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战神在都市全文阅读-巅峰战神在都市小说章节

2020-02-08 15:12

《巅峰战神在都市》全文阅读就在本文学。街上桥下全新力作《巅峰战神在都市》主角是秦天宁仙儿,作者是街上桥下。小说情节一波三折,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道巍然的身影伫立在西水湖畔。

巅峰战神在都市
推荐指数:★★★★★
>>《巅峰战神在都市》在线阅读>>

《巅峰战神在都市》精选章节

苍州市。

苏丹国际大酒店。

一道巍然的身影伫立在西水湖畔。

天地幽昏,赤月如血。

秦天发出一声长叹。

今天是仙儿的祭日。

这句话似乎已用尽他全身的力气。

一抹蚀骨的悲凉寒意,从他的眸底荡漾而出。

而在他身前,正停放着一辆辆豪车,不断有打扮时髦的贵妇手腕富少出入苏丹酒店。

先生,别太难过了。

柳树下,秦天的下属李昊贞悄然而至。

他看了前者一眼,恭然说道:不过是吕家的一个走狗,何须您亲自动手?

仙儿与我是竹马之交,她的事,我必亲自解决。

李昊贞点点头向后退去,隐身在黑暗之中。

与此同时,他的心头忽然涌起一股难以名状的滋味。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大燕建国以来,最年轻的统帅,是沙场上的无双战神。

那些峥嵘岁月里,他亲手缔造出无数传奇,令敌寇闻风丧胆,天下莫敢与之相争!

而如今,走过了漫漫征途,吹尽了猎猎风沙,他退役归来,可是昔人却已不在。

哥,等你回来,我便嫁给你。

宁仙儿,那个让秦天魂牵梦萦,又让他抱憾终生的女子,生命却永远定格在二十岁那年。

那一天,宁仙儿晕倒在一家宾馆门口,从未生过大病的她在送往医院后,竟抢救无效,香消玉殒。

死因,急性心肌缺血。

秦天与宁仙儿清莹竹马,这一世,却已不能执手偕老。

同一天,宁家家主失踪,杳无音讯。

然而,一个当时还在混迹街头的地痞流氓张子恒,却放出话来,宁仙儿是与自己做了一夜的欢喜事,这才力竭而亡!

哀莫大于心死,秦天知道,这件事的背后,必定隐藏着见不得人的肮脏交易。

那些人是苍州的大鳄,只手遮天,在灭了宁家满门后,又泼上一盆脏水,扭曲事实,毁人清白。

彼时,他已身在边疆,镇守国门。

一个月前,曾经与秦天同阵杀敌,现如今已是大燕少皇主的周拓,秘密亲往大漠。

我俩是过命的交情,现在整个大燕,唯有你,能担此重任。

攘外必先安内,有些事虽未浮出水面,但有迹象表明蒋穆人已经投敌叛国

我听你说过宁仙儿的故事,所以,就从苍州开始吧,把那些魑魅魍魉通通引出来,查清楚,杀干净!

于是,从那以后,大燕少了一名统帅。

却多了一位执掌神秘组织的先生。

夜色蚕食着弦月,没有一丝寒暄。

秦天随手整理了衣袖,迈开稳健沉重的步伐,向酒店走去。

十年百战身经的铁血生涯,使得他,即便已经回归故里,举手投足间依然散发着不怒自威,叱咤风云的气势。

此等风姿,在苍州的年轻一辈中极为罕见。

于是,这也让身在前厅,轻抿着红酒的王楚楚心中一动。

喂,你过来。她向秦天摆了摆手掌,似乎在召唤下人般说道。

秦天向她瞥了两眼,眉头微蹙。

旋即收回目光,随意地吐出两个字:没空。

容貌艳丽,穿着雍容华贵,且浑身都散发着冷傲气质的王楚楚顿时不悦,狠狠瞪了秦天一眼。

她可是堂堂志诚集团王若海的千金,众星捧月的美女影投人。

她投资的一部偶像剧正在选角,方才见秦天龙骧虎步,气场强大,简直就是男主的不二人选,便有意挖掘。

没想到他竟对自己说没空?

平日里,哪个男人见了她,不都是眼神炙热,甚至连许多一线男明星为了得到她的青睐,也像条狗一样整日阿谀谄媚。

而眼前这个男人,却没有多看她一眼。

王楚楚放下酒杯,冷冷笑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倒也情有可原,这样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过来坐下。

一个助理模样的男人,迅速上前大声道:这位可是志诚集团的王楚楚,快滚过去,听见没有!

秦天眼神玩味地笑了笑,摇摇头,不再搭理,转身要走。

王楚楚先是一愣,随后一股冷意浮现。

要知道,多少人为了得到自己的赏识,挖空了心思,那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可以让一个普通家庭鸡犬升天的大好机缘!

而他竟一再无视自己。

站住,谁让你走了,

她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眼里满是怨气。

在本土多年,这还是第一个敢无视她的年轻男人。

被我看上,是你祖坟上冒青烟了,你不感恩戴德就罢了,可你还有眼无珠,一再回绝我的好意,你装什么装。

她环臂胸前,满腹的怨怒一股股上冒,使得那张秀脸也微微变形。

秦天早已收回了目光,手臂一扬:我说了,没空。

身材修长,外形俊朗,身着蓝色西装礼服的李乾,挡住了秦天的去路。

你这个不长眼的,竟敢惹恼王大美女!

李乾本是个毫无名气的三流演员,因善于奉承,攀上了权贵,如今迅速上位成为当红明星。

此刻,他内心狂喜,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倒霉蛋,竟然惹到了王楚楚。

而他只需将对方按在地上碾压一番,便又能拔高自己在其心中的地位。

他指着秦天,用命令的口吻说道:跪下,给王总磕头道歉,你才能离开。

以秦天之尊,任何人敢对他说出这番话,已是犯了死忌。

他沉默少许,怒极反笑: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说完上路。

李乾:上路?

让你嘴硬。那助理贴上前,举手来打。

啪!

一声脆响,倒下的却是助理自己,他捂着脸蜷缩在地上,疼的直打冷颤。

你!狗胆包天,我王家在苍州不说是万人之上,但玩死一个普通人,还是易如反掌。

王楚楚面若冰霜,倨傲蛮横道:你得罪了我,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秦天昂首垂眸,目光中流露出一股生人勿近的寒意:是吗,我刚到苍州,倒想了解一下,王家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王楚楚冷哼一声,满脸鄙夷不屑:怎么,你还想与我王家作对不成?

那助理平时恐怕也是跋扈惯了,此时忍着疼爬起身,依然恶狠狠地瞪着秦天:你敢对王家无礼,今天别想活着从这里出去!

秦天没再看他一眼,直接揪住他的衣领,像拖着一条死狗般扔在王楚楚脚下。

牵好你的狗。

然后,一掌拍在桌上。

轰!

整张大理石材质的餐桌应声化为齑粉。

秦天俯视着王楚楚,语气淡漠:若再聒噪,当如此桌。

那助理吸进不少碎末,猛地咳嗽起来。

人群突然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而王楚楚心中,更是惊涛拍岸,呆愣当场。

这这可是大理石啊,他还是人吗!?

李乾忽然感觉心跳加快,刚刚那一掌若是拍在他的身上,恐怕现在全身的骨头都已粉碎。

不行,我得去搬救兵。

他挪动脚步,悄悄溜到酒店门外,掏出手机。

刹时,一道巍峨的身影恍然出现在李乾身前。

啪嗒。

手机摔落在地。

你是什么人?李乾惊愕道。

来人正是秦天的部下李昊贞,他一身革履,五官深邃,站在身高一米八的李乾面前,依然高出许多。

请随我来。李昊贞淡淡笑道。

你要干什么!

先生已下令,送你上路。

李乾神情一阵恍惚,嘴里喃喃念道:先生上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