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诗文和萧景峰全文免费阅读-黄诗文和萧景峰小说最新章节

2020-03-19 18:00

黄诗文和萧景峰是缦彩笺原创青春校园小说《领跑者》中的主角,本文学为您提供黄诗文和萧景峰全文免费阅读,黄诗文和萧景峰小说最新章节。第一次认识萧景峰的时候是在黄诗文的十九岁生日之前,他帮她取回了被小混混抢走的钱包,她没想到自己也会在一个瞬间里对一个人动了真心。

领跑者
推荐指数:★★★★★
>>《领跑者》在线阅读>>

《领跑者》精选章节

萧景峰身心疲惫,如同往常一般,开门进屋准备早点睡觉。哪知道,他刚刚推开门,便有东西狠狠的砸向了他。

“萧东军你疯了吗?”

萧景峰看清楚是坐在轮椅上的父亲拿着棍子打向自己,他迅速躲向一旁,萧东军却追着他不放,一手推着轮椅,一手拿着扫帚狠狠地打向萧景峰,毫不留情,泄愤似的打法。

一条条血痕在萧景峰身上显现出来,可见萧东军是打得多么狠。

“你到底在发什么疯?”萧景峰微皱眉头,一把抓住扫帚,使劲一拖。

萧东军激动万分,用全身的力气向萧景峰扑来,萧景峰支撑不住,向后猛然退去,哪知身后是一条矮凳,萧景峰迅速让开,却因为这一用力,他一个重心不稳,身体迅速向后退去,然后就在这一瞬间,只听见骨头响动的声音,萧景峰脚脖子传来一阵专心的痛,他心底发出绝望的呼喊,暗喊一声糟糕,控制不住就要发火。

这个时候只见萧东军的轮椅突然倾倒,萧东军整个人跟着倒在地上,轮椅一脚悬在空中,不停地旋转着。萧东军失去支撑,颓然倒在地上,痛苦大哭起来:“我就是疯了,才养出你这么个没出息的混账东西。你真的要逼死老子才甘心吗?”

萧景峰的记忆中除了母亲死那会儿见到过萧东军哭的样子,此后再也没见到过他这般狼狈模样。

萧景峰忍住痛蹲下身来,伸手过来扶萧东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突然这样,你好好说个道理出来。”

萧东军猛地推开他:“你打工的老板都找上门来了,威胁我说,如果你将他的名字说出去,他就找人弄死我们一家人。萧景峰,你可给我长本事了,竟然去从事赌博行业。你对得起你妈的在天之灵吗?”

萧景峰明白了事情缘由,心中略有几分愧疚,但是,他有他的道理。

“萧东军,我是为了谁才这样的?你的腿不需要花钱治疗吗?我的学费不用交了吗?”

“是,你是为了我们一家人,可是如果你不走正途,我宁愿死也不想再见到你。”萧东军一脸绝望。

“你说什么?”萧景峰红了眼眶,“你以为我愿意住在这样垃圾堆一般的地方,和那些赌棍待在一起,每天担惊受怕,宛如活在黑夜中一般,找不到方向,看不清未来,你以为我愿意过这样的日子吗?”

“你不愿意就不要过,堂堂正正挺起腰杆做人,还有,不要拿我当借口!”萧东军说完这句话,尝试着向轮椅上爬去。

萧景峰伸手去扶他,他再次打开了他的手。

“就算是累死,我也不要你扶。”

说着,萧东军先将轮椅推正,紧接着开始向轮椅上爬去,他双脚无力,双手攀着轮椅,却根本使不上力。

萧景峰怔怔地看着他。

萧东军猛然使劲,大力攀爬,轮椅应声而倒,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也不服输,继续推好轮椅,继续攀爬,直到力气用尽,捶打着轮椅,放声痛哭起来……

萧景峰心底充斥着难言的心痛,他忍着脚上的痛,走近他身旁,拥住父亲的肩膀:“别难过了,我会努力考上体大的。我发誓。”

萧东军听清楚了萧景峰的话,怔了半天,不敢相信似的问他:“你说什么?”

萧景峰发誓般说道:“我向你保证,我会考上体大的。”

萧东军振作精神:“好,我再相信你一次。”

“我先扶你起来。”

因为与萧东军关系的和解,萧景峰有着前所未有的轻松,他睡了一个好觉,一夜无梦,一觉到天亮。

自从他的母亲去世后,他还从没睡得这样好过。

清晨,透进窗户的阳光中,萧景峰睁开双眼,神情坚定,目光清澈。他感觉到了体力充沛,精神旺盛,决定去找黄诗文说清楚。

不过,当他起床脚下地之时,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他忍不住骂道:“我艹……”

萧景峰连着三天没来学校上学,黄诗文的心渐渐冷了。

怀疑的种子一旦在心底生根发芽,就很难消除。何况萧景峰不知道怎么了,发了一条对不起的微信后,整个人就彻底消失了。

黄诗文放不下自尊主动打电话过去问他,她偷偷拿望远镜看过几次矮楼,也没见着萧景峰。

渐渐地,她开始摈弃自己,为什么要执着于萧景峰。

她本就不是什么漂亮小仙女,萧景峰喜欢她,发誓要为她改变自己,大概就是一个他随便说说的笑话吧。

烂泥扶不上墙,本质坏透了,怎么可能改变?

他那种人出尔反尔,她凭什么要继续管他?

不过,话虽这样说,当她一个人单独走路上学,打着伞躲避绵绵细雨之时,她心里还是有些空落落的。

上课集中不了精神,下课忍不住望向萧景峰所在的班级。

萧景峰到哪里去了?

他会去训练吧?

就算不上学,就算不再联系她,他答应了林教练,林教练还找关系将他从派出所里保送了出来,他不可能让林教练失望吧?

认定这一点后,黄诗文决定去体大看看。

说做就做,当下黄诗文请了假,准备离开学校。

谢洋恰巧碰见黄诗文请假,他忍不住问她:“你家里出了什么事吗,我见你最近上课总是走神,还经常请假。”

黄诗文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解释,干脆顺着他的话回答:“是啊,我家里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今天也不打算上晚自习了。我先走了。”

“哎……你别走这么快啊,期中考试快到了,你得认真复习啊,你如果不认真复习,我可要把第一名的位置抢走了。”谢洋冲她的背影说道。

黄诗文淡然地挥挥手,现在她心中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确定萧景峰有没有跟着林教练练习田径。

如果他跟着林教练练习,她就能放下心来认真复习,即便他和她之间的关系因此破裂,以后见面形同路人,她也认了。

本来,一开始她就觉得和萧景峰谈恋爱不靠谱,好在她并没有投入太多精力,太多心思,并没有让自己陷得更深。现在她去体大找林教练确认萧景峰训练一事,就是为了给这件事情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不过让黄诗文感到难受的是,萧景峰并没有去体大。

她给林教练打去电话,林教练告诉黄诗文萧景峰请假了,至于请假的具体原因,萧景峰并没有告诉林教练。

黄诗文万分震惊的同时感到一种深深的失望,她直觉认为萧景峰已经放弃练习了。

难道他还想去打工,继续去守那什么鱼儿机?

黄诗文郁结之下,跑步回家,途中,她进超市买了水。喝水的时候她想起之前曾经为了萧景峰查过网络上关于马拉松运动员饮水的问题。

她喝着水,觉得这水也变得苦涩了。

她握紧矿泉水瓶子,心中有万千疑惑不得解,纠结之下,她最终决定亲自前去找萧景峰。

不为挽回两人之间本就脆弱的关系,只愿让他为了他父亲走上正路也是好的。

秋意浓烈,风亦有了凉意。

萧景峰接到黄诗文的电话,约了她到天台。

这是两人在天台上第三次见面,这一次,两人的心境大为不同。

萧景峰知道如果这一次不把误会解释清楚,恐怕两人之间难以继续走下去。

他决定先发制人。

黄诗文的脚步声近了,清脆的,一步步的向前移动。

萧景峰站在墙壁背后,黄诗文走近墙壁,萧景峰便突然伸手拉过她,黄诗文惊呼一声,等她看清楚现状,自己已经被圈入萧景峰怀中。萧景峰睁着一双漆黑的眼眸看着她,忽然之间埋下头来。

黄诗文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躲开了,萧景峰的嘴落在她脖颈间。黄诗文惊得颤抖,一把推开他。

“你干什么?”她有几分恼怒。

萧景峰再次伸手捉她的手,想要重新将她抱进怀里。

黄诗文慌忙挣扎:“萧景峰,你发什么疯?”

萧景峰眼神带着一丝狼狈的神情,盯着充满防备的她几秒钟,一脸冷嘲:“你到现在仍然不相信我,为何还要来见我?”

黄诗文没想到他竟然知道她不信任他的,既然他心知肚明,她就更不理解他这几日来的做法了。或者,他是根本就没把她放在心中,才会不顾及她的感受,知道她已经不信任于他,却没有想过挽回。

心有些痛,她满眼受伤,很想弄清楚事情的原因,不过,今非昔比,莎士比亚曾经说过“凡是过去,皆为序章”,她已经决定放下,今天来也只是为了圆满解决和他之间的事情的。

想到此处,黄诗文告诉他:“我来见你的目的很简单,只是想劝你继续训练。我知道你这几天都没去训练,下个星期就比赛了,我不希望你就此放弃比赛。”

萧景峰弄明白了她的来意,越发感到难过,眼眶忍不住微微泛红,反问她:“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去训练吗?”

黄诗文心中认为他不去训练和打工有关系,想也不想,脱口而出:“我知道你很需要钱,可是从事与赌博相关的行业是违法的,你还是收手吧,不要再去打工了。”

萧景峰冷笑起来:“所以你还是不相信我,你就和蔡老头那帮人有什么区别,在你们眼里,我永远都无法成为一个好学生,我永远都是个没出息的混混,甚至你到现在还在质疑我在撒谎,怀疑我的人品对不对?”

黄诗文脸色微变:“萧景峰,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事实摆在眼前,是你一开始骗了我,我给你机会问过你到底在做什么,可是你呢,你是因为见到事情确实瞒不住了才告诉我……”

“我不告诉你的原因很简单,我不想让你知道我都在做些什么工作,何况我早就没干了,只是因为推脱不掉,这才没办法回去帮忙几天忙。”萧景峰极力解释起来。

“这些话在派出所我就听你说过了。过去的我们就不说了,我们只说现在,现在你们的窝点都被端了,你为什么不去训练?你曾经答应过我,答应过林教练要跟着他好好训练,参加接下来的马拉松比赛的。你告诉我原因。”

“你现在还关心我吗?在知道我进过派出所之后,你还会相信我说的话吗?”萧景峰面对黄诗文的质疑,眼中流露出一抹自嘲。

黄诗文有几分尴尬,她确实是抱着责骂萧景峰的心情来的,可是现在这个情景,萧景峰看起来一副受伤的样子,他是不是确实有什么隐情,遇到了什么困难?

她上前一步,放低了声音问他:“你能告诉我你不去训练的原因吗?”

萧景峰接过话来:“我问你,你和我的约定还算数吗,你还愿意等我考上体大,做我的女朋友吗?”

黄诗文咬紧嘴唇,盯着他。

她目光有一瞬间的闪烁,她现在对萧景峰没有信心……

萧景峰十分失望,他仿佛溺水之人,渐渐地看不到亮光,心口闷得难以呼吸,有些刺痛。

他极力忍住这种痛苦的感觉,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满心失望让他觉得脸上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颜面尽失。

突然间他猛然回头向楼下走去。

他走得太急,步子迈得又大,走到楼梯上,忽然脚踝一痛,他重心不稳,整个人迅速向前扑去。

听到响声,黄诗文跑上前来,却见萧景峰挣扎着站起,但是刚刚站起,他却抱着脚踝,痛苦地蹲下身来。

从未见到萧景峰这般情形,黄诗文心中急切,急忙走上前来。她蹲下身来,就要去查看萧景峰的伤情:“你怎么了?刚才摔倒哪儿了吗?”

“用不着你管!”萧景峰捂住脚踝,不让她看,声音冷到了极点。

说完这句话,他坚持着站起身来,扶着墙壁,轻踮一只脚,向前走去。哪知越来越重的疼痛感让他根本坚持不住,冷汗顺着他额前流下,他笔直的背,渐渐弯曲,到了最后,终于再也坚持不住,蹲下了身来,抱着脚裸,无法再动。

这回黄诗文算是看清楚了,萧景峰受伤了。

她不再犹豫,上前一把拿开他的手,卷起他的裤腿。萧景峰脚踝显现出来,脚踝不仅肿胀得不像话,还乌青一片,显然是受了伤。

“看起来不像刚才受的伤,你这是什么时候受的伤?”黄诗文先是这样问道,随即明白了什么,求证般问道,“这就是你不去参加训练的原因,萧景峰,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

萧景峰冷笑一声:“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在你心里,你不就早和那些人一样不相信我了吗?”

黄诗文被他气得心口痛:“你就是为了你这该死的自尊,所以才在我面前隐瞒伤势?你以为这样就显得你很厉害吗?错了,萧景峰,你现在不是在和我置气,你是在和你自己置气!莎士比亚有一句经典语录叫作‘自己加于自己的伤害,最不容易治愈’。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

萧景峰冷嘲一声:“你又不是我的女朋友,凭什么教训我?”

黄诗文哭笑不得:“就算我是你女朋友又如何,你自己的路还是掌握在你自己手中,别人的看法,至多是别人的看法,人活着,更重要的是遵从自己的内心!起来,我现在陪你去医院。”

萧景峰从未见黄诗文发过火,从未见过她如此伶牙俐齿的一面,当下被她吼得一愣。

不过她好像还是很关心他,他心里那份烦闷的情绪因此减轻了不少。

黄诗文示意他将胳膊给她。

萧景峰一动不动,盯着她认真的脸道:“你不怕被大家看见说闲话?”

“都这个时候了,还去想这些,可见你这人有多么死脑筋。”黄诗文催促他,“起来,跟我走。”

“你真不怕被别人看见?”

“救治同学还怕被人看见?”黄诗文有些无语,“现在伤到的可是你的腿,运动员的腿堪比生命,你觉得我还会被人看见,被人说三道四?”

萧景峰有些不理解:“你可是蔡校长和老师眼中的乖乖女,和我这个坏学生混在一起,你不怕让他们失望?”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别扭,受了伤也不告诉我,害我误会你,现在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想着别人怎么看我。比起你的腿来说,别人的看法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萧景峰听她这么一说,顿时觉得在她心中,或许她比他想的更加关心他。不过,她是否只是同情他呢?

“黄诗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纯粹作为朋友关心我,还是想要和我继续好下去?”

黄诗文没想到他现在一心纠结这个,她有些气结:“现在是探讨这个的时候吗?”

“怎么不是探讨的时候,如果不弄清楚,我根本没办法安心治疗。”萧景峰眸光暗含一抹苦涩伤感,“我腿早就受伤了,今天支撑着走到学校来,可不是为了和你吵架而来的。现在你这样的做法,我感觉你像是在同情我,我萧景峰,需要的可不是你黄诗文的同情。”

他的目光直视着她,仿佛要将她看穿一般。

黄诗文的心微微一颤,低声温柔道:“我弄清楚了事情的真相,我怎么可能继续怪你,你说我不相信你,你也没能相信我。你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来,可不像是相信我的样子。萧景峰,你认为你的做法就完全正确吗?”

萧景峰被她说得一愣,看着她一双浅茶色的眸子暗含水光,他微微有些惭愧,当下做出了决定。

“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该早些把我去酒吧打工的事情告诉你,可是我却碍于面子,平白让你担忧,黄诗文,请你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好吗?”

黄诗文感受到他道歉的诚意,她的心软了几分。

天台的秋风吹拂而过,在这份凉意中,黄诗文心中的郁结之气消散而去。

她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我接受你的道歉。不过,我们先不说这些,先把你的腿伤治好,我们再继续说以后的事情,如果你不同意,那我觉得我们倒是没有继续谈论下去的必要了。”

万万没想到黄诗文这么难搞,她生起气来,完全压制了他。

萧景峰不得不同意:“行,就先这样。我们稍后慢慢谈。”

“嗯,我先送你去医院。”黄诗文过来扶他。

萧景峰的心一暖,拍拍她的手:“你先走吧,我让赵兵来送我去医院,等会我到医院仔细检查,完了给你发信息。你如果确实担心我,可以来医院看我。”

“为什么?”黄诗文放心不下他。

“傻瓜,在我没有做出成绩前,没有被大家认同前,我不想让你的名声受到影响,毕竟你是时言高中的学生代表,那么多人盯着你看,如果你这样的好学生和我这样的坏学生混在一起,说不定校长很快就会找你谈话的。”

黄诗文微微一愣,随即道:“我的确不想让校长找我谈话。我也不想让我父母担心我。”

“对啊,你也不想让你父母担心吧,你妈不是刚做了阑尾手术,还在恢复期吗?”

“这倒也是。不过……我得跟着你们去医院。”

“那好,我们医院见。小心别让人看见。”萧景峰仔细叮嘱她。

到医院做了一系列检查,萧景峰找借口支开了赵兵,打电话联系了黄诗文。两人见面后,萧景峰将检查结果递给她。

“现在该放心了吧,我这伤势不是很严重,只要休息一两个星期就好了。”

黄诗文认真查看萧景峰的片子,又看了他的药,这才放下心来。不过她搞不明白的是萧景峰为什么会突然扭伤了脚。

萧景峰看出她的疑惑,和她解释起来:“我和萧东军……我爸起了一些争执,他推了我一把,我没看清楚后面有条凳子,扭伤了脚。刚才,我下楼有些走神,大概又伤了一遍,不过你也看到了,休息两个星期就没事了,所以不用担心我。”

黄诗文听明白了萧景峰受伤的原因,陪着他坐在凳子上,满眼歉意:“对不起,刚才大概是因为我和你吵架,所以让你分了神。”

“傻瓜,不需要道歉的,我这都是小伤,没有关系的,倒是谢谢你陪着我来医院。”

黄诗文心里眼里都是着急:“你这不是小伤,是大事,再有一个星期就马拉松比赛了,你这伤势,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参加了,错过这次机会,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都怪我,让你的伤势加重,不是我不相信你的话,你的伤也不会这样严重了。”

萧景峰看了一眼自己的脚踝,换了一下冰袋的位置,接过话来:“无论刚才我有没有受伤,这次马拉松恐怕都参加不了了,这次受伤需要一定的恢复时间,恢复过后再参加训练。不过,你放心吧,我会坚持体能锻炼,等到伤势恢复后就即刻投入训练的。下次比赛,我一定会取得很好的成绩,前提是你愿意在我身边,相信我,支持我。”

“我当然愿意在你身边相信你,支持你。”黄诗文为自己误会了萧景峰而感到有些难堪,可是萧景峰的眼神这样充满期待,她拒绝不了,她更多地想要遵从自己内心的声音。

“你不再追究之前的事情,也不和我怄气了?”萧景峰有些意外,有些惊喜。

“我哪有和你怄气,是你自己一直傲着。”

“我傲着,我已经微信上和你对不起了,是你没回应我。”

“我没回应你,并不代表我不担心你,你知道吗,我都去体大找过林教练了,真的快被你气死了,你都不把你受伤的事情告诉我。”

“告诉你,不是显得我在用这件事博取你的同情,让你原谅我之前的做法吗。”萧景峰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男子汉的自尊心作祟,让他采取了隐瞒措施的同时又在渴望着黄诗文能够信任他。

黄诗文弄明白了他的心思,脸上略微露出一些惊讶。

深蓝色的校服套在他衬衣长裤上面,松松散散,除了一副痞相,他现在还有些脸红。

黄诗文乐了,原来他是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

“真是搞不懂你们男生的思维模式。不过,现在误会已经解除,我愿意继续相信你。现在,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黄诗文问他道。

“立刻答应做我女朋友,这就是你现在能为我做的最好的事情了。”萧景峰听她这样说,立刻顺着杆子往上爬。

黄诗文当即拒绝他,皱眉道:“萧景峰,你真是什么要求都敢提。”

萧景峰见她又是这般态度,非常不理解:“我真不知道这有什么关系,就算你答应做我女朋友了,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这件事情我保证,也就我们两个人知道而已。”

“那可不行,我们约定好了,必须等你考上体大,我才能答应做你女朋友,你可别耍赖。”

“你……”萧景峰恨不得咬一口这个女人,让她逗得他心痒痒,亲亲抱抱不可以也就算了,也就是名义上,也不让他占一点点便宜。

气人啊!

黄诗文见他隐约有些生气,递给他一瓶水:“喝吧,喝完了我送你回家。”

“我才不要回家,家里已经有个瘸子了,我回去,就是两个瘸子待一块儿了。互相看着也烦,我宁愿在外面随便找个公园坐坐。”

“那可不行,你必须得回去看书复习功课,期中考试快到了,是时候验证你的学习成果了。”

“靠……”萧景峰忍不住骂道,还真是一点休息的时间都不给。

“又骂人,萧景峰,你这样我就再不理你了。”

“好,我的小姑奶奶,你就把你未来的男朋友和老公管得死死的吧……”

黄诗文听见他这般调侃,忍不住红了脸:“萧景峰你可真能瞎说八道,什么老公……你不要脸。”

萧景峰也不恼,放下矿泉水瓶子,亮晶晶的眸子漆黑动人,嘴角带着一丝笑:“你放心吧,我会加油的。不过,你得为我补习功课。”

“你受伤了没办法去学校,怎么帮你补习?要不我去你家里吧?”

萧景峰摇摇头,微笑着看她道:“有个好地方,我带你去。”

“什么地方?”

“一幢大楼里的三十九楼的书吧,环境非常好,非常隐秘,带着水杯去就可以坐一整天,周六日,我们可以在那里见面。”

黄诗文有些期待:“书吧倒是个补习的好地方,那就这么说好了,我等你的消息。”

“那现在我要怎么感谢你在医院陪了我这么久呢?”萧景峰一边拿着刚买的拐杖,一边试着站起来。

“你别客气啊。小心。”黄诗文赶紧扶了一把他。

萧景峰看着她扶向他的胳膊,微笑着冲她说了句谢谢。

黄诗文有点不好意思,她觉得,她为他做的真的不够。

如果今天她再勇敢一点点,就当着全校同学的面把萧景峰送来医院了,不过最终她被萧景峰说服了。

就在不久之前,萧景峰让赵兵把他扶到医院,再推说他有朋友要来,赵兵走后,萧景峰才将提前到达的黄诗文叫了过来。

黄诗文最终还是选择了保密和萧景峰之间的关系。

虽然她不是很在乎事情闹大会怎样,但是低调一点总没错。说到底她也不过是懦弱,害怕被人在背后说闲话。

早前她听父母说起她家对面那户人家的女儿,成日里和男孩子混在一起,管也管不住,成绩一塌糊涂。她就刻意去看了一眼那女孩子,那个女孩儿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糟糕和可怕,相反,她当时从她眼中看到了笑意和光芒。

她很开心。

那个时候的黄诗文根本无法理解女孩子为什么成绩都那么差了还那么开心,一副不担心未来的模样。

现在她好像是有点明白了。

她偷偷看了一眼萧景峰,萧景峰拄着拐杖,试着向前走,因为还没习惯拐杖,他的姿势有些滑稽。为了保护脚,他尝试几次,终于找着了诀窍。他有些开心,疼痛的脚踝终于可以得到解脱。

为了让她放心,他刻意走了一大段距离让她看。

他的短发稍微长长了一点,身影虽然受到伤势影响无法打直身体,不过他也尽量挺直了背,依然有青松的气质。

看着特别养眼,特别赏心悦目。

她眼中忍不住带着笑意,先前因为想到要和萧景峰分道扬镳的痛苦因此消散不见。

其实,一切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可怕。反而,让她更加踏实,更加能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是的,她一定可以和他一同前进,他们一定会找到共同的未来的。

打了个车将萧景峰送回家去,黄诗文回到家中,打开电脑查阅起关于运动员伤势的护理知识。

她发现跑步运动员受伤的种类真是各种各样,75%的跑步受伤发生在膝部或以下位置,最常见的患处包括膝部、小腿及胫骨骼胫带跟腱脚……而关于运动员扭伤则是家常便饭,如果一旦形成习惯性扭伤,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黄诗文不停地查阅资料,渐渐进入了一个自己从未关注过的世界,关于运动员受伤后如何护理以及营养搭配,帮忙运动员身体恢复,都有一套系统的理论。

“原来运动员受伤真的很常见,而成为一个专业的运动员真的非常不容易。”黄诗文理解了运动员背后所要付出的辛苦和努力是多么巨大,她开始想为萧景峰做些什么。

想了半天,她拿出自己的零花钱,按照网上的指导给萧景峰买了一系列营养品。接着她又打电话给林教练告诉了他萧景峰的状况。

林教练一听萧景峰受伤比较严重,心里着急:“萧景峰在什么地方,我要亲自看看他的伤势如何,才好制定恢复性训练。”

“我刚送他回家了,你如果要过来,我在矮楼等你。”

“那行,我们一起去看看他。”林教练说着挂断电话,安排了学生自主练习体能,转身出了体大校门。

林教练与黄诗文会和后,径直去向萧景峰家。

黄诗文已经习惯了这里的脏乱差环境,林教练第一次来,觉得非常难受。他皱着眉头,跟着黄诗文上了楼去,到楼上时,他皱着眉头感叹道:“萧景峰这日子过得也不容易啊。”

想起萧景峰的遭遇,黄诗文一脸痛惜道:“之前他妈过世,他爸爸双腿受伤常年吃药,加上他现在受伤,有些祸不单行。我觉得老天爷是在故意折磨他。”

“没关系的,年轻人吃点苦,对他反而有利。”

“可是他也太苦了,眼看就要参加马拉松比赛,他的腿又受伤了。”黄诗文心里替萧景峰着急。

林教练安慰她:“受伤的事情也是没有办法避免的,运动员嘛,保不准这次受伤了,下次就不受伤。总之,先养好伤,再想办法,天无绝人之路,我相信萧景峰只要坚持努力,就一定会取得成功的。”

黄诗文点点头,接过话来:“现在也只有往好的方面想了。还请林教练多督促他。”

“哈哈,现在你的话估计比我更管用吧,你毕竟是他的女朋友。”

黄诗文红了脸:“我还不是他女朋友,还没正式答应!”

“那就是准女朋友。”林教练打趣她道。

萧景峰没想到林教练和黄诗文会一起过来看他,他招呼了两人,黄诗文就去帮忙做饭了,林教练看着黄诗文熟门熟路的模样,和萧东军打过招呼后,就来到萧景峰的房间里,坐在他蓝色床单上,拍拍他的肩膀道:“臭小子,想不到你这么厉害,小诗都来帮你做饭,照顾你们父子俩了。”

“她还没同意做我女朋友呢。”萧景峰放下拐杖,靠在桌旁,拿起矿泉水喝下一口道。

“放心吧,她可关心你了,迟早会答应做你的女朋友的。”

“我知道她会答应我的,我就是不想让所有人觉得我配不上她。说吧,我现在该做些什么,才不至于在腿伤恢复后,体能下降。”

“这是我做的训练计划表,你有空就照着先训练。”

“我看看……”萧景峰接过了林教练递过来的单子,“这些我倒是能够完成。不过,这份食物清单是怎么回事?”

“补充体能啊。萧景峰,作为运动员要严格控制自己的饮食,你也不例外,何况你现在还在受伤期间,更加要注意了。不过你放心吧,黄诗文已经答应了,每天尽量过来帮你们做饭。”

“艹……她又不是家政。”萧景峰有些心疼黄诗文。

“她是你准女朋友,她肯照顾你,你就偷着乐吧。”林教练撇撇嘴。

萧景峰想着黄诗文做饭的样子,忍不住心里美美的。

林教练这个时候又问:“你爸啥情况啊?”

“不就你看到的那个样子,身体一直不好,药没断过。”

“那你现在能够维持吗?”

“之前打工存了些钱,能撑一断时间,怎么了?”

“没事,如果有什么困难一定要提出来,别硬撑着,作为你的教练我有义务对你负责。”

萧景峰微微一愣,随即苦笑出声:“你就不怕我出了不成绩,将来后悔?”

“傻小子,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就相信你绝对会出成绩的。我相信我看人的眼光不会错。”林教练拍拍他的肩膀,“我晚上还有训练就先走了,你好好享受和女朋友的相处时光吧。”

萧景峰也不和他客气,没留他吃饭。

等到他走后,他和萧东军及黄诗文坐在桌边,准备吃饭。黄诗文将碗筷给两人放好,自己却不吃。

“怎么了,你怎么不吃?”

“如果我现在吃了,等会回家就吃不下了,我爸妈见我不动筷子,就得担心我为什么没胃口了。”

萧东军听得此话,十分感动,“小诗啊,谢谢你总是过来照顾我们。”

萧景峰纠正他:“她主要是来照顾我的。”

黄诗文忍不住红了脸:“你说什么呢?”

“怎么了,你不是为了我才过来我们家的?”

黄诗文无法否认,虽然这样让她心里有些甜甜的,不过她觉着萧景峰真是太咄咄逼人了,当着萧父的面,她又不好说些什么,只能默认。

萧东军看着两人互动,显得十分高兴,当下道:“小诗,叔叔谢谢你,帮助叔叔督促景峰好好学习,好好训练。将来,叔叔有能够为你做的,一定……”

“萧东军你说什么呢,你个瘸子,能为她做些什么,别在这里强行煽情了好吗。”

黄诗文忍住不反驳他:“萧景峰,你现在也是个瘸子,别这样说你爸。叔叔,你放心吧,我答应你,一定尽最大努力帮你照顾监督萧景峰。我们会共同进步的。”

听见黄诗文温柔坚定的声音,萧景峰觉得自己的心都被填满了。

共同进步,他求之不得!

之前他受的那些委屈折磨,辛苦劳累,比起她这句话来,实在是太不值得一提了。

他在心底默默地念着她的名字,黄诗文。

她如诗歌,如朝霞,如盛开在荆棘丛中的鲜花,璀璨夺目,引领着他走出孤寂干涸的贫瘠之地,让他的心灵涌动出清甜的泉水,不再那般苦涩,寂寞……他这么的感动,这么的为她倾倒。

从今天开始,他将为她而活。

他看向她,眼神里充满了浓烈的情谊,仿佛一团火,可以灼伤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