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摄政王妃狠倾城 华砚澹台羽冥小说

2020-03-21 06:02

摄政王妃狠倾城

推荐指数:10分

精品好书《摄政王妃狠倾城》由著名作者佚名最新创作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华砚澹台羽冥,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在现代活的好好的他,硬是被女变态害到穿越。这穿越不要紧,可要紧的是居然变成了一个女人!女人也好,照样搞起。可千算万算,他都没算到会冒出个摄政王,成为王妃!新婚之夜,他突然体会到了什么叫乐极生悲,就在这眨眼之间……

《摄政王妃狠倾城》 第21章 女官教师教礼仪 免费试读

燕末笙正欣赏着自己的俊脸,突然,一个东西从燕末笙袖口滑了出来,燕末笙赶忙弯身捡起,内心起疑,细细端详了起来,发现是一张纸条和一个制作精良的小竹哨。

燕末笙猜想可能是秘密之人,赶忙打发走芜影,自己偷偷展开纸条,尽管上边的字跟现代的汉字有些不同,但书写十分工整依稀能够读出大概意思:“只要有需求就可以吹响那只竹哨,虽然不会发出声音,但会有人感受到后来帮你。”

燕末笙思来想去,反复端看着这两个东西,没能发现一丝线索来推断这是谁留下的,只好作罢,但再细细想来,总归不是坏事,这种送上门来的帮助,虽然不知是谁送的,但说不定能在关键时刻护他周全呢,想着想着,忍不住开心的弯了嘴角,有总比没有好。

燕末笙细心的把竹哨收起来放到自己中衣口袋内,思索着它万一有用,能够随身携带,藏起来后像男子一般大气的拍了一下自己胸口,本想要确保掉不下,没想到却疼了一下,想起自己如今是女儿身,与男儿身不同,忍不住“哼”了一声,忍不住嫌弃了一下这美丽的女儿身娇气。

早饭时,燕末笙见只有自己一个人,澹台羽冥依然没有现身。

菜色丰富,应有尽有,但燕末笙心底还是有些难受,有点琢磨不透这个男人的想法…那么迫切的娶了自己,还不允许逃跑,却还把自己晾在这里…这难受无关乎爱,却关乎自己今后的生活。

早饭过后,燕末笙一人在房里呆的正无趣,抬眼向门外望去,想要寻些好玩的。

不曾想却看见澹台羽冥面容冷酷,气势逼人,带着追风大步走了进来,还带着一排穿着朴素传统的女子。

“夫人这么盼着为夫回来?”澹台羽冥进门时与燕末笙恰巧视线对上,误认为燕末笙在企盼着自己回家,冷酷的面容配上那仿佛自带冷度音调,讽刺的对着燕末笙说着。

燕末笙纵使是二十一世纪的男性,依然被他噎了一下,又不想丢了面子,抬头朝他翻了一个白眼,说道:“懒得跟你解释。”

澹台羽冥低着头若有若无的坏笑了一下,然后视线转向燕末笙,给她介绍着带来的那一排女子:“这是给你找的女官教师,以后就由她们教你礼仪。”

说完他也不待燕末笙反应,便带着追风快步离开了房间。

“啊?你回来。”燕末笙反应了一小会之后,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自觉气极,忍不住对着澹台羽冥的背影大喊,正欲去追着他理论一下,没想到还没走出门,就被身旁的一位女官眼疾手快拦了下来,动手把她拉到屋内。

“夫人且慢,奴婢给你讲一下女子之礼,女子讲话语气要柔,声音要细,音量要低,…”女官对着燕末笙滔滔不绝着。

燕末笙见这女官滔滔不绝似乎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忍不住在心底咒骂一声之后,连忙趁机打断她:“停停停,我明白了,我不说了啊。”反身回到一旁的椅子上郁闷的扶着桌子坐下。

没曾想刚一坐下,便听另一女官在旁边声音传来:“坐以经立之容,坐姿应像座钟一般端庄,上体端正,切不得像夫人这般倚着桌子……”

燕末笙好不容易听完了这位女官的讲座,觉得十分苦闷,赶忙拉着芜影,快步走出房间,一边走着还听见身后女官追在后面给说着:“夫人,走路时切记要小步……“

燕末笙走的越来越快,身后女官的声音越来越小,燕末笙拉着芜影一直走到池塘上的石桥中央才彻底拜托掉女官。

“呼”燕末笙靠在桥边轻呼了一口气,但一想起来自己刚刚的处境就气不过,忍不住回身大声的拍了一下扶手发泄出来,想起罪魁祸首忍不住小声咒骂着:“这该死的澹台羽冥,老子不会放过你。”

芜影听着燕末笙的话,看着燕末笙像男子一般的举动,心里生起一丝怀疑,看着一旁的燕末笙用手抬起放下,不断吸气呼气来发泄自己的怒气,但是再看看那即使生气也依然活灵活现,美艳四射的脸,顿时摇了摇头,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告诉自己瞎想什么,这王妃不拘小节而已。

终于熬到了晚上,燕末笙一个人躺在床上,想想今天的悲惨遭遇还是觉得气不过,,自己这新时代男性,竟然被这些女官操纵,顿觉丢人。但是用什么方法摆脱呢?燕莫笙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思考。

“腾”地一声,燕末笙突然坐了起来。先发制人,没错,在她们行动之前自己要比她们更快,自己来把她们要说的话扼杀在摇篮里。

想了一会,燕末笙越发觉得方案可行,该死的澹台羽冥做梦去吧,想起这男人燕末笙忍不住自己在心底给他骂了一通后,翻了个身,美美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燕末笙早早起床梳洗,一名女官走了进来,正欲开口教导燕末笙梳妆之礼。

“这梳妆嘛,端庄舒服即可。”燕末笙抢在前面眨着那会说话的大眼睛对她说。

“是,但是……”

“不用但是了,差不多就行了,芜影,吃早饭去。”燕末笙不待她说完,就动身步伐轻快的离开。

回头瞥了一眼在那里一个人凌乱的女官,燕末笙忍不住暗叫了一声好。

早饭,一如既往,燕末笙一人吃着菜色丰盛的饭菜。

不一会,燕末笙便忍不住想跟芜影说话,只见话未出口,一旁站着的女官便欲开口,然而却被燕莫笙堵住了话:“吃饭是亲人,朋友,夫妻一天中难得聚在一起的时间,对吗?”

“对的……夫人。”女官看着燕末笙,迟疑了一下回答着。

“人们感情沟通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交流。那么吃饭不说话,岂不是浪费了一天中最好的交流时间。”燕末笙目光坚定的看着女官说完,自己从容的吃起了饭,一边吃饭还一边跟芜影说起了话。

女官在一旁目瞪口呆,不禁怀疑起自己,可怜的女官一直到早饭结束,也不曾想起话来反驳燕末笙。

女官矫正坐姿时,燕末笙抢先回答:“坐下是为了休息,端端正正坐着比站着还累不能休息。所以坐时不一定要端端正正。”

女官:“…”

另一女官矫正走路步伐时,燕末笙故作天真的问:“走路时为了行路,步伐小岂不是很耽误行程。”

女官:“嗯??”

如此反复了几次之后,女官尚服无奈只得给女官们紧急开了会议,大家来商议一下这“教礼”之事该如何进行,怎样才能说服这犀利无比的王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