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顾涟漪霍一鸣章节阅读-霍先生请你自重小说免费

2020-02-14 06:04
霍先生请你自重 截图1霍先生请你自重 截图2霍先生请你自重 截图3

顾涟漪霍一鸣小说叫《霍先生请你自重》,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刻画生动,这里为您提供霍先生请你自重小说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顾涟漪的男友出轨了,她还没来及生气几天呢,就遇见了此生中最大的一朵烂桃花霍一鸣。

精彩节选:

烫的不对劲。

霍一鸣手搭在她肩上停了一会,微微用力想推开她。

察觉到他要离开,顾涟漪更用力的抱住了他。

“你别走……”

她的声音像濒临在绝境的幼兽发出低鸣,求生欲死,可怜到人心尖里。

霍一比黑夜更暗的眼底,乍然从四面八方翻起巨浪。

刚才一切的理智像个笑话,碎的四分五裂。

两人纠缠着一路跌跌撞撞,一直到顾涟漪哆嗦着掏出钥匙打开门。

一进去她就把霍一鸣按在了门后,主动的让人血脉喷张。

霍一鸣眼里的火能喷出来,只感受那具滚烫又热情的身子不停的在他面前蹭来蹭去,十指握拳,忍了又忍。

这到底是顾涟漪和陈钰的家里,他再禽兽也做不出那事来。

……

顾涟漪醒的时候是睡在柔软的被窝里的,头痛的厉害。

她揉了揉太阳穴,痛苦的拧着眉头,抬起的手肘触碰到一片温热。

结实的,硬梆梆的,属于男人的胸膛。

思绪一回笼,顾涟漪微微打了个冷颤,她缓缓放下手,扭过头,看向支棱着一只胳膊,撑着头,正似笑非笑打量着她的霍一鸣。

人就真实的在她眼前,胸膛上有水珠不滚,暧昧不明。

“霍,霍先生?”

顾涟漪吓的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一阵阵的往外冒鸡皮疙瘩。

她昨天干嘛了?

原来她喝多了是会酒后乱性的吗?

顾涟漪眼底一阵迷茫,吓的不由的哆嗦。

霍一鸣微眯着眼眸,嘴角那丝玩世不恭的笑意陡然敛起,泛着冷意。

他脸色一变,顾涟漪更慌了。

“真的对不起……”顾涟漪像往床边缩了缩,虽然她感觉吃亏的是她,但是她却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和霍一鸣待在一个被窝里,她简直想撞墙而死。

她满脸嫌弃和懊恼,惹的霍一鸣很扫兴。

她醒着的时候刻板又无趣,全然没有之前的半丝风情可言。

比如她在他的视线下一直躲,还差一点就要从床上掉下去了。

她逃避的厉害,隐约还有呜咽声传入耳中。

霍一鸣冷着脸躺回去,从丢在床边的裤子口袋里摸出烟盒打火机,点燃后叼在嘴里,眯着眼深深吸了一口。

他忽然嗤笑了一声。

喝醉了胆子大,醒过来却这么怂。

顾涟漪猛地被他的笑刺到,一下爬起来,管不了羞涩,也顾不上霍一鸣如火的视线,颤抖着腿套起睡衣。

她挂着满脸的眼泪,杵在那低着头赶人,“霍先生,你走吧。”

霍一鸣被她从床上赶了下来,就这么看着她把这个房里所有他碰过的东西都塞进了垃圾桶里,还打开了窗户,失笑的双手环胸靠在墙边,愣是没动一下。

顾涟漪也没再开口催他,只是打开门,跟木头一样杵在门边,头始终埋在发丝里。

这还是他第一次要被女人从家里赶走,倒是新鲜。

她一次次刷新了他对她熊心豹子胆的认知。

霍一鸣慢悠悠的穿好衣服,最后扣好皮带,一步步走到她面前停下,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将她惨白的小脸从如瀑的发丝中暴露出来。

“后悔了?昨天可是你不让我走的。”

顾涟漪听的涨红了脸,羞愤的后退几步,避开了他的触碰。

“我喝多了……”

霍一鸣挑眉,再抬眸,狭长的眼底划过一丝讥讽,转身开门大步离开。

他气息远了,顾涟漪脑子清醒一点。

身上并没有那种难受,昨天她到底干嘛了?

最后一点门缝阖起的瞬间,有脚步声由远及近。

“霍总……”

楼道里寂静无声,陈钰错楞的声音传来,还带着回音。

顾涟漪垂下眼睫,低头安静了几秒,原本咚咚咚跳的剧烈的心脏,一下子平缓了下来。

指尖从门把手上垂下,赤着脚走到客厅沙发坐下。

现在几点了?

她视线落在被丢在沙发上的包,从里面掏出手机按亮,看了下时间,早上六点。

很快传来开锁咔嚓声,顾涟漪坐着没动过,抬头看到陈钰一脸铁青朝她一步步走过来。

“起这么早?”陈钰一身冷意,坐在她身边。

顾涟漪扭头看向他,也不知道是今天她的眼神格外好,还是眼前人已经懒得遮掩了,他脖颈上清晰可见的红痕那么醒目,直让她想装看不见都不行。

顾涟漪抿着唇没说话。

陈钰冷不丁一把扯起她的胳膊,将她拽到面前来。

顾涟漪吃痛,梗着脸,无声的挣扎。

陈钰却不肯撒手,两人之间犟着一口气,谁也不退让,就好像扭打在一起一样。

“你疯了吗?”顾涟漪发了狠,指甲掐进陈钰的手背,疼的他怒喝一声,将她摔在沙发上。

顾涟漪跌进沙发里,后背和脑袋被砸的生疼,忍无可忍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怀疑和怒气无法抑制,陈钰二话没说冲进卧室翻东西,丝毫不顾及手上的力道,东西翻得乱七八糟。

一圈下来没有什么发现,可他根本不相信。

转身将顾涟漪从沙发上提起来,五官狰狞,“你干什么不说话?你就没有要跟我解释的吗?”

他龇牙咧嘴,丝毫不注意自己的手劲,几乎要把顾涟漪的手腕捏碎。

“解释也该有个先来后到,你要不先跟我解释一下,你昨晚去了哪儿?”顾涟漪一根一根掰开他的手指挣脱出来,不怒反笑。

“我一晚上都在公司加班,我能去哪儿?”

他并不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在外头肆无忌惮,全是自信顾涟漪根本不会发现,也不会质问。

如今问到面上,他还在强撑着。

“我都看到了,你再撒谎还有意思吗?”顾涟漪失望,“还是非要我捉到床上你才会承认?”

陈钰视线猛地扫向她,定定的看了一会,发现她是认真的。

“你会听我解释吗?”刚才的质问好像个笑话,陈钰放缓了语气,多了丝小心翼翼。

“我会。”

“她就我一客户,那天喝多了,不知道怎么就……后来她老缠着我,我就……我也不想的,涟漪,我得罪不起她。”

陈钰的声音越来越矮,直到闭上嘴。

顾涟漪没说话,她很惊讶于自己的冷静。

分明该是要死要活的,可她却意外的无动于衷。

她想,或许是和霍一鸣的纠缠,存在了一定报复的快意。

所以听到陈钰亲口承认了,她也没那么生气。

“那我们是不是该分手了?”

顾涟漪淡淡的视线落在陈钰身上,相较于陈钰的愤慨,她太平静了,就好像在等着这一天一样。

想到从他家里出去的霍一鸣,陈钰憋屈的涨红了一张脸,二话不说上前钳住了顾涟漪的肩膀。

“我爱你啊涟漪,我真的爱你,你等我这次升职,等升了我就和她断,她手上那份合同对我来说很重要,你能不能等等我,不要离开我。”

他的气息一靠近,顾涟漪几乎立刻就排斥的亮出了锋利的爪子。

他的痴心妄想,更是让顾涟漪火冒三丈。

“你放开我。”她倔强的喝斥一声,随后像疯了一样歇斯底里的冲他喊道,“陈钰你混蛋。”

陈钰却不依不饶,不想从她口中听到他逃避的,不想听的回答,干脆捧住她的脸就要亲下去。

“你滚开,滚啊……”顾涟漪别开脸,推搡着,指甲都抓花了他的脸,就是不肯就范。

陈钰挫败不已,痛心的看着她,“你看人都是想往高处走的,巴上霍一鸣,你就连我碰你一下都忍受不了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