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倾倾陆嚣闪婚甜妻二爷求放过-元倾倾陆嚣闪婚甜妻二爷求放过小说

2020-03-19 18:01

《闪婚甜妻二爷求放过》小说讲述元倾倾陆嚣的故事,这里提供元倾倾陆嚣闪婚甜妻二爷求放过小说阅读,故事跌宕起伏,好看连连,精彩不断。闪婚甜妻二爷求放过小说精彩节选:云文彦咬牙切齿,目光中难掩恨意,死死地盯着元家人。

闪婚甜妻二爷求放过
推荐指数:★★★★★
>>《闪婚甜妻二爷求放过》在线阅读>>

《闪婚甜妻二爷求放过》精选:

他的心里顿时一阵慌乱,也不管云父还在怒吼,扔下手机,“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手脚并用地爬到陆嚣的脚边,伸手抓着他的裤腿,根本不敢抬头。

“二爷,我说,我什么都说!这一切都是元宏才的主意,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是被他给骗了!陆太太这样的绝色美人,也只有您才配得上,如果不是元宏才的蛊惑,我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对她下手啊!”

云文彦咬牙切齿,目光中难掩恨意,死死地盯着元家人。

都怪该死的元家人!

若不是他们根本没有调查清楚元倾倾的底细,他也不会招惹到陆二爷的头上,更不会......

“我只是一颗棋子,其他的事情都和我没有关系!”

元宏才厉喝一声:“云文彦,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

云文彦咬牙瞪着他:“我是不是血口喷人,你们心里清楚!如果不是你们,我就算胆子再大,也不可能闯到你们家里来对元倾倾怎么样!”

元宏才气得脸色发青。

“二爷,我只是打电话把倾倾给叫回来,药是云文彦给我的。这一切他早有预谋,他借着是倾倾未婚夫的身份,让我误以为他是真心喜欢倾倾的。二爷,我只是不想倾倾以后吃苦,我没想到云文彦竟然这么不要脸!”

元宏才的这一番话,说得声明并茂,仿佛他只是一个被云文彦给利用了的可怜父亲一般。

元倾倾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如果不是之前她的意识还是清醒的,她都要相信他的鬼话了!

她嘲讽地低笑了一声。

身边的男人抬起手,将她揽入怀中。

沉稳清冽地气息笼罩着她,她抿了抿唇,突然觉得安心了不少。

她看向了元宏才,“除了狡辩,元总就没有别的话想说了?”

元宏才怒道:“我是你的父亲,我怎么可能会害你。外人随便挑唆几句,你就信了。倾倾,你太让我失望了!”

缩在后面地罗夏蓉见状,眼珠子转了转,也跟着附和了起来。

“倾倾啊,你爸爸说得对,他是真的很爱你的。这些年来你在国外,他每天都很想念你!”

元倾倾的神情更冷。

陆嚣勾起唇角,眼底一片森冷。

元宏才的手机就突兀地响了起来。

经过了刚才云文彦的那一遭,此时他的脸色隐隐发白,已然是猜到了什么似的,根本不敢接听电话。

细密的汗水从他的的鬓角渗出,他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陆嚣饶有兴味地转了转玉串,眉梢微微往上一抬。

手机铃声响个不停,仿佛在催命一般,元宏才的内心越来越慌乱。

他终于支撑不住,“我说!”

咬牙切齿地瞪了元倾倾一眼,他终于不甘不愿地开口。

“云文彦说的都是对的。”

只说了这么一句,他就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屈辱一般,抿着嘴唇,不想再开口多做解释了。

陆嚣皱了皱眉,显然是对他的回答很不满。

元宏才忍了忍,到底还是忌惮陆嚣继续报复,将事情的始末一一交代清楚了。

傅静雅是傅家唯一的女儿,元倾倾得罪了傅静雅,傅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他担心傅家会将这笔账记到元家的头上,又想到元倾倾和云文彦之间的婚约,所以才将元倾倾给逼回家,又联系了云文彦,打算今天就让两人生米煮成熟饭。

到时候就算傅家怪罪,那元倾倾也是云家的人了。而且她嫁到云家后,也能让云家和元家的关系更加密不可分,这对元氏也是有利的。

当然,更深层的原因元宏才没有说。

他看着元倾倾那张漂亮得不像话的脸,眼中满是阴霾。

元倾倾面无表情地回望着他。

在她发现自己被下药后,她就已经猜到了这一切。

因此现在再听元宏才提起,她也不过是嘲讽地扯了扯嘴角。

她这个女儿在元宏才的眼里,也不过是一个随时可以出卖的筹码罢了。

可笑的是,在今天这一切发生之前,她还对他抱有些许的期待,觉得她起码是他的亲生女儿,再怎么样,他们之间也是有血缘关系的!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内心的悲凉,陆嚣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

元倾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朝着男人笑了笑。

元宏才说完了,看着陆嚣道:“我已经把事情给交代清楚了,现在陆二爷能收手了吧?”

陆嚣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元倾倾凉薄地扫了他一眼,“收手?”

仿佛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她嘲讽地勾起了嘴角。

元宏才脸色微变,下意识地觉得不妙。

门外响起了警笛声。

元倾倾眼底泛着冰冷的寒光。

“我刚才已经报警了,你们好自为之。”

这些所谓的世家最好脸面,她偏要把他们那层虚伪的皮子给撕下来!

几人的脸色猛然一变。

元宏才的脸色隐隐发白。

圈里的龌龊事多了去了,无论发生了什么,大多是私下解决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元倾倾竟然报警了!

难道她就不怕丢人吗?

“是谁报的警?”

警察走过来。

元倾倾微微一笑,“是我。我要指控他们,给我下药,意图毁了我的清白。”

她说得委婉,可对面的女警官却是脸色一变。

没想到这些豪门权贵们的心,竟然这么黑!

“请你们跟我走一趟!”

元宏才不甘心地吼道:“我是她的父亲!”

女警官脸色一黑,“身为父亲,竟然这么害自己的女儿,你还有脸说了?”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位还是上市公司的总裁,忒不要脸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