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生牧思雨龙门狂枭-秦生牧思雨龙门狂枭小说

2020-02-14 09:02

《龙门狂枭》小说讲述秦生牧思雨的故事,这里提供秦生牧思雨龙门狂枭小说阅读,故事跌宕起伏,好看连连,精彩不断。龙门狂枭小说精彩节选:牧思雨呆住了,只感觉脑子里面嗡嗡嗡的作响。愣愣的看着秦生,怎么也没想到,秦生居然真的因为自己的一句话。

龙门狂枭
推荐指数:★★★★★
>>《龙门狂枭》在线阅读>>

《龙门狂枭》精选:

牧思雨呆住了,只感觉脑子里面嗡嗡嗡的作响。

愣愣的看着秦生,怎么也没想到,秦生居然真的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打断了牧建业好几颗牙。

此时此刻,这个牧家长孙,正趴在地上,不断的惨叫着。

“你他妈找死……”牧建业正在嚎叫着,挣扎着从地面上爬起来。

从小到大,从未有人对他动手过,就算是父亲都没打过自己,现在居然被一个窝囊废上门女婿给打了,牧建业如何能忍受这种憋屈?

整个人,看起来都快要疯了。

一双眼珠子满是猩红,嘴巴里面嚎叫着,顺手抓起旁边的一把椅子,冲着秦生的脑袋上就砸了过去。

至于会不会砸死秦生,牧建业根本不放在心上,他只知道,自己被一个窝囊废给打了,要是不能十倍偿还回去,牧建业心里面过不去这个坎儿。

只是……他的动作,太慢了。

就在那椅子,还没来得及砸下来的时候,秦生另一只手,闪电一般的挥了过去。

又是一声清脆的耳光声音,另外半边脸庞,也霎时间高高肿起。

嘴巴里面噗的一声,鲜血混合着白色的颗粒,从嘴巴里面喷出。

就在牧建业的嘴巴里面,根本就没剩下几颗牙齿,被秦生两个耳光打断了一半儿。

牙齿直接被打断。

那种滋味,疼,疼啊。

牧建业的身体蜷缩在地面上,就像是一条虫子一样不断的抽搐着,嚎叫着。

不再理会地面上不断蠕动的牧建业,秦生一把抓住了牧思雨的手腕,带着牧思雨离开。

“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你给我等着,你个废物,你死定了……”

身后,牧建业在惨叫着。

牧建业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一个废物,居然真的敢跟自己动手,甚至还将自己打的这么惨。

弄死他,一定要弄死他。

还有牧思雨那个贱人,他们一家,全都要完蛋啊……

牧建业一只手捂着嘴巴,踉踉跄跄,冲着里面一个房间走过去,甚至顾不得处理一下自己的伤势。

就在酒店一把包间当中,牧山正在里面抽着烟,跟一群商业上的伙伴商量着什么事情。

牧建业直接推开门闯了进去:“爸……”

牧山眉头微皱:“你做什么,这么没规矩,没看到这边还有几位前辈的吗?”

被人看到牧建业没规矩的模样,牧山也是脸上无光。

但是很快,牧山就注意到牧建业满口流血的模样,身体立马站了起来:“怎么回事儿?”

“看来牧先生这边还有事儿,我们就先走了,改天再聊。”其他那些客人,站了起来,起身离开。

“爸,我被人给打了。”牧建业嘶哑着声音咆哮着,声音当中充满了愤怒。

眼瞅着儿子满口鲜血,牙龈上面几乎没多少牙齿,两边脸孔,几乎肿胀成了一个猪头,牧山也是格外心疼:“他妈的,谁干的?”

自己的宝贝儿子,自己都不舍得动一根手指头,居然被打成这种模样。

“秦生,是秦生那个废物……”

什么?

牧山顿时勃然大怒。

秦生那个废物,一个上门女婿,自己这边刚给他了一个漂亮老婆,那家伙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动手打自己的儿子?

资料里面看起来,那就是个废物,那傻逼,失心疯了?

“牧思雨那贱人,说要打掉我的牙齿,那家伙就真的动手了。”

牧建业都快要哭了。

他啥时候被人这么打过,那个委屈啊。

他现在怀疑,秦生是不是真的是个精神病,但凡有一点儿脑子,都不会这么干吧?

“爸,你要帮我报仇啊。”牧建业哭哭啼啼的说着。

“哭什么哭,丢不丢人,你放心,我不会放过那两个蠢货的。”牧山冷冰冰的说道。

自己的儿子,绝不会被人这么轻易的给打了。

“不过现在不能直接闹到你爷爷那边,万一不小心,牧思雨再跟这废物离婚,还更麻烦一点。”

嫁给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废物,可以确保牧思雨永远无法接触到牧家的权利核心。

但,如果离婚的话,虽然老爷子不待见牧思雨,但还是认可牧思雨在商业上的水平和能力,这样一来,牧思雨可能就又有机会了,这种情况是绝对要避免的。

“龙腾集团那边,不是有一个项目,江海市很多大公司都很眼红……”

龙腾集团。

今年刚刚进驻江海市的公司,财力雄厚,背景很深,从事房地产行业,如果说,牧家在江海市只是个三流家族,谢家是江海的一流家族,那么龙腾集团就是国内一等一的大财团,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不知道多少公司,都想要和龙腾集团合作。

牧家自然也想,但是跟其他的竞争对手比较起来,牧家几乎没有一丁点儿竞争力。

想要拿下龙腾集团的项目,以牧家的实力,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牧思雨来负责和龙腾集团的洽谈,若是拿不下龙腾集团的项目,就趁机将牧思雨他们给赶出家门。”牧山狞笑起来。

牧建业也得意的笑了,拿下龙腾集团的项目?

别开玩笑了,牧思雨怕是连龙腾集团的大门都进不去。

而就在另外一边,秦生跟着牧思雨,到了牧思雨的家。

一路上,牧思雨的心跳都未曾平息下来。

秦生居然为了自己,打断了牧建业满口牙齿。

心里面有些暖暖的。

牧思雨并不讨厌秦生,在牧思雨看起来,秦生也只是被自己大伯那些人给拉过来,故意折辱自己的,也是受害者。

只是这么多年,在牧家被人多番嘲弄,谁都瞧不起。

父亲性格又是软弱,虽然关心自己,却是什么都不敢说。

这还是二十多年来,第一个愿意站在自己面前,为自己出头的男人,脑子里面,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来之前秦生挡在自己面前的背影,心里面有种难言的安全感。

但是另外一边,牧思雨也忍不住的担心,秦生这一动手,怕是将牧建业给得罪死了,以牧建业的性格,说不定真的会杀了秦生。

有些焦头烂额。

虽然身为牧家人,但她们这一支,住的地方,很破烂,只是一个很破旧的二居室,牧思雨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儿,房门打开,是牧江。

在看到女儿的时候,目光当中满是愧疚。

虽然是女儿的婚礼,但牧江和张淑芬甚至没能留到最后,中间的时候,就被牧山以两人衣着不得体可能会冒犯贵客作为理由给赶走。

看到牧思雨身后的秦生的时候,牧江脸孔微微僵硬了一下,旋即低头:“进来吧。”

“不许进来……”身后传来了张淑芬略微有些尖锐的声音。

张淑芬泪如雨下,她在后面,看到了有关秦生的资料。

没上过学,没学历,没工作,没存款,甚至好像还有精神病……

女儿居然要嫁给这种人,让张淑芬心里面极度难受。

“滚,你给我滚啊,都是你,都怪你,你要是不出现就好了……”张淑芬哭泣着。

自己的女儿那么优秀,为什么要嫁给一个精神病啊。

而且,这个男人,还比女儿大了将近十岁。

秦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转身就要离开。

但是,牧思雨却是一把将秦生给拉住了。

“让他进去吧。”

毕竟,之前秦生是因为自己的话,才打了牧建业,现在她真不能丢下秦生不管。

若是秦生离开这里,牧建业那家伙,绝对会立马找人要了秦生的命。

“小雨……”

“他现在是我丈夫……”牧思雨有些悲哀的笑了一下:“如果我马上就把爷爷给我找的丈夫赶出家门的话,牧建业他们肯定会在爷爷那边嚼舌根,我们的日子,会更难过的。”

说着说着,牧思雨感觉眼眶都有些酸涩,眼泪又一次快要掉下来。

“跟我来吧。”牧思雨的小鼻子轻轻抽了一下,带着秦生到了自己的闺房。

房间很小,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书桌,但收拾的很整齐。

“以后你就住这里吧,我睡床上,你……委屈一下,就睡地板吧。”看了一眼秦生。

一直到现在,牧思雨都难以相信,自己突然间有了一个丈夫。

而秦生,只是静静的点头,话真的是很少很少。

“最近一段时间,你就留在家里,不要出去。”

秦生再次点头。

他知道,牧思雨肯定不记得自己,更不可能突然喜欢自己……但是,秦生并不在乎。

这个女孩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善良啊,善良到让秦生都忍不住想要去呵护。

只要有自己在,谁也别想再欺负这个女人,谁也不行……

就在这时候,牧思雨的手机突然响了。

接通了电话,牧思雨的脸色,猛的苍白了一下。

“牧思雨,明天,你去龙腾集团那边,要是拿不到龙腾集团的项目,你们一家人,就给我滚出牧家,我牧家,不养吃干饭的……”

话音落下,牧建业就挂断了电话。

心脏,在绞痛。

从小到大,牧建业一直在欺负自己。

现如今,甚至还如此逼迫自己,难道说非要将自己给逼死才甘心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