里冷了几分。

回家见到陈解鞍,季湘那颗烦躁的心安定下来。就好像前世粉的爱豆,光是看几眼海报,就觉得万事美好。

她隐下了麦丽素,只说在山上采了珍贵药材,卖了不少钱。

之后又把钱都交给王氏,说是自己藏着容易丢。

王氏也知道这是个有心的,说了几句,也就收下钱。

三张银票,整六十两,那可是庄稼汉几年的积蓄。她却好像司空见惯,并未觉得这是巨款。

季湘自觉抓住疑点,内心轮回几百万的小说剧情,就看见便宜相公低头朝着自己过来。

俊脸一下放大,明眸中含着责怪。

他知道山里危险,好药材得去深山。

而那里,多猛兽。

她不该一个人上山,如果遇到危险怎么办。

听了便宜相公的话,小媳妇心里有些小感动。

他在关心她,这种漂泊异世,有人关心牵挂的感觉真好。

懂事的点头,随后岔开话题。

“相公,我今天遇到一个大夫爷爷,他给了我一颗药丸,说吃了什么病都会好。”季湘拿出解毒丸,装的无辜清纯,只可惜那张被灵泉滋润的脸此时还未长开。

扭捏作态反倒添了几分滑稽。

季湘没意识到,依旧苦口婆心的劝着。漏洞满是的谎言,陈解鞍想也没想接了过来。

他脸色平常,温和笑着,捏着丸药看了看,就递进了嘴里。

清凉苦涩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口鼻,皱了下眉。

他的身体素质吃什么都无益,倒不如让小媳妇开心开心。

抬眸想说些什么,小媳妇的眼如同金鱼,慌张忙乱的开口。

“相公?你真的吃了。”

陈解鞍心中咯噔一下,她那慌张的模样太让人生疑。

“不该吃?”

他的语气沾染了寒冷的冬意,只要面前人说错一句,他就会用最后一丝力气让她随自己去往西天。

日头打在窗楹,薄凉的光洒在地上,阴影不断爬进来。

季湘眼前猛的一黑,仿佛听到自家金手指说了句糟糕。

等回过神,她抱着手臂不断的搓着。系统难道有意识,还是自己听错了。

“也不是,我就是奇怪你会如此信我。要是这是毒药怎么办,你不怕吗?”

陈解鞍冷住的脸仿佛被春风吹化,风华绝代的眉眼陆续融冰。

季湘觉得自己晃了眼,她感觉便宜相公好像在改变什么。但思索过后,就知道自己想错了。

“我身子是何情况,没人比我清楚。如果丸药是真,那就再好不过,可如果是假,对我也没差。”

他在自卑,放弃自己的命。

她突然就有股子怒意,明明她这么用心救便宜相公,人家却觉得都是命。

“相公,你的病不过几日就会好的,这丸药铁定有效。”

“不必如此费心,一切皆是命数。”

陈解鞍温和笑着,孱弱的身子引起一阵轻咳。小媳妇端了杯水,重重的磕在桌上。

“都说我命由我不由天,我说相公会好,就一定会好。”不仅如此,她还要和种田文女主一样,靠着金手指成为富婆。

陈解鞍也成了川字,心中不好受。华国倒也支持和离,但女子终为弱方。再嫁,就只能许配给鳏夫之流。

陈解鞍看着小媳妇气鼓鼓的脸,心中升起一股热流。

他抬手,掐了掐季湘的脸颊。

“好,为夫的命都由你。”

他动作突然,眉眼半丝亵渎之意也无。风光霁月般的容貌像是在眼前定格了,本着把便宜相公当兄弟,暂时起不了歹心的她心漏跳了一拍。

等反应过来,她呵呵傻笑两声。

便宜相公也绽了个笑,牙齿白亮的晃眼。季湘可耻的冒出一些念头,比如夫妻之间二三事。

她咳咳的两声,退后两步,假正经的对着陈解鞍说道:“这次就不说你了,以后可别再让我听见丧气话,不然我就同娘说,让她好好批评你。”

随后小媳妇凶巴巴的瞪了眼漂亮相公,看他认真应承下来,才去外间,准备找王氏。

解毒丹药效没那么快发作,系统出品,必有缺点。

这丹药本来就是混个数的,不比天毒散解毒方子来的金贵。等陈解鞍体内的毒全部代谢,起码也要好几天。

她要做的就是帮相公养好身体,增强免疫力。

“叮铃”

红包提示音。

这几日来驾轻就熟,一心二用正好。

这次的红包倒不是积分,药罐子洗到一半,那些残渣发出浓郁的香味。

她感觉自己脑子空了空,看见红包内容时,心里的狂喜如同海水卷了好几个浪花拍在岸上。

“永久性天生神力”。

永久性,也就是说不是和神医系统一样的暂时金手指,而是完完全全归属权在她身上。

想想自己以后一只手就能单挑大汉,稍微一用力气,一拳两个,谁还敢欺负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