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念夕康莫北豪门权少专宠妻-白念夕康莫北豪门权少专宠妻小说

2020-03-20 21:03

《豪门权少专宠妻》小说讲述白念夕康莫北的故事,这里提供白念夕康莫北豪门权少专宠妻小说阅读,故事跌宕起伏,好看连连,精彩不断。豪门权少专宠妻小说精彩节选:想到妈咪要留在别人身边,洛洛的心里就一阵难受,伸出小手,扯住白念夕的袖子。

豪门权少专宠妻
推荐指数:★★★★★
>>《豪门权少专宠妻》在线阅读>>

《豪门权少专宠妻》精选:

想到妈咪要留在别人身边,洛洛的心里就一阵难受,伸出小手,扯住白念夕的袖子,轻轻摇了摇,嘴里喊着:“妈咪……”

白念夕低下头,看着腿边楚楚可怜的洛洛,虽然她很喜欢这个孩子,但是她毕竟不是孩子的妈妈。

“洛洛还小,不懂事,希望康先生能给孩子说清楚,后不要再叫我妈妈了,这样的话,我会觉得困扰。”

洛洛扯着衣袖摇来摆去的双手陡然停住,瞬间,乌溜溜的大眼睛里氤氲出层层雾气,脸上是一副很受打击的样子。

妈咪好像,根本不愿意认他。妈咪说,他让她觉得困扰。妈咪,是不是,根本就不爱他?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认知能比妈咪不爱他更让洛洛难受了。

洛洛踮着的脚尖缓缓放下,垂下那颗向来骄傲的小头颅,瘪着嘴,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却仍然在转身的那刻,啪嗒啪嗒掉在地上。

看着洛洛故作坚忍的样子和渐渐远去的落寞背影,白念夕的心中涌来一股难以言说的痛。

康莫北神情复杂,那向来淡漠的眼中,有愤怒,有嘲讽,有失落,似乎还有一丝悲哀。

洛洛的存在会让她感到困扰?

呵,白念夕,你还真是一个残忍的女人,残忍到要与自己的亲生儿子划清界限。

康莫北没有再说话,转身离去。

康莫北坐在后排,望着窗外飞速往后倒去的景象,深邃的黑眸里神色氤氲不清。

突然转过头,将目光放在身旁一言不发的洛洛身上。

半晌,出口问道:“怎么,伤心?”

洛洛别过头,不理。

康莫北眼神有些深远,“她不是你的妈妈。”

洛洛再次把身子扭了过去,背对着康莫北,小小的背影透露出别样的偏执。

哼,他才不信呢,明明就是妈咪,他见过的。

爹地书房的电脑里有一个加密文件,他破解了密码,进去看过,里面只有一张照片,虽然那照片很模糊,但他能认出来,那就是妈咪没有错。

见洛洛如此,康莫北也不再说什么。

不过,该做的,还是要做。

“江氏集团,最近有个大项目?”康莫北目光投向前排开车的邢秘书。

邢秘书看了看后视镜里的康莫北,恭敬道:“不算大,五个亿而已。只是听说那江氏把所有的资金都投了进去,在这个项目上花了不少人力物力财力。”

“抢过来。”康莫北淡淡道。

邢秘书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江氏在这个项目上投入那么多,一旦项目被抢,对江氏便是致命的打击,康莫北的意思很明显,他是要江氏集团死。

也不知道江氏里面哪位不识好歹的高管惹到了康莫北,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

康莫北与洛洛走了以后,白念夕再次回到病房,看到姚湄正在跟江之昂说着什么。

不用想也知道,姚湄嘴里说不出白念夕的好话,除了劝江之昂与白念夕解除婚约,还把刚才外面的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遍。

好在江之昂从来不会怀疑她什么,姚湄说的那些话,听过了也就听过了,不会放在心上。

姚湄连着几天睡在医院已经有些支撑不住,既然江之昂醒了,白念夕又赶不走,就干脆让白念夕留下来陪床,自己先回家休息了。

半夜的时候,白念夕出去上厕所,回病房的时候,突然发现江之昂的床前站了一个女人。

从背影来看,是顾宣琳。

白念夕没有进去,只是站在门外,看着里面。

“之昂,感觉怎么样?”顾宣琳把江之昂从床上扶起来,坐好,眼睛里充满心疼,“怎么这么不小心,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是我妈让你回来的吧?”江之昂在顾宣琳的搀扶下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好,“我妈也真是,你才去美国不久,又让你回来,真是麻烦你了。”

顾宣琳摇了摇头。“不麻烦。”

一个月前,江之昂与白念夕婚事定了下来,她心受情伤,这才远走美国,没想到不多久江之昂就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还是因白念夕而起,又想到姚湄说的白念夕逃婚的事,顾宣琳的语气变得有些不好。

“我当初选择退出,成全你们的婚事,可不是为了看你受伤的,我以为她能好好对待你,没想到……”

房门吱呀一声响,白念夕推门走了进来。

如果顾宣琳只是一个爱慕着江之昂,喜欢争风吃醋的普通女生,白念夕也许还能好好面对她,只是白念夕能感觉得到,顾宣琳对江之昂的感情是认真的,真挚的。

这点认知反而让白念夕在面对顾宣琳的时候变得更加不自在。

顾宣琳是爱着江之昂的,而她呢?她在乎他,感激他,唯独她不敢确定的是,自己是不是真的出于男女之情的爱着他。

看到白念夕走了进来,江之昂先是一愣,然后微笑着对着白念夕说道:“我们刚刚还在说你呢,念夕,你看谁来了?”

白念夕对着顾宣琳点了点头,“这么晚的飞机,坐了这么久,一定很累吧?”

“还好。”顾宣琳的回答很是冷淡。

江之昂的脸上闪过一丝难堪,正准备开口再说什么,顾宣琳已经对白念夕说道:“我有事跟你说,麻烦你跟我出来一趟。”

白念夕跟顾宣琳走出病房,来到没有人的楼梯间,白念夕首先开口,“说吧。”

顾宣琳也直接开门见山道:“我这次回来,虽然是姚阿姨的意思,其实也有我自己的想法。听姚阿姨说,你在订婚仪式当天莫名其妙的跟别人跑了?”

白念夕不觉皱了皱眉头,姚湄果然添油加醋了一番。

“不是跟别人跑了,只是出了一点事情,需要去解决一下,当然,最后也是误会一场。”

“到底什么样的事情,需要你在订婚仪式最重要的时刻,丢下之昂独自离开?”

白念夕保持着沉默,她已经隐隐的猜到顾宣琳接下来要说什么。

果然。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你对之昂不够在乎,你也明白我对之昂的心意,我退出你们,是希望他能过得好,可是现在我觉得我的退出是一个错误,你不仅没能好好爱他,还害他受到了伤害。”

“所以。”顾宣琳站得笔直,眼神坚定的说道:“关于姚阿姨提出解除你们婚约的事情,我是赞成的,当然,我也希望你能够对之昂放手,这一次,我不会再选择退出,我要用我的方式,来赢得之昂的心。”

白念夕觉得有些心累,倒不是因为顾宣琳的宣战,而是因为,她厌倦了这种争夺男人的争斗。

胸口一阵滞闷的感觉传来,似乎很久以前,她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