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绾绾萧南风小说-穿越成了自己的姑奶奶(卿九艺)阅读

2020-03-20 12:01

男女主是应绾绾萧南风小说叫什么名字,应绾绾萧南风的小说叫做《穿越成了自己的姑奶奶》,穿越成了自己的姑奶奶小说精彩节选:应绾绾睨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不快不慢的往里走。

穿越成了自己的姑奶奶
推荐指数:★★★★★
>>《穿越成了自己的姑奶奶》在线阅读>>

《穿越成了自己的姑奶奶》精选:

应绾绾刚走到门口,被迎宾的女营业员拦着去路,“不好意思,小同志,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是咖啡馆,里面的消费很高。”

应绾绾:“......”

敲李妈!

一个个的狗眼看人低,她就是再穷,身上的钱也够喝咖啡了,抬起带火的眸子,质问,“你是怕我消费不起吗?嗯?”

无论什么时候,人都是欺软怕硬的。

营业员被应绾绾严词责问,急忙解释,“没有没有。”她做了个请的姿势。

应绾绾睨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不快不慢的往里走。

因为乡土风浓厚的穿着,咖啡馆坐着的又大多都是家庭条件比较好,打扮利索得体的顾客,眼瞅着应绾绾一个异类进来,他们把视线全投向了她。

其中包括和应绾绾在店门口起了争执的女人,看笑话般的拿眼去斜她。

应绾绾不是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关注率,但是当下她没有心情去理会别人的眼光。

她需要这份工作!

时代相近,咖啡馆的格局和后世的差异不大。

应绾绾走到钢琴架前,上面摆了一本乐谱,是手抄稿,页面右下角的署名竟是罗尼。

和二十一世纪享誉全球的著名钢琴家同名,没多想,准备坐到琴凳上弹琴。

她原本是想找店内负责人询问一番,但这个年代大部分人的生活条件都比较差,堪堪能解决自身的温饱问题。

没人会想到一个村姑打扮的姑娘会弹钢琴,如果她先去找店内负责人的话,也许连见钢琴的机会都没有。

“哎,同志,那里不能坐……”

果然,屁屁还没挨到凳子上,店内的服务员已经出声阻止了。

应绾绾扫了一眼正往她这里走的店员,淡定的坐到琴凳上,手触碰着琴键,悠扬舒缓的曲子缓缓地从指间泄出,回荡在安静的咖啡馆内。

营业员匆匆的步伐一瞬间恢复了正常,眼里的惊愕还未褪去,人已经站到了她跟前,“同志,你......”

应绾绾扬起下巴自信明媚的一笑,穿着打扮虽然寒酸,那一抹笑靥还是让营业员感到惊艳。

她空出一只手,弯起胳膊,曲指向对方比了个嘘,继儿看向钢琴上摆着的乐谱,这首曲子是罗尼在八十年代发的专辑,名声并不太响亮。

他的成名作是九十年代初创作的《同绾在一起》,那首曲子是她最喜欢,也最熟练的。

但这里是八十年代,她不会把多年以后的东西摆上来,以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她是照着架子上的乐谱弹的,不过这里竟然有他的谱子,看起来还是手抄本,难不成他本人在这里吗?

今天会不会遇上啊。

妈呀,她手有点儿抖。

一激动儿弹错,赶紧稳住情绪,认真的演奏。

她很快弹完曲子,真诚的对还站在她旁边的营业员道,“抱歉,我是来应聘钢琴师的,请问你们的负责人在哪儿?我这样的水平可以录用吗?”

她说完,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咖啡馆太过安静了。

视线一扫,两腮快速的攀上红晕。

刚刚她所有的勇气都用来弹钢琴了,这会儿别人都盯着她看,就连先前在外面推她的女人那眼神都善意了不少,她有点儿不太好意思。

一道清晰,如阿波罗竖琴般悦耳的声音回响在安静的室内,“我就是,这曲子是我写的,刚发行不久,没想到你竟然会弹。”

应绾绾循着声音望过去,男人身着深色的中山装,身形修长,皮肤是非常健康的小麦色,一对斜飞入鬓的俊眉,温和的眼眸,高挺的鼻子,薄厚适中的淡红色唇瓣。

瞳孔因惊诧微微睁大,这不是正是罗尼本人吗?

我的妈呀!

没有皱纹的样子好帅。

身如兰枝玉树,笑若朗月入怀,就是用来形容他的。

等等,这家咖啡馆的负责人是他?

应绾绾兴奋到不能自己,她三岁就已经开始接触钢琴了,做梦都想见一见罗尼,没想到机缘巧合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遇到,他们还说上了话。

罗尼上下打量她,“你叫什么名字?以前学过钢琴?”

应绾绾很快掩下眼眸里的小情绪,局促的点点头,“应绾绾,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了。”她钢琴过了十级,还很熟练的弹奏了他谱的曲子,她如果说谎的话,他能判断得出来。

“看来你家里是把你当做了希望。”

什么意思?

应绾绾眨眨眼,低头,瞥见自己的穿着,明白了个大概,他应该是认为她家人为了让她学习钢琴倾注了所有的积蓄和心血。

无法反驳,她再次问,“我这样的可以达到你们的录用条件吗?”

罗尼拉开了一旁的椅子,不冷不淡,“将就。”

应绾绾:“......”

行就行,不行就不行,将就是要怎样?

她厚着脸皮,“那我明天来这里上班了哦。”

罗尼拉开她跟前桌子下面的椅子,弯下身子,随意一坐,双手朝裤子口袋里一插,姿势慵懒而又闲适,扫了眼她的穿着,语气颇为嫌弃,“可以,不过你不能穿这身衣服进来。”

音落,静谧的咖啡馆传来一阵闷闷的轻笑。

应绾绾:“......”

她有些尴尬,她抬手刮了一下落在腮边的碎发,咳嗽了一声,大大方方的反问,“你们咖啡馆不提供制服吗?”

她全部的身家只有十几块钱,就算不吃不喝,也不够买一件像样的衣裳。

罗尼不紧不慢的说,“可以,制服的钱到时候从你工资里扣。”

好小气啊!

真没想到音乐家竟是这样的人!

应绾绾暗暗的对他翻了一个白眼,道谢后同他打了招呼,挺直背脊走出了咖啡馆。

路过吧台,顿了下脚步,瞄了一眼营业时间,从上午十点到凌晨两点,期间有轮班。

她犯愁下了班该去哪里。

回基地的话,九点钟肯定没有车子了。

她琢磨着留在咖啡店里呆到天明回家,就当是值夜班了。

室内温度宜人,出了门,寒风扑面,她立马被冻缩了脖子。

惹得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的尼罗阒然一笑。

因为在咖啡馆里耽误了不少时间,应绾绾到了补给车停靠点被一车人一通埋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