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征途李晨李科小说

2020-03-22 21:02

征途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角色名是李晨李科的名称为《征途》,是作者剑冬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儿时嬉戏无心忧,少时胆魄与天齐; 成年放纵重情义,老来入梦惜光阴。

《征途》 第6章 热情的瓜农 免费试读

三年之后!

冬去春来,一片丛林之中,木林刚刚吐息结束,伸手轻轻拨开了夹在秀发中的落叶,此时的木林已经十岁,虽离成年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但现在的木林已经脱掉了起初的稚嫩!

粗眉下的眼睛炯炯有神,个头也足有一米七!

东方的朝阳已经染红了半边天,木林眺望远方,心中已经有了打算和计划;吐息过后,木林回到四合院,从院子到房间,每一个角落,他好好的收拾了一遍,然后换了一身新衣服,

随身带了三样东西,一张银行卡,一张蓝色的名片,还有脖颈上的挂坠,这挂坠是从红木箱子里面收拾出来的金色钥匙,毕竟是爷爷的东西,木林必然要带在身上!

站在院子里,木林心中有些不舍,这三年木林不单单坚持了那些习惯,也想明白了很多事,自己毕竟是一个正常人,或许应该听爷爷的,去外面、去城里面好好的走一走,

早些习惯外面的生活和节奏!

从院子走到门外,木林缓缓的将门关上,目不转睛盯着两侧微微泛着白色的福字,木林的眼睛突然有些湿润,三年过去了,也不知道爷爷情况如何,他老人家应该还好吧?

虽然被人强行带走,但事发当晚的情形还清晰的记在木林脑海中,从他们的交流上可以听出,爷爷对宽子那帮人是有帮助的,他们之间一定有事!至于是什么事,爷爷临走也并未说!

只是留了一句话,不要找他。

背对着四合院缓缓挪步前行,三步一停,五步一回头,心中充斥着委屈和不舍;木林强忍着泪水,既然等了三年,那离开的脚步迟早会来,他心里面坦然面对,现如今的木林已经有了一丝成熟,属于他自己十岁的成熟!

木林所在的半山腰属于CY区郊区,距离最近的城镇也足有30多公里,一半山路一半土公路,虽然路途遥远,但是风景秀丽,木林走在途中心情略显轻松,至少这一片的景色别出一格,

引人入目。

当看到公路上有车跑,田地中有人耕种的时候,木林已经走了足足四个多小时,经过一片瓜地,木林口渴的厉害,刚好有一个瓜农在路边卖瓜。

木林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然后蹲下身子望着一脸褶皱的老农,看他的样子应该与自己的爷爷年纪相仿,倒是有种亲近感。

“小子,吃个瓜?”老人一边拿着蒲扇一边拍了拍跟前的瓜:“现在啊,外面可买不到西瓜,只有我这儿才有!”

木林点了点头咧嘴笑了笑,他高兴并不是因为有瓜能吃,而是庆幸,外面人说的话,他能听的懂,这几年,木林几乎没有接触过爷爷之外的人,生怕自己与现实社会格格不入!

“爷爷,我口渴,您这儿卖水么?”

“当然有了!”老人拍了拍屁股起身从旁边的一个泡沫箱子里掏出两瓶矿泉水:“喏,山泉水!”

“谢谢爷爷。”木林从口袋摸了摸,掏出一张百元钞票递给了老人,然后接过水,二话不说,开瓶仰头一气呵成,瞬间喝掉一个!

老人一愣,瞅了瞅手中的百元钞票:“小子,一瓶水一块钱,你给我一百块。。”紧接着眉头一皱:“我这儿也没零钱找你啊。”

木林闻言,也是无奈,自己身上全是百元大钞,哪有一块钱去支付?不过看老人的眼神就知道,他肯定不是没钱找,而是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孩子,就卖一瓶水可惜了,虽然木林涉世未深,但是他精读三国,普通人的表情和言语细节一品便知!

“爷爷,钱您不用找我了,我向您打听点事,耽误您点时间,可以吧?”

老人一听,眼睛顿时亮了:“打,打听,有什么事尽管问,我可是这一代的万事通啊!”显然,对老人而言,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也没什么。”瞅着老人一激动,木林干笑一声:“我就是想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有学校么?”

“就这个啊?”老人吃惊的问道。

木林点了点头:“对,就这个。”

“嗨,我还以为你问什么呢!”老人摆了摆手,然后一本正经的打量着木林:“瞅你是个孩子,说起话来和大人似得一套一套的。”其实说这话的时候,老人就已经确定木林不是本地人!

木林笑了笑,没吱声。

“这儿啊属于TL镇,也叫动车小镇,镇上啊也没别的东西,就有一个国家单位,四方工厂,一个工厂养活了一个镇,要说学校啊,倒也有一个民办学校,不远,在镇中心位置。”

老人说的不多,木林也听的出来,这个小镇是一个淳朴简单的地方;说起学校,木林也有一个头疼的事,在柳生的教导环节中,木林有基础常识,他知道户口和身份的重要性!

“看你年纪不大,从哪儿来啊?”老头双目狐疑的打量着木林,给木林造成了一种错觉,老头子不会起什么歹意吧?

“很久没回来了,谢了,爷爷!”木林打过招呼,匆忙离去,一方面还是先进城镇看看具体情况,另一方面自己需要找一个栖身之所,至少找一个暂时落脚的地方。

穿过一个村子,时不时碰到几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孩童,瞅着人家嬉笑打闹、无忧无虑,木林的心中多少有些伤感,自己这个年纪本应该好好享受年华和乐趣,一方学堂受人支教,可现如今,还要为衣食住行担忧;想到这儿,木林不禁叹了口气,继续前行,除了往前走,或许想别的都是多余的。

从村子东走到村子西,前边依旧是一条宽阔的山路,打眼一看,看不到尽头,关键是尽头并没有明显的建筑物,这让木林多少有些为难了!若是继续往前走,那天黑也走不出去,得不偿失,

倒不如就近。。。

“哎呦,还真是你小子啊。”突然的一道声音让木林一愣,转过身子看到一老头骑着三轮车刚好刹在自己面前,老头一脸惊讶:“开始我看着就像,没想到还真是你。”

老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卖自己水的瓜农。

“爷爷,又碰到您了。”其实两人距离第一次见面不是很久。

“可不是啊,咱爷俩还挺有缘分。”瓜农眉头一皱,打量着木林:“这马上天黑了,你还不回家在这儿干嘛呢?”

“我。。我正准备走。。”木林也没实话实说,因为他和瓜农只是一面之缘而已。

但是他并不知道,瓜农可是一路尾随他跟过来的,小小年纪出手就是百元大钞,而且出手大方,已经让老头动了歪心思,毕竟木林就是一个孩子。

“得了,这时候还糊弄爷爷呢?”瓜农笑了笑,上前摸了摸木林的脑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山区附近只有这一个农村,若是想到前边镇上去,少说还得有二十多公里呢,而且啊,这个点了,也没公交车了,你怎么去啊?”

闻言,木林干笑一声,无话可说。

“我啊,刚收摊准备回家,你若是真没地儿可去啊,跟我回去,先对付一夜再说?”瓜农在征求木林的意见了。

木林左右为难之际,瓜农上来一把扯住木林的胳膊:“走,天马上黑了,你这小孩子走在外面不安全。”

就这样,木林稀里糊涂的被瓜农带回了家,回到家,瓜农招呼自己老婆子准备饭菜,还特意叮嘱了一番,在木林看来,他是没想通,只是一面之缘而已,却如此的热情?

看来外面的世界还是挺美好的,木林想的是比较单纯的。

瓜农把三轮车放好,拍了拍木林的脑瓜子:“别愣着了,进屋喝点水?”

“谢谢爷爷!”木林点了点头,跟着瓜农进了屋;瓜农的房子位于村子边缘地带,两间房,一个不大的院子,这院子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堆了不少,刚进屋,有一股发霉的味道,

木林看了一圈,最终也是得出一个结论,老夫老妻小本生意过个日子,活个将就!

“来,孩子,快坐。”瓜农脱下外套挂墙上,回头望着木林还站在原地,他从旁边拿起一个凳子拍了拍;紧接着又从旁边的柜子里掏出一袋东西,褶皱的袋子上沾了一层油,

瓜农笑了笑,把袋子递给了木林:“饿了吧?来,先吃点花生米垫垫。”

木林看了一眼,没有接,主要是瓜农太热情了,反倒让木林有些不好意思了!

“别嫌弃啊,我自己炒的,香着呢,来,吃!”瓜农一边打开了袋子,又从桌下拿出一壶老酒,拧开酒盖仰头就是一口,然后抓了几个花生米吃了起来:“嗯,香!”

木林瞅着瓜农满嘴是油,竟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肚子里面也是“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孩子,我看起来像个坏人么?”一会的功夫,瓜农的脸就红了。

木林摇了摇头:“爷爷,我吃。”说罢,他便直接拿了几颗花生米填进嘴里面,或许是肚子真饿了,这花生米还真是有嚼劲,吃起来也够香!看到他动嘴吃,瓜农长出一口气,“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伸手一指:“你小子,非得逼着你才进食啊?”闻言,木林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老头子,开饭了!”这时候,院子里面响起了老婆婆的声音,循着声音木林甚至闻到了阵阵香味!

瓜农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把酒放好,然后起身:“走,吃饭。”

木林一言不发,起身跟着瓜农走了出去,刚到院子,老婆婆已经做好了准备工作,搭了个临时的饭桌,三道菜,竟然有肉!

看到肉,木林的眼睛就有些直了,毕竟在山里面很少吃肉;老婆婆盛好粥打量着木林:“这孩子长的俊俏,不像是咱村儿的人啊。”

“这些别管。”瓜农瞪了老婆子一眼,然后转头冲着木林笑道:“孩子,想吃什么吃什么,可劲的吃。”

“谢谢爷爷奶奶。”木林虽然口馋,但还是不好意思,总感觉有些尴尬,而且,这幸福来的太突然,木林自己心里面并不踏实!

推荐阅读: