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太清浮光录首发小说 云曦柏苏

2020-03-21 12:02

太清浮光录

推荐指数:10分

人气小说《太清浮光录》由知名作者郢郢紫青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云曦柏苏,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神女云曦,浑浑噩噩辗转红尘,湮没凡俗数万载。这一世,命魂至宝觉醒回归,终令她重启问仙之途、归真之旅。云曦:“话说……你就不会有生气的时候么?”“生气?”某人沉吟。……“生气是什么?”正剧向,传统仙侠风,略甜。

《太清浮光录》 第七章 灵苍 免费试读

云曦见屋中只剩下了自己一人,才坐在榻上仔细打量起周边的环境来。

这房间并不大,布置得却很是雅致,除了自己身下的这张木榻之外,还放着几张竹制的桌椅,墙面上挂着些上了年代的字画,靠窗摆着一盆白玉兰,向室内散发着阵阵似有似无的清香。

从镂空的雕花木窗望出去,刚好能看到半丛正随风摇曳的翠绿修竹,另还有一条瀑布,碎珠溅玉一般泼洒直下,耳中又时不时传来几声清越的鸟鸣,不由令人心中顿生清静古意,烦忧尽去。

如此美景,云曦却并未贪看,没一会便闭上双目仔细回忆起那天的事来。

她始终觉得在自己昏迷前的一段时间里,似乎还发生了别的事情,有一种硬生生的极为古怪的感觉,可惜弄得脑袋一阵阵胀痛也仍是想它不起。

正自心烦时,忽然外面传来几声争执,没一会两扇木门“吱呀”一声,一个明艳的华服少女气鼓鼓地闯了进来。

她看到半坐在榻上神色平静的云曦,脚下微微一顿,将云曦上下打量一眼,随即面露不屑,撇了下小嘴嫌弃地道:“也就是长得白了点,没瞧出来有什么出奇的嘛!”

云曦没有回应,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投过去。

少女娇纵地扬着脸,等着对方出言相争,再将其大大奚落一番。

然而对面却有如死水一潭毫无动静。

这与她预想的可完全不同,打算要抖的威风也就噎住了,一时不知该如何接下去。

其实她有此行原是因偷听到父母谈话,言语间好像对这出身低下的凡人丫头极为看重的样子,所以被勾起了好奇之心,自个儿跑来想看个究竟。

除去有些不服之外,起初倒是无甚敌意,不料方才在外面时被看守的弟子拦了一拦,说是掌门有令,任何人不得入内惊扰。

她在宗门内可向来是横行无忌惯了的,这一意外之下自然心生不爽,刚照面就故意寻衅,想生些事端撒气。

在那白端了半天架子,反倒自己有些尴尬起来,她憋了一阵,又向着云曦抬抬下巴问道:“喂!就是你要拜入爹爹门下?”

云曦这回没有再不理睬她,反是用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定定地瞧了她半晌,直到盯得少女面上有些不自在,方才垂下眼懒懒地开口道:“姑娘听错了,我并无此意。”

“什么?你!……”少女错愕得瞪大了一双杏眼,恼意上窜,顿时为之语塞。

天下想要迈进仙门的凡人简直有如过江之鲫,想要入道,谈何容易?

她爹娘肯赐下机缘,已是平白便宜了这个土里土气的丫头一场天大的造化,她不感激得涕泪横流也就罢了,竟还断然否决?

什么人啊?!

少女满腔的昂扬无处安放,便如猛然一拳打在棉花上,不仅扑了个空,还差点因收不住势头跌一跤,好难堪!

云曦哪管对面的刁蛮小公主心中是什么感受,又自顾自淡淡地道:“我只是一介俗人,挂念的是人间烟火,并不敢奢望仙家风景。姑娘若是关心,倒不如替我向令尊美言几句,劳烦他早些送我归家,先在此多谢了。”

“你!你!……你以为自己是谁?谁要关心你了?”少女正被云曦的不知好歹弄得气闷无比,再又被她补了一记狠的,简直更是无言以对,拿手指着云曦结巴了半天,愣是不知该如何还以颜色。

对方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凡人,总不能因为一点口角就向她动粗吧?也太有失身份了!旁人即便不说自己都得羞死。

愚蠢无知的土包子!真可恶!

“荒唐!蠢蛋!活该你生生世世是个肉眼凡胎!”少女无伎可施,恼羞成怒,实在不想再对着云曦那张让人牙痒痒的脸,干脆将脚跺了几跺,愤愤撂下两句话,一阵风似的冲出门走了。

云曦对着她气冲冲远去的背影,一笑了之。

头还有些昏沉,她索性暂时什么也不去想,拥着被子往后一靠,静下心来闭目养神。

……

从云曦那无功而返的中年夫妇,一路默然无语地回到了自己居处。

“林哥,你看怎生是好?”刚进房,还不待坐下,那位美妇人便为难地向男子问道。

“绡妹莫急,”男子温柔地将美妇人扶到雕花木椅上坐下,自己也向着另一张椅上坐定了,方才开口对美妇人道:“你以为眼前这事便已棘手,却不知还有一件更大的憾事,只是尚没来得及与你细讲,除了那丫头,为夫另外还曾望见一道不知何物发出的冲天煞气!”

“那道煞气霸道无比,据为夫观之,竟似隐隐有毁天灭地之势,不过最奇怪的还是其中暗含一种玄奥无比的仙罡。

素素他们修为尚浅,感觉不出,为夫当时却被那仙罡的威压慑得把持不住遁光,差点从空中摔落,幸好它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方才没有失了仪态。”

“现在想来,多半是一件上古至宝破土出世。

只可惜当日搜寻几番均无所获,宝物已然遁走也不可知。”

说到此处,男子脸上忽然现出一丝极淡的怒意:

“可恨后来不知哪方强贼追来,害得为夫不便再作停留,所以并不十分确定。

可惜了!上古至宝何等威力?若是我灵苍有幸能得一件,侪身一流宗派便指日可待,为夫不知能省去多少事,真是遗憾之极!”

他一边说,一边连连摇头,显然是对于至宝失之交臂而耿耿于怀,气恨难平。

……

原来,这对夫妇是一个叫灵苍的小宗派的第三代掌门与掌门夫人,男的叫林寿,女的叫沙红绡。

他们宗门开山已有七、八百年,一直半死不活,直到这位林寿接任掌门后,才在最近百多年里渐渐兴旺起来。

灵苍开派祖师本乃一介樵夫,因入山砍柴时机缘巧合救下一只受伤的老猴,被它引入一座前人洞府,得了一本叫做《灵苍经》的道书和几枚丹药,而后脱去俗根,踏上道途。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