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庄婉仪岳连铮小说最新 婉仪传完整版

2020-02-13 15:11

婉仪传

推荐指数:10分

火爆新书《婉仪传》是来自佚名最新创作的古言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庄婉仪岳连铮,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出身平凡的翰林府小姐庄婉仪,一朝被大将军岳连铮看上。成为人人羡慕的一品夫人。谁料新婚之夜他远赴战场,随后战死沙场。庄婉仪被暗恋岳连铮的四弟媳各种欺压,最后毒杀为岳连铮陪葬。死而复生的庄婉仪,下定决心不再任人欺凌。笼络,出身尊贵的嫂嫂。打脸,放肆恶毒的弟媳。与神秘的庶子结为盟友。勇夺管家大权之后,庄婉仪弃若敝履,振臂一呼——本小姐要改嫁!

《婉仪传》 第十二章 那位公子 免费试读

次日回门之时,庄婉仪只带走了屏娘,让抱竹和弄琴在家看着。

才走出二门外,便看到了一架宽敞华丽的马车。

一个站在车旁等候的婆子,见着庄婉仪出来,忙上前行了一个礼。

“三奶奶,这是四奶奶特意吩咐我们准备的,好让三奶奶今日回门能够风风光光。”

婆子满面堆笑,暗里却在打量着庄婉仪,双眼放光。

好一个标致的美人!

这般美貌,把四奶奶都比下去了,怪不得四奶奶她……

庄婉仪淡淡地一点头,“有劳了。”

说罢便走向了马车,屏娘搀扶着她上去,随后自己也跟了上去。

这一上去,差点被惊出个好歹。

外表看起来极其华丽的马车,里头竟然破旧不堪,连车窗都摇摇欲坠。

“这马车里头这样破旧,怎么能让三奶奶回门用呢?”

屏娘不忿地朝那婆子抱怨。

“哎呦,这还嫌破旧啊?”

那婆子夸张地在马车外转了一圈,指着上头华丽的装饰,装作听不懂屏娘的话。

“这要是叫破旧啊,说句不恭敬的话,只怕三奶奶的娘家连这么破旧的马车都找不到呢!”

“你怎么说话的?”

屏娘气愤地要还嘴,被庄婉仪拉住了手。

“算了,回门的吉时要紧,快走罢。”

庄婉仪不想耽误了时间,让她的父母在家久等。

前世她出嫁之后,不出一年就去了,没有时间好好孝敬父母。

这一世,她一定要弥补回来。

马车驶出了将军府的大门,华丽的仪杖和众多的随扈,让路人格外注目。

“哎,那是将军府的新娘子回门啦,岳三爷的夫人!”

“岳家三爷不是去打匈奴了吗?那新夫人岂不是一个人回门?”

“哎呦,哪有新娘子一个人回门的道理啊,不知道的以为是被休了呢……”

路人的议论声,透过薄薄的马车壁,不绝于耳。

不远处的对面,有一乘青色的小轿,正朝着庄婉仪这处而来。

那小轿看似不起眼,轿旁跟着的一个管事模样的人,穿着打扮倒不像平常人家。

若再细看,就连那四个抬脚的小厮,个个也穿戴妥帖,脚步稳当。

连府中下人都这么有涵养,叫人不禁猜想——

那轿子里头坐着的,会是什么人?

那管事朝前头望了望,眉头就蹙了一点。

“公子,前头有马车队伍过来,好似是岳将军的新婚夫人回门的仪杖。”

小轿里头,淡淡的檀香袅袅升起。

一位约莫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公子,手拈佛珠,缓缓地转动。

他一身的书卷气,带着青灯古佛下的出尘。

脊背挺直如竹,身量颀长,白地缕金丝的直裰,掩不住宽肩窄腰的好身形。

眉目如画,面容似玉。

听到这话,那转动佛珠的手,蓦然停了下来。

“岳将军?”

大魏境内,还能被称为岳将军的,也就那一个人了。

他薄薄的嘴角勾起,似笑非笑。

“岳三郎洞房之夜就去北疆了,他的新夫人一个人回门,你确定?”

传闻中的新夫人,那是四品翰林庄景行的嫡长女,生得温婉柔顺。

又因为一副在京中排得上名次的美貌,才被岳连铮看中,娶回了家里。

不论是为她的恭顺还是美貌,这都不是什么好理由。

门不当户不对,庄婉仪出嫁那一刻起,便注定要受高攀的骂名。

她又怎么敢,一个人回门?

庄婉仪端坐在马车里,没有什么表情。

屏娘听得心中难过,看她像是没听见的样子,也只能依样画葫芦。

她憋得辛苦,而庄婉仪是真的不在意。

“屏娘,你是不是听着这些话,很生气?”

屏娘狠狠地点头,“小姐是三爷明媒正娶娶进门的,三爷远赴北疆打匈奴,那也是遵照圣旨。小姐也不想的,为什么他们要耻笑小姐?”

“这世上的事情,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在旁人看来,我嫁给岳家三爷,那是我高攀。这京城中觊觎他的女子那么多,都在等着看我笑话呢。”

凤兰亭害死她的时候,她也很想问一句为什么。

人心如此,强要一个理由,又有什么用?

“你若是听不惯,我教你一个法子。”

庄婉仪神秘地一笑,凑到屏娘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屏娘听罢笑了起来,接着朝马车外唤了一声:“停车,快停车。”

围观议论的路人,一下子闭上了嘴,好奇地看向马车里头。

只见一个衣着贵而不艳的丫鬟走出来,朝着议论纷纷的路人,朗声开口。

“我们家三奶奶,有几句话对诸位说。三爷为了边关百姓的安危,新婚之夜远赴战场。然孝礼不可废,三日回门拜见岳父岳母,是三爷的孝心。”

“三爷把天下万民摆在前头,我们三奶奶便替三爷行这孝礼,何错之有?我们三奶奶说了,诸位看不起她倒是小事,看不起三爷忠君爱民之心,是万万不能的!”

屏娘这一番话,把家国大义都囊括了,分量沉甸甸得吓人。

方才还议论纷纷的路人,一下子哑口无言。

都以为她庄婉仪一个新嫁娘,必定面皮薄如纸,谁成想,她能说出这一番有礼有节的话?

而这一番话,也落进了青色小轿中,那位俊郎公子的耳里。

“庄景行那等平庸之才,也能教养出这样有见识的姑娘吗?岳三郎想娶个懂事听话的傀儡,才挑到了不起眼的庄家头上。想不到本应温婉柔顺的小家碧玉,竟成了有胆有识的厉害女子。”

“岳三郎这步棋,是下错咯。”

他似乎兴致颇佳,说到后头,声音里都带上了笑意。

轿外的管事面上一动,心中微讶。

自家公子自从上了山,似乎就没有开心过了。

这庄婉仪何德何能,能让他一展笑颜?

“回山吧,别在这杵着了。”

他朝轿外发话,青色的小轿复又抬了起来。

那边屏娘也进了马车,队伍继续朝庄府而去。

一车一轿对面而来,很快又各自朝着反方向远去。

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庄婉仪鼻翼翕动。

“好清冽的檀香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